羞羞羞∼女生愛男生
By Danny (豪哥)
「你?……」我有氣無力的看著他。

  「呵∼小美人,想睡了嗎?是不是覺得身體軟軟的啊?這

   葯還真不錯,就是貴了點,哈哈∼妳先睡一下,等一會

   我一定讓妳很快樂的。」他露出猙獰的笑聲令我戰慄不

已。

  是圈套!這是個圈套!我現在才明白他從到到尾就在打我

的主意,他所有的話都是謊言,只是為了騙我上當而已,而我

卻這般糊塗,竟然這麼愚蠢……

  我為自己的不設防感到懊悔不已,天啊!他到底是個怎麼

樣的惡魔?難道他是撒旦派來要帶我下地獄的引路者嗎?我不

由害怕的發著抖,眼淚早已奪眶而出……

  「求…求…你,放過我……」我的意識越來越模糊了,我

強忍著那一波又一波的葯物反應,我不能睡,一但我睡著了,

後果不堪設想,我哀求著他。

  「哈∼放過妳?!妳別白費力氣了,每一個女孩開始時都

   是求我放過她們,但事後又對我戀戀不忘的,妳放心,

   保証妳經過今晚之後,妳也會對我戀戀不忘的。」他用

一手撫摸著我的大腿,我想大叫,但開大了的嘴卻只能發出喃

喃的聲響,我只能象徵性的擺動雙腿抵抗著,但他的手卻用力

的想向上移動,我緊緊的夾住雙腿,企圖掙扎,但我渾身軟綿

綿的使不出力啊。

  「不要…不要…你不要這樣…求…求你…」我氣若游絲的

甩著頭。

  正當我幾乎防禦不了他如豺狼般的攻擊時,他為了閃躲一

輛迎面而來的車,才抽回了手,緊握住方向盤,發出了刺耳的

煞車聲。

  「他媽的,你會不會開車啊?趕著投胎啊?」他搖下窗揮

著手向對方咆嘯著。

  我努力想起身向對方求救,我想如果對方下車和他理論,

或許他們可以看到我,或許可以伸出援手來救我,所以我用盡

所有的力氣,想大聲疾呼。

  或許只是個或許,並不一定是事實……

  「歹勢…歹勢…」

  我聽到對方這麼說時,我就知道事情並不如我所想像的,

一陣痛苦的失望重擊著我的心,我難以言喻的悲傷立即反應在

我泊泊的淚水中…

  「妳看到沒,我們這個社會就是這樣,你越凶別人就越怕

   你,大家都只是欺善怕惡的紙老虎而已…」

  「妳哭了?噢…小寶貝別哭別哭…」他用手背撫著我的臉

,冰冷的淚水濕了他的手,他語帶憐惜的說著。

  「你…你是個禽獸…」因為絕望,我不再求他,我開始咒

罵著。

  沒想到我像是激怒了他,他用手往我臉上甩了過來,頓時

臉頰上傳來一陣刺痛。  「妳最好閉上妳的嘴給我老實一點!」他勃然大怒的斥責

著我,我側著臉憎恨的看著他。

  「你不怕向雲…知…」

  「向雲?哈∼他知道又能怎樣?告訴妳,向雲也不是什麼

   好東西,妳知道嗎?向雲桌上照片中的那個女孩,本來

   是我的女朋友,妳知道嗎?哈∼哈∼」

  「今天我不過是以其人之道還冶其人之身,他搶走了我的

   雪兒,今天我也要搶走妳,不管用任何方法,我都要得

   到妳。」他的眼中充滿了怨恨,語氣是那麼的強硬而蠻

橫,而我卻對他的話感到異常的震驚。

  我幾乎連說話的力氣都要沒有了……

  「妳別怨我,要怪就怪那個向雲,我等了那麼久,終於讓

   我給等到機會了……」他又加足了馬力,我感覺得車子

在飄浮,也許是我的感覺已漸趨於痳痺,我覺得身子也在飄浮

著。

  我偶然看見門把是鎖著的,但我想我可以搆的到,我心生

一計……

  在車子一個急速向左轉的時候,慣性將我的身子用力的向

右甩動到車門旁,我將最後的力氣投擲在這最後的賭注上,我

按下門鎖,頓時車門大開,一陣冷冷的風瞬間灌了進來,在離

心力的驅使下,我的上半身也懸在車外……

  「妳幹什麼?!妳不要命了!」他大聲吼著,右手拉住了

我的身體,驚慌的踏著煞車,發出巨大聲響,但他一手要掌握

方向盤,一手要阻止我,在高速行駛的狀況下是那麼力不從心

  「寧…死…不…屈…」風狂亂的吹著我的頭髮,吹冷了我

的心,但我得意的笑著,無懼地說出這四個字,然後我看到他

驚慌無惜的臉離我越來越遠……

  接下來的,我看見後面有許多的亮光照耀著我,向著我的

身體筆直的過來,而且有些不安而吵雜的的喇叭聲,不斷的湧

進我的耳膜,我只覺得臉上一股悶痛,便毫無知覺……

  我死了嗎?

  四週為何那麼的沈寂?只有一股微亮的光線在前方,是要

我到哪去嗎?那堿O不是天堂?我從小到大做了許許多多的傻

事,我還有資格去天堂嗎?我走著走著,我看到了天使,她正

笑著看我,我想我真的是死了吧……

  可是天使只是向我揮手,卻不說話,而且越來越遠,我急

了追著、喊著,但怎麼追都追不上,忽然我兩腳一空,我像是

由雲端下硬生生的往下掉落……

  「醒了!醒了!她醒過來了!」這是我第一個聽到聲音,

當我緩緩的開張眼時,第一個映入眼簾的是張熟悉而又討厭的

臉。  一張帶著倦容的臉……

  「妳醒了…妳可醒了…」向雲坐在我的床緣,他激動的緊

緊抓著我的手,喃喃唸著。

  「向雲?!」我不清楚他怎麼會出現在我的眼前,我還以

為自己在做夢,但身上傳來的楚痛令人不得不相信這是個事實

  「嗯…是我……」

  「你怎麼會在這?」我雖然還有些昏沈,但己經覺得好得

很多了。

  「我…我其實一直都跟著你們的……一直到妳掉出車外為

   止…」他的回答令我驚訝。

  「你一直跟著我?」我張大了眼,不可置信的反問。

  「嗯……」他點了點頭。

  此時我才發現,他的下巴與臉頰有著瘀傷,他見我盯著他

瞧,刻意的規避著。

  「那你怎麼不來救我?」我想起了方才的可怕經歷,眼眶

立刻紅了起來,不禁委屈問道。

  「救妳?到底這是怎麼一回事?」向雲煞時茫茫然的看著

我,看來他還不知道陳建坤對我的所做所為。

  「你難道沒問你那個『室友』他對我做了什麼嗎?」我加

重了語氣,內心還是憤憤不平的。

  「他說只是邀妳一起去看夜景,可是途中因為車子開的太

   快,所以妳才會摔出車外來的。」向雲轉述著陳建坤的

謊言,但事實的真相向雲卻被他給矇騙了。

  「喔…他真是這麼說的……」我不屑的發出輕蔑的質疑。

  「有什麼不對嗎?」

  「你看過有人坐車沒事會掉到車外的嗎?」

  我話才說完,我便見醫生站在病房門口看著我和向雲。

  「先生,麻煩你過來一下……」他對向雲招了招手。

  「好…妳等我一下。」他應了聲又回頭交待我,用手拍了

拍我的手背安撫著。

  他們就站在房門口低聲說著,向雲一邊聽著一邊回過頭來

看了看我,忽然我看見他表情先是吃驚,然後又轉為一陣凝重

……

  「張小姐,妳好一點了嗎?」醫生走進了我,十分客氣的

對我說。

  「謝謝,己經好多了。」

  「那大概沒問題了,那我不打攪了,等一下妳就可以出院

   了。」他稍事檢查了一下便做了以上的表示。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醫生說妳血液有葯物的反應,這是

   怎麼回事?妳快點告訴我。」他有著不安,也有些焦燥

  「陳建坤想強暴我。」我語氣平靜的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