羞羞羞∼女生愛男生
By Danny (豪哥)
「生氣?!我那有生氣啊?我只是要來洗衣服而已,順便

   告訴妳,下回如果妳要先走,要先和我說一聲。」我是

不是耳朵有毛病?還是我耳屎太多了?我有沒有聽錯啊?

  「妳說什麼?」我不太相信這會是她的作風。

  「我說下次要先走的話,先和我說一聲啦。」她又重覆了

一次,這次我可以証實我的耳朵沒問題的。

  「喔…知道了…」

  「我要去洗衣服了。」

  「好……」我望著她的背影,真搞不清楚她是不是中邪了

  「小芸!小芸!」我洗完澡飛快的狂奔回寢室,還沒進門

就叫喚著小芸。

  「幹嘛?」她被我的舉動給嚇了一跳。

  「老大剛才回來的時候有沒有說什麼?」

  「沒有啊。」

  「真的?」我摸著下巴思考著,到底她和那個傻瓜談了什

麼啊?竟然沒生什麼氣,真是不可思議。

  「妳到底在搞什麼?那麼神秘兮兮的?」

  「告訴妳哦……」我把經過說給她聽,她聽得是一楞一楞

的,直罵我怎麼可以這樣對待美莉,不過小妮子倒是和我心中

的疑問有相同的見解。

  「妳覺得美莉是不是對那個傻瓜有好感啊?」她這麼說著

  「我也有這種感覺耶。」我點著頭,頗有那種英雌所見略

同的感覺。

  「那我們該怎麼辦?」

  「我們能怎麼辦?該問美莉要怎麼辦才對吧?」我糾正她

的說法,我們又不是當事人,那會知道該怎麼辦?

  「喔…也對哦…」

  「算了,別想那麼多了,早點睡了吧,好晚了。」

  也不知過了多久,美莉摸黑進了寢室,我實有很想爬起來

問個究竟,但我還是壓抑住那股衝動,我心堿O這麼想,但大

腦卻壓抑不住我的嘴巴……

  「美莉,那個傻瓜今天和妳都聊了些什麼啊?」我翻了個

身,抬起頭來望著她問,而窗外的路燈斜照進來,把氣氛弄得

有些神秘。

  「只是隨便聊聊而已,也沒什麼。」那口氣和平時一樣有

些冷,但其中又有些不同,說不上來哪不同,但是就是可以感

覺的出來。

  「是嗎?我才不信咧∼」

  「不信就拉倒,別吵了,我要睡覺了。」她邊說著話邊跳

上了床,拉了拉被子,倒頭就睡。 「喂∼喂∼喂∼」這算什麼?三言兩語就想打發我,我試

著叫她,但她根本來個相應不理,真是氣人。

  看來是沒戲唱了,只好乖乖睡覺。

  天一亮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去照照鏡子,看看自己有沒有

因為昨天的晚睡變成兩個大黑輪,我仔細的檢查了一下,還好

沒有。

  眼光一離開那個小鏡子,偏又落在那個小桌曆上,那個紅

色圈圈此刻顯得格外礙眼……

  生活好像就是這樣無聊而且乏味,都變成了公式一樣,起

床、上課、下課、吃個午飯、聊一下天,上課、下課,吃個晚

飯、找人嗑牙、洗澡、睡覺;大概就是這樣了,為什麼生活會

變成這樣子啊?想到就有點嘔,正當我做在教室自怨自嘆時,

忽然我想起一人。

  「喂∼向雲嗎?」我趁著下課空檔,趕緊打個電話給他。

  「我是,妳怎麼有空打電話給我?」

  「你猜我是誰?」我想確認一下他所說的『妳』是指我嗎

  「猜?有什麼好猜的?雅琪妳那根經不對勁?」那一頭傳

來他取笑的聲音。

  「你笑我……」我嬌嗔的說。

  「妳找我什麼事?」

  「也沒什麼啦!只是想問你今天好不好……」總不能告訴

他說自己想他吧。

  「今天還不錯…雅琪,明天晚上妳有空嗎?」

  「有啊!要幹嘛?」

  「我可能要移民澳洲了,所以想好好和妳聊一下……」

  「你要移民?!……」我猛一震,心情一下跌到了谷底。

  「詳細的情形明天晚上見面再說吧,我還有事,我下了班

   再去找妳,就這麼說定了,拜∼」

  咯的一聲,他的聲音已消失在另一頭,我卻有些茫茫然,

手上的電話還是緊緊的握著,但我知道,不論我握得再緊也沒

有用的,因為我很快的就要失去他了,但可笑的是,我根本就

未曾擁有過他,又何來的失去?就因為沒有開始,沒有結束,

他能這般輕鬆自在,而我呢?卻那麼放不下,我明白了,我真

的那麼在乎他,那種不明不白的感覺,真是讓我好想大哭一場

……

  我無心上課,一個人如幽魂般在街上晃著,沒有目的也沒

有目標,只是任由雙腿本能的行走著,一條街又一條街的走著

,不覺得累,心卻是越來越痛……

  「怎麼不開燈?」美莉一進門看到我坐在書桌前,有些意

外。

  「他要走了……」

  「誰要走了?」 「他要移民去澳洲了……」我緊緊的環抱著我的雙腿,把

下巴抵在膝蓋上,眼神是望著窗外的那盞孤燈。

  「妳是說向雲?」

  「……………」我不語,只是開始流著淚,我不明白,一

整天下來竟在此刻我會流下眼淚?那是在為我自己悲傷的淚水

嗎?

  「妳聽誰說的?」她走向電燈的開關,正要點亮光明。

  「不要開燈……」她原本在空中的手遲疑了一會兒,但還

是按下了開關,頓時耀眼的光芒閃亮著,卻也十分的刺眼。

  「妳在哭?!」美莉大概被眼前的我給嚇住了,一向倔強

淘氣的我,竟會為了他的離去而掉淚,她一定料想不到的。

  「美莉…他要走了…他真的要走了……」我才說完,斗大

的淚珠又不聽話的滴了下來。

  「雅琪,妳先冷靜一點,別哭了……」美莉坐到我的身邊

,疼惜的摸著我的頭髮安慰著我。

  「妳聽誰說他要移民的?」她的口氣有些懷疑,像是不太

相信向雲會移民。

  「今天我打電話給他,是他自己親口告訴我的,不會錯的

   …」我斬釘截鐵的說。

  「那妳打算怎麼辦?」她見我不再哭泣,又低著頭來問。

  「我也不知道要怎麼辦才好……」

  「看妳要不要和他把話說個明白,讓她知道妳的心意?」

她給了我個建議,但是我卻沒有答應。

  「我不要……我不敢……」我不敢是我不要的主因,因為

我不知該如何開口,那太難以啟齒了,我做不到啊。

  「好吧,如果妳不敢說的話,那麼就讓他什麼也不知道的

   離開妳好了,妳自己在那邊哭得半死,傷心落淚也是沒

   用的,因為他什麼都不知道啊,就拍拍屁股和妳說再見

   囉。」她擺出那付事不關己的態度,有那麼一點落井下

石的意味在。

  「可是……」我猶豫著。

  「可是什麼?還有什麼好可是的?反正他就要移民了,和

   他把話給講清楚,如果他不接受,以後又碰不到他,那

   就妳走妳的陽關道他過他的獨木橋,沒什麼好丟臉的,

   或許妳和他說了,他就會為妳留下來也說不定呢,總而

   言之,對妳是有百利而一害的,妳為什麼不試一試呢?

  」

  美莉的話似乎也頗有道理,與其坐以待斃倒不如放手一博

來得實際一些。

  「那我該怎麼做?」聽了她的話,我燃起了一絲的希望,

我連忙緊緊握住她的手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