羞羞羞∼女生愛男生
By Danny (豪哥)
「吃東西?吃東西怎麼不找我一道去?我肚子也有點餓了

   說。」

  聽她的口吻,像是在怪我們。

  「妳想吃什麼?」我和小芸竟然同一時間不約而同的問,

只見美莉目瞪口呆的,而我和小芸則笑了起來。

  「妳們倆有病啊?!」

  「沒啦!妳想吃什麼?我陪妳去吃,還是妳不想出去的話

   ,我去幫妳買回來。」我搶在小芸前先問。

  「妳們是怎麼回事?怎麼會突然對我這麼好?」他用種似

笑非笑的表情看著我們。

  「大家是好朋友啊,這有什麼好奇怪的,走啦!我們一起

   去吃吧!」我怕小芸會說溜了嘴,還是由我回答著比較

妥當些。

  「可是妳們不是才吃過東西回來的嗎?」

  「剛才才吃了一點點而已,根本只能塞牙縫而已,小芸妳

   說對不對?」

  「呃…對啊,我還想再吃一些東西呢……」

  美莉雖然一臉的莫名其妙,但還是我們給拖去吃了一頓消

夜,小芸始終愁眉不展的看著她,我心堣C上八下的直怕她會

露出馬腳。

  「我說雅琪啊,妳到底要不要讓向雲追啊?」

  「啊!什麼?」我正全神關注在小芸身上,被她來這麼一

記,一時間還真無法招架。

  「我問妳要不要給向雲追?」她喝了口湯,大概燙舌吧,

她開張了口直呼氣。

  「妳又知道他在追我了?……」

  「笨∼他不來追妳,妳不會去追他啊?」他又露出慣有的

冷笑。

  「老大…妳有沒有搞錯?要我去追他?!」我下巴差點沒

掉到地上,這個提議真是…很爛…

  「是啊,哪有人這樣的,這樣很奇怪的耶。」小芸終於開

口插了句人話。

  「呵∼我又沒叫妳去買把鮮花,然後到他面前跪下,再唱

   著情歌求他讓妳當他的女朋友,妳有什麼好緊張的?」

  「那妳是什麼意思?」我不懂她話中的含意。

  「美莉妳快說來聽聽嘛…」小芸這死ㄚ頭真是奇怪了,先

前是悶不哼聲的,一談到這類的事情她就立即雙眼炯炯有神,

整個人精神都來了……

  「所謂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只隔層紗囉,再加上女人有

   三寶…」

  「我知道!我知道!是彩虹、星穎、新東寶!」不待美莉

說完,小芸便打斷話了,還自己接著說出這樣的答案來。

  果然和我猜想的一樣,美莉的臉開始變了,而小芸還渾然

不知自己要被罵了,還一付洋洋得意的神情。 「妳這話是誰教妳的……」美莉低沈的問道。

  「是阿志學長告訴我的啊,他說三寶就是彩虹、星穎、新

   東寶,怎麼了?不對嗎?難不成真的還是人蔘、貂皮、

   烏拉草?」小芸的回答要是平時,我一定會笑翻天了,

但現在我可不敢,只能在心底暗暗竊笑。

  「阿志是吧…妳明天告訴他,我有事要去找他談談……」

看來老大是壓抑著情緒,不願發洩在小芸身上。

  「可是……」

  我看小芸一臉不解還想再問的模樣,連忙使了使眼色要她

別問了,小芸話才說到嘴邊便又吞了下去。

  「好了,快點吃吧,吃完了好回去睡覺囉。」我連忙打著

圓場,怕老大動肝火。

  「…………」美莉瞅了小芸一眼便不再說些什麼了。

  「老大,妳剛才說的女人三寶是什麼啊?」我想起她剛才

未說完的話,便又問著。

  「哦!女人的三寶,就是一哭、二鬧、三上吊啊!這三招

   絕對可以把向雲給吃的死死的喔。」

  「妳這樣講,好像我沒人要似的……」我裝出微怒的表情

反駁她。

  「只是教妳俘虜對方的方法,教妳早一點讓向雲那個呆頭

   鵝就範,至於怎麼應用得當,就要看妳自己的囉!」

  「…………」我只是點著頭,表示明白了,其實我還是一

頭霧水,我又沒試過,怎麼會明白?

  回到寢室後我又一個人溜了出來,因為我實在煩的可以了

,我想著了美莉的話,也想著向雲桌上的照片,那個女孩是誰

?是我們學校的嗎?是那一個科系?向雲對她似乎很深情的樣

子,我還會有機會嗎?

  想著想著頭都痛了?唉……

  正當我毫無頭緒時,我忽然看到了陳建坤迎面而來,我想

迴避但來不及了,他已掛著滿臉笑意對我點著頭。

  「真巧耶,又遇到妳了。」他那搭訕的口吻讓人一聽就覺

得刺耳。

  「是啊……」

  原本我想虛應一下就立刻閃人,但他擋在前面,令我有些

無措…

  「聊聊好不好?」他撥了撥頭髮說。

  我想一口回絕,但意念一轉,我馬上改口了。

  「也好…可是不能太久哦…」我勉強的擠出一絲笑意,我

還是得為自己留一條退路。

  「好好好,我們到前面那家店坐坐吧。」他有些喜出望外

的說著,手還比了比前面。  「嗯……」

  當我們坐下後,我還真有點怕怕的,他掏出了煙點著了,

吸了一口,煋紅的火快速燃燒著,刺鼻的煙味彌漫開來,嗆得

我好不難過,他回過神揚了揚手上的煙盒,問我要不要也來上

一支,要是平時我一定會破口大罵的,但此時此刻我有求於他

,也只能擺出笑臉搖著頭,來個淺淺的拒絕。

  「妳好像有話要問我,妳先問好了。」他又吸了口煙,吐

出一糰的白霧,把原本清新的空氣又弄濁了不少。

  「我問你喔…向雲桌上有張照片,那個女的是他女朋友嗎

   ?」我躲著他的煙,不安的發問,因為我真的好想好想

知道答案,那天向雲的反應一直在我腦中迴盪著。

  「原來妳想問的是這件事……」他頓了一下,恍然大悟般

的點著頭,像是嘲弄自己上了我的當似的。

  「要底是不是?」我又急切的追問著。

  「是的,那照片中的女孩確實是他的女友……」他斜著眼

看著窗外,眼光根本就沒看著我,一付不在乎的口吻。

  「是嗎?……」我回答的有點語無倫次,顯得多此一舉,

我沈靜了下來,因為我不知道要說些什麼才好,我腦中變得一

片空白。

  「妳沒事吧?」他見我好半天沒反應,低下頭看著我問。

  「我沒事……」

  「妳好像心情不太好的樣子,怎樣?搭我的車去散散心?

  」他拿起車鑰匙在我面前亮了亮。

  「…………」

  「走一走、吹吹風很好的喔,很多不愉快的事統統拋到腦

   後,會忘得一乾二淨的。」

  「……好吧。」我猶豫了好一陣子,終究還是答應了,或

許真的如他所言,走一走吹吹風真的能把一些不愉快給忘記吧

  「那好!妳等我一下,我去把車開過來。」我點了點頭默

許。

  我站在店門等了一會兒,就看他那輛跑車已駛近過來,他

搖下窗示意我上車,我楞了一下,隨即還是走了過去,開了車

門坐了上去。

  「來,聽點音樂,喝點果汁,我帶妳去個好地方。」他放

著熱門音樂,整個人跟著哼唱起來,不時的擺動頭和身體,很

投入且忘我的唱著哼著。

  他開了好一陣子,我不太明白要開到哪去,我只是讓風吹

著,希望涼涼的風可以帶走一切煩惱。

  忽然間,我覺得自己好累、好睏,手腳都似乎快不聽使喚

了,這和平時的疲備完全是不一樣的。

  糟了!是那瓶果汁!我心頭傳來陣陣的寒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