羞羞羞∼女生愛男生
By Danny (豪哥)
「妳……」他指著我。

  「嗯…正是…」我笑著點了點頭。

  「要我幫你嗎?」換我反問他。

  「應該不用吧…」他閃躲著我的眼神,不敢正視著我。

  「你放心,我不會和別人說的,只是有個疑問想請教一下

   。」我表明了不會告訴其他人,他才稍稍安心了些。

  「什麼?」

  「為何小芸會說不願讓我和美莉知道你和她在交往呢?」

我真的很好奇小芸為何會這麼說。

  「因為……」他怯怯的不知要如何說。

  「沒關係,我會保守秘密的。」我舉著手發誓。

  「因為妳接近向雲是為了賭注,而起因是小芸和阿坤的事

   ,所以她不想讓妳們知道我和她交往,是怕妳會中止這

   場賭注…」

  哇咧∼小芸這女人竟然出賣了我?!天啊!好一個見色忘

友的女人,這簡直就是通敵嘛!

  「妳說過會守密的,不可以說話不算話哦。」他見我臉一

陣青一陣白的,特別提醒了我。

  「我…好…我會的…」我真是快當場吐血了。

  「其實妳知道小芸會什麼要這麼做嗎?」他像是完全放心

了,所以又更進步的提供我消息。

  「為什麼?」難不成她還有什麼不得已的苦衷?

  「因為我們都覺得妳和向雲很配,所以我們都不願意妳停

   止下來,所以這件事我也沒和向雲說過。」他說著,手

卻是又開始把玩著那根吸管。

  「………」哇!我陷入進退兩難的窘境,不知該謝謝他的

恭維,還是要矜持的否認。

  「所以囉,妳幫我守住秘密,我也幫妳守住秘密,這樣我

   們就互不相欠了。」

  我除了微笑,好像什麼都不能說,也什麼都不能做了。

  步出餐廳,我和志明道別一個人傻傻的走在路上,我像是

想起什麼來了,飛也似的衝向路邊的公用電話,插入了電話卡

手指熟練的按著數字,電話那頭等待接的短暫時刻我屏息以待

,心跳莫名的加速著,直到他的聲音在另一端響起,我繄張的

情緒才又安定下來。

  「喂∼」那一頭是他爽朗的聲音。

  「是我……」

  「雅琪啊,什麼事?」

  「明天是星期天,你還記得和我約好要陪我的嗎?」我懾

嚅的問,怕他因為忙而忘了和我的約定。 「我沒忘記。」

  「喔∼那你要帶我去哪堛情H」聽他這麼說,我心情也跟

著好了起來,連語調都帶著甜甜的嬌羞。

  「妳想去哪堙H」那頭的他也是濃濃的笑意。

  「不知道耶,隨你好了……」我沒有了主見,想任由他去

安排。

  「嗯…那麼我想一想好了,明天老時間、老地點碰面好嗎

   。」

  「好!」

  「那明天見了。」

  「嗯…明天見。」

  我掛了電話,想著他剛才說的『老時間、老地點』這六個

字,我對這六個字有了異樣的感受,好像我們已經認識了很久

,才有資格用這六個字來做彼此的約定,那種感覺讓我有了不

一樣的心情悸動,我真的是心動了嗎?真的像是志明所說的,

我喜歡上了他?

  那他呢?他有沒有那份心神盪漾的情懷?還是只是把我當

成一個普通的朋友?我到底是怎麼了?我怎會忽然這般的患得

患失起來?!

  「同學,妳電話還用嗎?」一個急燥的催促打斷了站在電

話前發楞的我。

  「哦…對不起…」我低了低頭懷著歉意退了出來。

  我敲了敲自己的小腦袋暗罵著自己是個傻瓜,然後向著宿

舍快步前進。

  人們常說等待是一種折磨,我一直以為只有上課時等待下

課,平時等待著週日和國定假日,天熱時等待暑假,天冷時等

待寒假,就已經是一種痛苦的折磨了,沒想到等待黎明的到來

也是那麼的漫長,那種折磨真是難過極了。

  我無法入睡,我躺在床上無聊到數美莉打呼打了幾聲,小

芸磨牙磨了幾次,就是沒法子閉上眼睛好好去睡,真是苦不堪

言,我下了床坐在書桌前隨手拿了一本最令我索然無味的課本

,想藉它的催眠能力使我就範,沒想到這根本行不通,平日看

不到三分鐘的天書,竟也失去了它原有的魔力,真是難熬啊…

  「早∼」幽幽的他突然的出現在我眼前,微笑的道了聲早

  「早…」我坐在宿舍前的花圃籓籬邊,略抬起頭來看他。

  「怎麼那麼沒精神啊?」

  「沒有啦…」我仍是無力的說。

  「咦?妳怎麼眼睛那麼紅?得了角膜炎了嗎?」他用叱驚

的眼神看我,皺著眉說。

  「別胡說,只是…只是剛才睫毛插到眼睛而已啦,才不是

   什麼角膜炎。」我抵賴著說,不肯承認自己沒睡好。

  「喔∼那妳眼睫毛也真是會掉耶,還一次掉二根,一隻眼

   睛各掉一根,真是準……」他用有些使壞的口氣打趣著

說。  「哼……」我嘟了嘟嘴來個相應不理,看你能怎拿我怎麼

樣?

  「好了,別耍小姐脾氣了,是不是該走了?」

  「要去哪啊?」我淘氣的看了看他,卻不知他要帶我去何

處。

  「帶妳去田堛惘n不好?」

  「田堙H帶我去田媟F嘛?不會要我去種田吧?」真是好

笑了,還以為會帶我去海邊看海或是到山上看風景的,再不然

帶我壓馬路都比去種田好嘛,真是不夠浪漫的呆頭鵝。

  「帶妳去烤蕃薯。」他揚了揚嘴角淺笑著,那個姿式真是

帥極了。

  「烤蕃薯?!」

  「對啊!我小時候很喜歡烤蕃薯了,自己動手烤的比買的

   還好吃呢,要不要試試?」

  「好哇∼我沒烤過耶。」聽他這一說,我覺得十分新鮮,

也跟著蠢蠢欲動了起來。

  「那就走吧,站在這是沒有蕃薯可烤的哦。」

  「嗯…」

  我起了身和他並肩走著,今天雖然有冷鋒過境,但心媕Y

卻是暖暖的,因為我和一隻呆頭鵝在走著,他走的很慢很悠閒

,因為我們有一整天的時間可以相處的緣故吧,或許可以這般

不說話的並肩走著就是一種無以言喻的浪漫呢。

  「喂∼不用買蕃薯嗎?」不知騎了多久,我忽然想起雙手

空空的怎麼烤蕃薯?難不成烤手指頭啊?

  「不用啦,我早就準備好了。」他信心滿滿的說。

  「喔……」

  「喂∼不用買飲料嗎?」我這都市人又想起雙手空空的不

安全感。

  「不用啦,我早就準備好了。」他還是信心滿滿的說。

  「喔……」

  「喂∼不用買…」

  「不用啦,我早就準備好了。還有別喂啊喂的叫,我有名

   有姓的,我叫向雲,叫一次來聽。」我話都還沒說完,

他就打斷我的話。

  「向…雲…」

  「太小聲了,再叫一次!」

  「向雲!」我竟然那麼聽他的話,還傻傻的叫他的名字,

咦?!而且這情景好像有點熟悉呢?好像我也曾經這樣對過他

耶…

  我開始看到一塊一塊的田地正無垠的延伸在我眼前,他轉

了幾個彎來到了樹林下停了下來。

  「趁別人沒看到趕快挖蕃薯吧。」他左顧右盼的看了看。

  「我們要偷挖別人種的蕃薯!?」他竟要我做這見不得人

的勾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