羞羞羞∼女生愛男生
By Danny (豪哥)
「大胖,起來了啦,別睡了。」我用手推了推他,搖了好

半天他才悠悠醒來。

  「吃…吃飯了嗎?」他居然以為已經到了中午吃飯時間了

,這也未免太誇張了吧。

  「還早咧,我是怕等一會兒點名點到你你還不知道要舉手

   呢,你就別睡了吧。」

  「還早?那就等要點名時再麻煩妳叫我一聲好了,謝囉∼

  」話才說完,他倒頭便睡。

  「起來啦你,你怎麼那麼會睡啊?」我真是受不了他,又

搖著他不讓他睡。

  「小姐,妳沒聽人說過八睡真經啊?」

  「什麼叫八睡真經?這是什麼東西?」

  「第一節;精神不佳,小睡片刻!

   第二節;本來要醒了,看到是林教授,再睡!

   第三節;睡得太累,小休片刻,睡!

   第四節;古有明訓:飯前睡,最高貴,飯後睡,最祥瑞

       。再睡!

   第五節;同第四節理由,睡!

   第六節;培養下節上課情緒,睡!

   第七節;前面六節都敢睡了,再睡! 

   第八節;回去要陪女朋友睡,不睡飽點哪有力氣陪她睡

       ?再睡! 

   萬睡萬睡萬萬睡……!」

  這是什麼鬼扯蛋啊?還有這種八睡真經的哦?

  「睡!睡!睡!小心睡到被死當都不曉得為什麼。」我看

他是真的沒救了,他對了我微微抽搐著臉上的肥肉,然後又是

打了個哈欠又要昏昏入睡。

  算了,由他去吧!同學都做到這樣也算仁至義盡了,大胖

真要被當了可別怪我了。

  我懷著一顆期盼的心情等待著點名,但教授怎麼都沒任何

想點名的舉動呢?他只是用著有些濃厚的鄉音,繼續上著課,

直到下課鐘聲響起,他都不為所動,真令人氣結,早知道我就

蹺頭了,真是賠大了。

  一天的心情完全被第一堂課給破壞掉了,之後老覺得不順

,不是被叫起來問問題,就是完全聽不懂,真是痛苦啊!到了

下午更慘,我居然會想睡覺,大概一早就給大胖給傳染了,好

不容易一天過了,我累得和狗一樣回到宿舍,我才進門又給小

芸纏住了。

  「雅琪雅琪!」小芸立即衝了上來叫我,也不知她在緊張

什麼。

  「我的名字叫雅琪,不是雅琪雅琪ok?」我累得不想理

她,往床上一躺,天啊!真舒服……

  「妳還記不記得上次妳說美莉可能得了絕症的事?」  我楞了一下,好像有這麼一回事。

  「嗯…怎麼了?難道美莉已經告訴妳了嗎?」我完全想起

來那天的情景了,這下連我也跟著緊張起來。

  「沒有,她沒有和我說什麼,只是今天我無意中看到她抽

   屜中有一份全身健康檢查報告,結果……」

  「結果?妳快說啊,結果怎麼樣?」我急得拉著她的手要

她快點回答別吞吞吐吐的。

  「妳要有心理準備……」小芸囁嚅的說。

  心理準備?聽她這麼說難道美莉真的得了什麼不治症嗎?

不禁讓我皺起眉頭,好一會兒我咬著嘴唇點了點頭,示意她可

以繼續講下去了。

  「檢查報告堜狾釭熄等堻ㄚ雈膨`,但其中有一項白血球

   方面似乎不太正常,在後頭的建議事項中有寫著要她到

   醫院再做進一步的檢查……」她翻著檢查報告給我看,

我一把搶了過來仔細的看著,我整個心都沈了下來。

  檢查的日期大約是半年前,難道說是經過了半年,她的病

情更加惡化了,所以那天她才會有這樣的言詞,那她和向雲之

間的事也就不難理解了,她該是為了讓自己在有限的生命中能

好好的戀愛一場吧,只是很不巧的,他選上的人正好是向雲。

  想起來都覺得好像很複雜,事情的開始在於為了替小芸出

一口氣所設的賭注,誰也沒想到我竟會喜歡上他,但美莉自己

也萬萬沒有料到她也會喜歡上向雲吧,老天爺開了我們一個大

玩笑啊!所有原本的不該都硬是給湊在一塊了,該怎麼去解套

呢……

  「雅琪,妳在想什麼?」小芸一臉苦笑,看得出來她的心

堣]是很難過的。

  「小芸,把報告放回去,別讓美莉知道…」我邊說著,眼

眶開始濕了起來。

  「妳別哭啊,妳哭我也想哭了…」她紅著眼眶激動的說。

  「好…我們都不許哭…」我用手擦著淚,怕自己的情緒失

控會影響到小芸。

  「現在我們該怎麼辦?」她不知所措的扶著我的手臂問;

可惜的是,我也同樣的無助啊。

  「我們先別聲張,就當什麼事都發生過,順著她一些就是

   了……」除了這樣我實在想不出其他的辦法來了。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她邊把報告塞回抽屜邊喃

喃自語。

  「妳們在幹嘛啊?怎麼都哭喪著臉?」美莉竟在這個時候

出現,幸好小芸已經把報給放回去了,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沒什麼…我們只是在討論日劇而已,小芸感動的想哭啦

   ……」我機靈的撒了個謊,肴望沒露出馬腳。   「真是受不了妳們兩個,看個日劇也能感動成那樣?真有

   妳們的了……」她一直覺得看連續劇看到哭是件很蠢的

事,所以她帶著些不屑的神情。

  「好啦,沒事了啦。」我替自己圓謊,也替自己找台階下

,我對小芸使了使眼神,要她別再一張苦瓜臉了。

  「我…我和同學有約,我要走了…」小芸大概怕自己會洩

底,便隨口胡謅個理由。

  「那妳別太晚回來哦。」我立即接上這句把她給送了出去

,小芸不在也好,就給她緩和一下情緒的時間吧。

  「對了,老大晚上有沒有空啊?我請妳吃飯,我叫向雲一

   塊去。」她正背個我換上一身的輕便,她一聽到我這麼

說立即轉了過來,臉上閃著一絲的驚訝。

  「……妳很久沒叫我老大了……」她的表情好奇怪,好像

有些感動,也好像有些哀怨,或許兩者都有,只是我分不出來

  「有很久嗎?不會吧?……」我歪著頭說。

  「這個不重要,而且妳居然要請我?真是讓我太感動了,

   咦?該不會妳有什麼陰謀吧?」她先是一臉的感動,可

是意念一轉開始對我產生懷疑,看來我過去做人真是有夠失敗

的了……

  「沒那回事,只是想這幾年都讓妳那麼照顧,請妳吃個飯

   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嘛,那就說定了哦,明天!明天晚上

   我們一塊吃晚飯,地點由妳選,我請客。」

  「妳說真的假的?」她半信半疑的問。

  「當然是真的啊!」我強調語氣來証門我的誠意。

  「那好吧……」

  「那我有事要先出去,拜拜囉∼」

  「喔∼拜了∼」她搖了搖手楞在那。 

  其實我那有什麼事,只是我也需要調適一下自己的情緒罷

了,我蹲在黑夜堙A鼻頭有股難以言喻的酸楚,我忍不住摀著

口低聲哭了出來,我最好的手帕交竟然會得到血癌,那是個什

麼樣的病,究竟會在何時奪走我的好姐妹?當那天的到來時我

該怎麼辦才好?……

  暗夜的星空,浮雲讓風快速的吹動著,雲走得好急好急,

讓我都看不清月亮,它的光芒還來不及穿透雲層就又給浮雲給

阻斷了,我的心情也正如同那片無法穿透雲層的月光,那麼的

無奈,心頭傳來了陣陣的悲愴……

  當我再次回到寢室時,我正好看見美莉在吃葯,黑黑的一

顆顆的中葯丸,她仰著頭和著水把手中的葯給吞了下去,我看

了不禁心疼起來。

  「老大,我們去吃宵夜好不好?」

  「現在?」她放下杯子看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