羞羞羞∼女生愛男生
By Danny (豪哥)
「你別打岔啊!」我聽了差點沒昏到。

  「好啦好啦∼妳說吧,我洗耳恭聽就是了。」他拱手向我

打揖,表示不再開我玩笑了。

  「那我要開始講了喔。」我用手指告戒著他,他點了頭默

許。

  「我那個同學啊,認識了一個男生,認識也沒很久,剛開

   始的時候她也沒很在意這個男生,可是久了又覺得這個

   男孩子不錯,因為他總是默默的關心她,妳覺得我同學

   該怎麼辦才好呢?」我想我這樣說,大致也符合我和他

的狀況吧,我豎起耳朵準備聆聽他的答案。

  「妳同學多大了?」這是什麼答案嘛?

  「和我一樣大……」我耐著性子回答。

  「她唸哪一所學校啊?」

  「台…灣大學……」我臨時瞎掰著,可要小心點,不能露

出破綻出來,不然糗大了。

  「那男的呢?多大了?」他又繼續問道,同時順手撥了撥

火堆,加了些柴火下去。

  「和你一樣大……」

  「他哪一所學校啊?」他又來了。

  「你幹嘛老是問我同學多大,那男生多大啊?我是問你她

   該怎麼辦耶?又不是要你幫他們算命。」我有些惱火的

說,其實心堿O急了吧。

  「妳幹嘛那麼急啊?又不是妳……」

  「我…我是為我同學著急啊!」我結巴的辯解著。

  「你倒是快點說說看,我同學要怎麼辦才好。」這傢伙常

會顧左右而言他,十分的不專心,所以我得盯緊一點。

  「喔∼很簡單嘛,就是去追他囉∼」他很瀟灑的聳聳肩,

十分輕鬆的樣子。

  「你以為這麼簡單啊?叫女生去倒追男生,那可是很難很

   難的事耶,說不定男的還會被嚇跑咧。」我搖搖頭不表

贊同。

  「怎麼會?或許那隻北平…不…那隻呆頭鵝就是少了根筋

   ,所以妳同學只要多主動的接近他,多給他製造一些機

   會,不就水到渠成萬事OK了嗎?」

  「喔…那你覺得男生不會介意女孩子主動嗎?」我怯怯的

問,其實是想了解他的想法如何?

  「看狀況吧,如果女的長的十分愛國,那倒追準會嚇跑人

   的,反之可能用不著女生倒追,男生早就展開熱烈攻勢

   了。」

  「那如果你是那個男的,你會怎麼做?」我把問題丟給了

他,悄悄的把手放進口袋伺機而動。  「我?」他有些莫名其妙的看了看我。

  「是啊!你假裝你是那個男的,而我是那個女的,你知道

   了我其實是對你很有好感的話,你會對我說什麼?」我

做了一個臨場的情景模擬,卻又有些真實性。

  「如果我是那個男的啊?這個嘛……」他抓了抓頭想著。

  「我不知道耶∼」他抓了半天竟是沒有答案。

  「哎唷∼你就假裝一下嘛,就像我們現在這個樣子,我是

   那個女的,你是那個男的,我向你表明我喜歡你,然後

   你看看你會怎麼樣來回應,記住喔,要融入角色的心境

   。」

  「哦…知道了…」他一臉茫然的看了看我,卻還說知道,

真是很不保險的樣子,還是先試一下好了。

  「向雲…你知道嗎?其實我發現我喜歡上你了……」我認

真的看著他的眸子,深情款款的說。

  「妳的表情太認真了,和真的一樣耶…」他聽我說完楞了

一下,然後用手指著我很正經的講著。

  「天啊∼我不是告訴你要融入角色的心境嗎?你怎麼會無

   端蹦出這麼一句啊?」真是受不了,幸好我沒按下錄音

鍵。

  「哦…對不起…」

  「準備好了嗎?」我再次向他確認。

  「好了…」

  「真的?」

  「真的!」

  「那開始囉∼」

  「好∼」在他答應的同時,我開始按下錄音鍵,準備放手

一博。

  「向雲…你知道嗎?其實我發現我喜歡上你了……」我依

樣畫葫蘆的又重述了一次。

  「真的嗎?!有多久了?」他故做吃驚狀,將尾音的語調

向上揚。

  「在我第二次去你哪的時候,我就偷偷喜歡上你了……」

  「這…這是真的嗎?」他仍然保持高度震憾的語氣,和演

話劇沒什麼兩樣。

  「是真的…那你呢?你對我的感覺是什麼?」我一邊說著

腦子一邊想著,如何兜到讓他說愛我啊!

  「我…我其實很早就喜歡上妳了……」

  「真的嗎?」這下換我故做姿態了。

  「是真的…」

  「我可以聽你親口說出來嗎?」我感動的語氣足以去當配

音員了。

  「雅琪…我喜歡妳…」他深呼了一口氣後緩緩說出。

  「不…請說愛我……」   「為什麼呢?」他有些不解的看著我。

  「因為喜歡不能代表愛情啊,所以請你重新告訴我好嗎?

  」我自己的汗毛都豎了起來,真是夠噁心了。

  「嗯…雅琪…我愛妳…」這次他比剛才多吸了幾口氣,大

概他也覺得有些反胃了吧。

  Perfect!我當下按掉了錄音鍵,果然大功告成了!

  「向雲,你說的對耶,只要女生主動一點,男生受到鼓勵

   就很容易表白了耶。」我吁了口氣恢復正常,用平時的

語氣說話。

  「傻瓜,那也要看男生是不是真的也喜歡那個女的啊,不

   然妳以為一個醜女講這樣的話,那男生會理她啊?可能

   早就口吐白沬當場昏倒了。」我側著頭想他說的話,他

這個但書也好像有些道理。

  「妳在想什麼?」

  「沒事沒事……地瓜好了嗎?」

  「地瓜早熟了,都是妳硬要我配合講一些莫名其妙的事。

  」他蹲了下去開始扒開那個小土堆,我站在他身後看他賣

力的挖著,真神奇,那土竟還熱得冒出熱氣呢。

  「好燙好燙∼」他邊丟出蕃薯邊吹自己的手指叫著。

  「真的有熟嗎∼哇!燙死了∼」不信邪的我硬是伸手去拿

了個蕃薯,沒想到真的好燙,蕃薯在我手上跳了幾下,活生生

的給翻到了地上。

  「哈∼哈∼妳看吧,跟妳說妳就是不信,這下燙到了吧。

  」他幸災樂禍的樣子看來真討厭。

  我只是甩著手瞪著他。

  「手怎麼樣了?」他站起身來握著我的手端詳著。

  他的舉動令我有些不知所措,我記得上次他拉我的手是為

了要給我一雙手套,他也沒那麼仔細的盯著它看;而現在卻被

他拉個正著,我不免怦然心跳,耳根也有些熱了起來。

  「沒什麼……」我不知該不該把手給抽回來,令我有些尷

尬。

  「沒事就好,趁熱吃吧,冷了就不好吃了哦。」他放下了

我的手,拿了一個已經不太燙的蕃薯給我。

  當把它剝開時,一陣溫熱的輕煙帶著香甜的氣味四處溢著

,使得金黃色的蕃薯更加誘人垂涎三尺,我迫不急待的嚐了一

口,我吹著氣覺得還是有些燙口,但真的好吃極了。

  「這真的好好吃喔∼」我像是吃了人間美味般的讚美著。

  「看吧,這樣悶出來的蕃薯最好吃了。」他得意洋洋極了

  「怎麼,給你三分顏色你就想開染坊啦?還是給你三片木

   板你就想開棺材店啊?跩什麼跩?」我沒氣的唸他。

  「棺材店?…妳就不能找好一點的形容詞嗎?」

  「對不起啦∼」我為我口無遮攔的毛病向他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