羞羞羞∼女生愛男生
By Danny (豪哥)
 「好囉好囉∼來吃早餐囉∼」外頭傳來志明的吆喝聲。

  我才走到桌旁,看了一眼,不禁嚇了一跳。

  嚇一跳的原因不是因為做得太爛,相反的,這早餐做的遠

超出我所預料的好,這真是有點不可思議,如果不是親眼目睹

,打死我我都不信這頓早餐會是出自男生之手,而且還是出自

那個看起來蠻粗枝大葉的志明老兄。

  「你…你們早餐都吃這麼好?」我指著桌上的早餐,簡直

就是嚇壞了。

  「也沒有啦,只是偶而啦∼」志明一臉的得意,還撥了撥

他那個鳥窩頭,好不乖張的模樣。

  「真的假的?」我望著桌上的東西,有柳丁汁、熱咖啡、

三個盤子,每個盤子堶惘酗@份三明治,還有一些玉米粒,加

上一片火腿,還有一個黃澄澄的煎蛋,這根本和一般咖啡屋的

特製早餐沒二樣嘛!

  「快嚐看看吧,看看我做的志明早餐滋味如何?」他用手

上的鏟子向我催促著,而向雲一直都沒開口,因為他早就忙著

大啖美食了。

  我一時竟猶豫著,不知該從何處著手呢,看來三明治是主

餐,好吧!就由它下手好了。

  「哇∼好酸!」我吃了一口三明治,怎麼酸成這樣?令我

哇哇大叫,急著把柳丁汁後嘴堶芊A一口就喝掉大半杯了。

  「不會吧?怎麼可能?!」志明看我那付駭人的樣子,皺

著眉頭直嚷著不可能。

  「還好,我沒先吃三明治,果然有問題……」向雲抬頭看

了我一眼,又低頭吃著東西。

  此時我才發現,他這小子也挺聰明的,居然挑著玉米粒、

火腿和蛋來吃,三明治動也沒動,看來他早就有譜了,也不通

知我一聲,害我這般亂叫,對辛苦做早餐的志明很不好意思。

  志明自己動手吃了口三明治,他嘴巴動了幾下然後就不動

了,眼珠猛轉,看得出來他內心一定掙扎了很久,才決定把那

口東西給吞下去,然後他若無其事的端起杯子,一杯柳丁汁一

飲而盡。

  「還好嘛…只是我做的酸黃瓜稍為酸了那麼一丁點而已…

  」他還用姆指和食指特別強調那個『一丁點』而已。

  「是哦…」我勉強陪了個笑臉。

  「志明…幹嘛硬拗啊?又沒人怪你…」向雲得了便宜還賣

乖,故意挖苦他,還一臉訕笑著。

  「………」志明都快七竅生煙了。

  「你看,我就說嘛,這吐司是有問題的,都焦了。」向雲

翻開他的三明治,果然朝著盤底的那一面是有些烤焦。

  向雲真是的,志明已經很不開心了還這樣子數落人家,我

得出面打個圓場才行,不然兩個人說不定會打成一團。  「姓向的,你給我記住,就看你下週的表現如何了,不過

   呢…記得上一次有人說早餐要煮玉米濃湯,竟然太白粉

   和麵粉都分不出來,不知是那一位老兄哦∼」志明一手

托著下巴反諷著,果然換向雲臉色大變。

  「你們還輪流做早餐?!」這真是奇事了,我聽得一楞一

楞的。

  「是啊,每人每週輪一次。」

  「我上次是因為那個裝太白粉的盒子和裝麵粉的盒子長的

   一樣嘛,才會弄錯的,而且說不定是你居心不良,故意

   買一模一樣的盒子好讓我出搥。」他粗著脖子反駁。

  「向雲…幹嘛硬拗啊?又沒人怪你…」這下可換志明回敬

他了。

  「你………」

  「好了,你們別再吵了,吃東西了啦,不然再抬摃下去大

   家上課都會遲到了。」我看他們互別苗頭,都快忍不住

大笑出來,但還是強忍著,充當一下和事佬。

  「哼∼」

  這二個人還像小孩子似的對看了一眼,又各自開始吃起早

餐,我拉了拉向雲的衣袖比了比手上的錶,示意他該送我回宿

舍了,不然我上課準會遲到的。

  他點了點頭,又加快了動作多吃了幾口,就起身拉著我往

外跑。

  「喂∼喂∼你們吃飽啦?」志明在身後叫著。

  「吃飽了。」我是這麼回答他的,但向雲可不是這麼說的

  「因為實在太難吃了,所以我們決定要自己出去外面吃!

  」才說完話,他便拉著我哈哈大笑的跑下樓去。

  「你明明吃了那麼多,還故意這樣說,真是沒口德。」下

樓的中途我不忘要唸一唸他。

  「這叫相互激勵,有刺激才會有進步嘛。」他不以為忤的

對我說。

  「不過你們這種激勵的方法好像太強烈了吧?」

  「沒事的,妳不用擔心,快點走吧,不然要來不及了。」

他推出機車發動著,拍了拍後座向我說。

  我也拿他沒辦法,算了!

  我才跨上機車,坐都還沒坐穩,他便急著加足油門,車子

立即飛馳出去,嚇得我緊緊拉著他的腰;我們又經過那處充滿

詩意的迷霧田園,淡淡的芳草香和著微涼的空氣,輕輕沁入我

們的身體,雖然天空還是籠罩著一片薄薄的晦暗,陽光像是被

拒絕在雲霧之外,但是那種感覺卻讓人無限的迷戀著……

  「到囉∼」一個煞車,我才由恍惚中回到現實。

  「喔∼」我似乎是用跳的下來,我站在他的面前準備和他

說再見,而他只是用一雙眼緊盯著我,像是有話要對我說,但

又欲言又止。 「你有話要和我說嗎?」我等了差不多五秒鐘的時間,還

是沈不住氣的先開口。

  「沒有…妳快吧,別遲到了…」他猶豫了一下,才開口說

話。

  「好吧,謝謝你昨天的照顧,還有記得也代我向志明謝謝

   ,謝謝他那頓『豐盛』的早餐。」我特別加強語氣頑皮

的說。

  「嗯……」他點頭笑著。

  「我走了,拜∼」

  當我快樂的走進寢室,看見那二個女人早就脫得衣衫不整

,正忙著更衣,好個春色無邊啊。

  「大家早啊∼我回來了!」

  「妳一大早怎麼回事?那麼開心做什麼?」美莉邊拉著她

的長裙,照著鏡子,邊問我說。

  「沒有啊,人本來每天都要開開心心的嘛。」

  「妳吃錯葯囉?」她透過鏡子看著我,我只是笑而不答。

  「妳昨夜又去向雲哪了嗎?」小芸正把套頭毛衣往身上穿

,回過身來問我。

  「是啊,對了小芸,我要告訴妳一件事哦。」我邊收拾著

今天上課的課本,語帶神秘的說著。

  「什麼事?」

  「千萬別吃志明親手做的三明治,」我走過她的身邊,說

完便往樓下走。

  「雅琪∼等等我,妳說什麼我怎麼聽不懂啊?」她在身後

追了下來,我故意加快了腳步走在前頭,然後轉過身來對她說

:「反正妳記得我說的話就對了啦!」

  「妳這樣講我聽不懂啦∼」她追了上來。

  「春嬌∼去問妳的志明吧∼」我訕笑著,她則是站在原地

一頭霧水,我加快腳步往教室走去,因為就快要上課了。

  不知道是自己的錶懶惰,還是學校的鐘比較勤勞,在我認

為還有三分鐘才會響的上課鐘聲,居然響了起來,那聲音讓原

本寧靜的校園起了些小小的騷動,而我就是其中的一個。

  我開始加快了腳步,希望在教授之前趕到教室,絕非我捨

不得少聽那幾分鐘的課,只是今天很有可能會點名,我可不想

給教授留下一個不良印象,那也不是跟自己的前途過不去嗎?

  我三步做二步的跑到教室,由後門溜了進去,我選了離門

最近的座位坐了下來,很顯然的,台上的教授也才進門沒多久

,所以大家也都還呈現一付眼神渙散的萎靡腦死狀態,其中又

以身邊的大胖最為嚴重,他是出了名的睡神,這個當下他老兄

還趴在桌上睡翻天,真是不知死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