羞羞羞∼女生愛男生
By Danny (豪哥)
 「你怎麼知道他不是在騙你的?」我還是不信那個壞蛋,

說不定那個色狼就是他也說不定。

  「阿坤以前不是這個樣子的,況且雪兒和他分手的事,他

   難過了好一陣子,但他還是祝福我們,直到雪兒過世之

   後才變得那麼荒唐,我和雪兒要去看電影的事,沒別人

   知道,那一天阿坤確實是和幾個朋友在一塊,這我求証

   過了,所以不可能是他的。」

  「所以雪兒是為了我而死,而阿坤今天會要傷害妳就是要

   報復我,如果那天我沒失約,雪兒就不會……」他講到

這,整個人像崩潰般哭了起來,我不禁也跟著紅了眼。

  「向雲…你別這樣……」我不知該如何是好,只能說著沒

義意的話,希望他能平撫下來。

  「對不起……」他忙著擦著淚,整理自己的情緒。

  「……………」我依舊無言。

  「到我那喝杯好咖啡如何?」他一句話就惹得我苦笑點頭

,但我旋即又想到他個人,又抿著嘴搖頭。

  「別擔心,他已經搬走了……」他竟然看出我的顧忌。

  我別無他法,只能笑著點頭。

  「妳會原諒他嗎?」走著走著,他像是起什麼來,又問著

我。

  「………」我又沈默了,要原諒一個這樣的人,那是談何

容易的事,那一段經歷是那麼可怕,深深烙在心頭,教人想到

就會不由自主的發抖,要我怎能輕易釋懷?

  「我只能盡量不去恨他吧,但我絕對不會想再見到他的…

   …」我想我已經做了最大的讓步了。

  「這樣就夠了……」他心滿意足的笑了,不過他的臉上貼

了張OK蹦,看起來好奇怪。

  「對了,一直沒問你,你臉上的傷是怎麼回事?」我比了

比他的臉,他卻報以我一個好怪的表情。

  「還不是因為妳……」

  「我?」我眨了眨眼不太明白的看著他。

  「是啊!那天妳掉出車外,我差點就要撞上妳了,只好狠

   心把車頭一橫,我整個人飛了出去,可是我還得忍著痛

   忙著找救護車,然後去照顧妳;今天則又是和阿坤打了

   一架,所以臉上和身上的傷是這兩天的總和。」他說著

還捲起袖子給我看,果然就見他手肘包著紗布,還滲著有些紅

紅的血跡。

  「你真傻……」我不免說著,不過心中卻漾著不知名的感

動。

  「有時候人不都真的很傻的嗎?不過傻有時也是種難得的

   幸福耶,妳說對不對?」他這樣問我,問得我答不出來

,他講得像打禪語似的,好像話中有話,令人不知怎麼去解釋

。  我學聰明了,不說話,只是淺笑著,答案由他去猜吧。

  咖啡香又飄在斗室之中,這是我第三次來他的房間了,依

然整理的整整齊齊的,慢慢得我習慣了這個房間的一切,和房

間的主人……

  「怎麼樣?」他揚了揚手中的杯子,向我獻寶似的要討我

的讚美。

  「果然你煮得比較好喝。」順他的意給了他一句讚美,他

得意的笑了,又快樂的喝著咖啡。

  「咖啡喝完了……」我對他亮了亮一滴不剩的杯底。

  「還要一杯嗎?」

  「不了,喝多了不好,況且喝多了就會過於習慣這味道,

   那麼下次就不會覺得你煮的咖啡特別好喝了。」就像是

好吃的東西天天吃也會吃膩的道理一樣,我怕對他的咖啡也會

膩了,所以我婉拒了他的好意。

  他會意似的頻頻點頭,他把自己杯中的咖啡一飲而盡,也

朝我亮了亮杯底。

  他站起身來,而我也很自然的準備向房外走,但他卻由後

面拉住我的手,讓我向外的身體又給扯了回來。

  「你…你要幹嘛……」他不言不語的望著我,讓我有些羞

怯,難為情的我緊盯著被他握住的手。

  這是他第一次握我的手……

  「雅琪……」

  他輕喊了聲我的名字,我像是覺得有些昏眩般的迷惑了,

他該不會是要吻我吧?!想到這我不由的臉紅心跳起來。

  「外頭很冷,這雙手套妳帶著吧……」

  「………」望著他甩在我手上的一雙防水手套,我幾乎是

傻掉了,這什麼和什麼嘛!?

  「妳還在房間幹嘛啊?走啦!太晚學校要關門囉。」不知

何時他已經溜在房門外叫著了。

  我真是自做多情……

  黑夜依舊是冷淒的,不過躲在他的身後,我卻感到有一絲

絲的暖意悄悄的爬上心頭,不是那種濃郁的艷抹,而是淡淡的

芬芳,恰如其分的在我和他之間,有些微妙,但又說不上來的

感覺,真不知道是該怎麼下去才好……

  「雅琪妳回來的正好,妳的電腦好像壞了,都不能開機了

   。」小芸一見我回來,就告訴我這個天大的『好』消息

  「不會吧?才換過沒多久的耶,不是說匈牙利製的很好用

   的嗎?」我立刻衝上前去查看著,最後我得到一個結論

──只有沒有壞的硬碟才是最好用的…… 我望著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拔下來的硬碟,氣的想把它給

扔了,但念頭一轉,我便想自己去光華商場送修去;看看時間

還早,匆匆的跑去322室找老大借了機車,一個人單槍匹馬

,或許說是單碟匹馬可能比較恰當,直衝八德路。

  咦?!那家黑店…不,那家店在哪?我走了幾圈怎麼覺得

自己好像在繞迷宮似的,這些店家也真討厭,店面大小都差不

多大,擺設都差不多,連請來的店員那付表情也都差不了多少

,真是分不清東南西北了,我有些急,只記得是地下室,最後

我轉到路口才憑著一點模模糊糊的印象才找對了地方。

  「老板……」上次見到的那個人仍舊守著冷冷清清的店面

  「要什麼嗎?」一見有生意上門來,他臉上立刻浮出像是

久違的笑容。

  「是這樣的,這是我上次買的硬碟,現在壞掉了,想來和

   你換…」我把來意說了個清楚,老板接過手來,立即拆

開端詳著。

  「哦…什麼樣的問題?」

  「用到一半忽然就不動了,重新開機就抓不到它了。」

  「妳等一下喔…」老板開始拿起單子寫著。

  「老板,我怎麼連換了二次都這麼容易壞啊,不是說匈牙

   利製的比較好嗎?」我見他又查電腦又寫單子的,便在

一旁問。

  「小姐,妳這顆不是匈牙利製的耶…」他扶了扶眼鏡看我

  「怎麼會?上次是向雲幫我換的耶。」我不禁脫口而出。

  「向雲?妳認識向雲?」

  「是啊……」

  「哦,我明白了!」老板一臉毛塞頓開的樣子弄得我一頭

霧水。

  「上次就是妳和向雲來買硬碟對不對?」我奮力點著頭,

他又說。

  「結果妳的硬碟使用不當燒了,向雲就拿來送修了,因為

   是人為破壞所以不能更換新品,所以向雲又買了這顆硬

   碟回去給妳用,所以妳才會誤會了。」

  「有這回事?」向雲竟然都沒告訴我,只是說換回來了,

沒想到是他自己花錢買的。

  「這一顆在保固期內,所以我會換一顆新的給妳。」

  「謝謝你……」我嘴上謝著老板,心堳o咒罵著那個傻蛋

  看著新硬碟安靜順利的運轉著,我不由的望著螢幕笑了起

來。

  「妳發什麼神經了?」美莉見我對電腦那個傻樣不以為然

的說。

  「美莉,我們的賭局還算不算數?……」

  「呃…我算看看……還有一週吧。」她頭認真的算了算,

然後看著我。

  「那我保証一定會賭贏的。」我俏皮的對她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