羞羞羞∼女生愛男生
By Danny (豪哥)
 「妳的電腦用的還好吧……」

  「嗯,還不錯,比以前快多了。」

  「喔…那就好…」

  「硬碟應該沒什麼問題吧……」

  「嗯……」

  「………」

  空氣中漫著詭異的氣氛,感覺有些僵,我和他都有些不知

所措,談話的內容也有些亂七八糟的,我實在不知該怎麼辦才

好,我只能緊緊的握著手上的那杯已見底的咖啡。

  「向雲,我想我該回去了……」我起了身表示我該走了,

因為我也無法忍受這樣僵硬的氣氛。

  「我送妳…」

  他站身起把電腦關機,拿了外套便往我身上披。

  「這……」

  「妳穿得太少會著涼的,穿著吧…」他只是用輕柔的聲音

說著,我只是凝望著他。

  「妳別太感動了。」他裝出正經的樣子說,我不住的笑出

聲來。

  回學校的路不似來時那麼寒冷,因為我披著他的外套,有

他氣息的外套,一股令我有莫名心情的外套……

  才一下子的時間,車停了下來,原來已經到了學校門口。

  我把外套脫了下來,準備還他時,卻被他給制止了。

  「妳還是穿著吧,這離宿舍還有一段路,穿著才不會著涼

   。」

  「可是這外套我總要還給你吧?」

  「沒關係,來日方長!」他才說完,不待我開口便加了油

門逕自走了,在離開我視線前,他揮了揮手代表再見。

  我向前跑了二步,怕他走的那麼快、那麼急,會聽不到我

的話,我把手放在嘴邊大聲的對他喊著:「別忘了星期天來找

我哦!」

  他略為點了點頭便又加速著,只留下一股輕煙和一段聲響

便沒入在黑暗中了。

  他剛才說了句『來日方長』是什麼意思?我想了一會兒不

太明白,但我知道他有個女朋友,他為什麼要對我這麼說呢?

我一直走到宿舍都還是想不透,不過會不會是我自己想太多了

?……

  「妳怎麼穿了件那麼難看的外套?哪弄來的啊?」我才走

進房門,美莉便皺著眉頭問。

  「會嗎?」

  「難看死了!」

  「是向雲借我的啦。」我把外套脫了下來,仔細端倪一下

,哪會很難看?男生穿該是很帥氣的才對。  「那他的品味可真是糟糕…」她搖著頭表示。

  「不淮妳這麼說他!」話才開口,我自己都嚇了一跳,我

怎麼會蹦出這麼一句來?

  連美莉都吃驚的怔著看我,半天說不出話來。

  「這可真是奇怪,難道妳喜歡上他了?」美莉斜斜的蹺起

嘴角,帶著一點冷冷的笑意。

  「沒有……」我忽然覺得要說出這兩個字,我竟有些猶豫

  「唉…眼神是騙不了人的,妳是真的愛上他了。」她搖著

頭嘆了口氣。

  「我不知道是不是喜歡上他了……」我對自己的感覺有些

遲疑,我不是很確定自己是不是真的如美莉所言,喜歡上了向

雲。

  「那我問妳,妳覺得向雲是個怎麼樣的男孩?」她坐了下

來盤起腿,很正經的問我。

  「嗯…蠻中肯的男孩子,也知道上進,個性溫和沈穩,比

   較內向一點,但心腸很好。」看她的樣子,不由得我也

跟著正經起來。

  「那我再問妳,和她在一起的時候,妳有什麼感覺?」

  「感覺?什麼意思?」

  「就是妳會不會覺得自己會有不好意思的時候,會害羞,

   或著是難為情的時候?」

  「這個嘛…會耶……」我想起了和他共撐一把傘的情景…

  「好,那麼妳和他在一起的時候,妳覺得快樂嗎?」

  「好像還不錯……」

  「妳會想再見到他嗎?」她又追問著。

  「有一點……」我回答到最後,聲音幾乎小的只有自己可

以聽到了,因為我對於自己的回答有些心驚膽跳的。

  「妳看自己的回答,妳覺得呢?」她看著我只是笑著,卻

不直接告訴我答案。

  「………」我只是傻傻的釘在椅子上似的,動不了身子。

  「雅琪……」她輕喚著我。

  「或許妳該忘了我們之間的賭注了。」

  「呃?什麼意思?」美莉今天講話都像是和我打禪一樣,

我慧根不夠,都好像聽不太懂。

  「我是說別管賭注的事了,如果妳覺得向雲不錯,就該好

   好把握,別輕易放過了…」她撥了撥頭髮,像是放鬆心

情不少。

  「啊?……」我有沒有聽錯啊?我真懷疑是不是我耳屎太

久沒挖了?照她的個性來看,這根本就不像是由她口中說出的

話。

  「妳啊什麼呀?難道妳以為我會反對不成?其實我也很希

   望妳和小芸都能找到很好的男孩子可以照顧妳們的。」  美莉說話的神情讓我覺得她好像要離我而去了,馬上腦海

中就浮出不幸的劃面來,難不成美莉得了什麼絕症?是不是因

為這樣才會想完成未了的心願?

  「美莉…妳是不是…是不是有話要對我說?」我鼓起勇氣

囁嚅的問她。

  「什麼?沒什麼話,就這些了。」她開大了眼珠子說。

  「喔……」我也不敢多問,只好虛應著。

  她見我沒詞了,也不理我,便抓了本雜誌兀自看了起來。

  「我回來了!」門一開,小芸便現身了,不待她走進屋內

,我一個箭步便往前衝,硬是把她給拉回門外。

  「妳!妳幹嘛啊?!」小芸被我突如其來的行為給嚇到了

,她臉上的表情充滿了驚駭。

  「噓…小聲點!」我拉上了房門,要她別大聲嚷嚷。

  「發生了什麼事?」小芸也發現我的不對勁,所以急著追

問究竟。

  「老大很奇怪耶……」我見四下無人,小聲的說著。

  「美莉?!她有什麼好奇怪的?」小芸看了門一眼,也壓

低了聲音問道。

  我把事情的經過從頭到尾說了一遍,小芸聽了後嘖嘖稱奇

  「妳說什麼?妳說美莉得了絕症!?」小芸摀著嘴露出難

以置信的神情。

  「我猜八成錯不了,妳想想看,不然美莉怎麼會變得那麼

   異常?電視和小說不也常常有這樣的劇情嗎……」

  「怪不得美莉近來常喊頭痛,是不是腦子埵釭齯F什麼東

   西啊?」小芸拍著手像是想起了什麼似的。

  「雅琪,我們該怎麼辦?」她緊張的拉著我的手用力握著

  「我想老大平日對我們很好,也很照顧我們,我想雖然幫

   不上她什麼忙,但我們可以多關心她一點,凡事多順著

   她的意思…」我幽幽的說,心情卻是十分的沮喪。

  「嗯…我知道了……」小芸眼眶一紅,淚水打轉著就要溢

出。

  「不能哭的…妳一哭豈不是要讓美莉更難過了嗎?我們要

   裝作一切都沒事一樣,明白嗎?」我安慰著她,但自己

的鼻頭一酸,眼睛也有些模糊了。

  我們相互安慰了一番,深呼吸了幾下,理了理自己的情緒

,才又推開房門,面對美莉……

  「妳們跑去哪了?怎麼神秘兮兮的樣子?」

  我和小芸互看了一眼,我示意她說話。

  「喔∼沒…沒事,只是剛才雅琪要我陪她去吃點東西,沒

   什麼事,沒事……」小芸馬上胡謅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