羞羞羞∼女生愛男生
By Danny (豪哥)
 「小…小力一點!」她連忙抽回了手不定的甩著,大概我

太激動,握得太大力了點。

  「真要命!妳這粗魯的女人…妳先別急,我去洗個澡,等

   我邊洗邊想,等洗好了我也就想出來了,再告訴妳。」

  「………」居然還要等她想辦法,真是的。

  「乖∼等姐姐一下喔∼」她拍了拍我的肩膀,示意我要有

點耐性,我苦笑的點了點頭。

  她像旋風般的離開了寢室,我躺在床上看著空蕩蕩的房間

,心頭不斷的在想著向雲,想著他這個傻子好端端的幹嘛移民

?留在台灣不也是很好嗎?真是豬頭!豬頭!超級大豬頭!我

越想越氣,索性拿起枕頭當他,連番猛打。

  「雅琪…妳在幹嘛?!」小芸一進門就看到我發飆的樣子

,滿臉的吃驚。

  「我…我…沒幹嘛啊…」我倏然放下了那個出氣包,假裝

沒事一樣的對她笑著。

  雖然她一臉的狐疑,但也沒多說什麼,她只是說回來拿一

下東西,便又出去了,我猜八成是去找志明了;經過剛才的一

輪發洩,心情不再像剛才那麼沮喪了,或許美莉說的對,把話

說個明白,我會比較坦然面對自己,那麼窩囊的鴕鳥行徑日後

我一定會後悔死了,講個明白吧,誰說女生愛男生就羞羞羞了

呢。

  果然美莉洗完澡後,就有了主意,一整個晚上她都在教我

如何應對,我的信心也建立了不少。

  「這樣都懂了嗎?」美莉教了我半天之後問我。

  「嗯…好像懂了…」我也沒有多大把握,但我還是這樣說

  「來來來∼我驗收一下。」美莉好像看穿我的心思,便嚷

著要現場測驗。

  「咳…咳…我來扮向雲哦。」

  「雅琪,我準備要離開台灣了,因為這堥S有值得我留戀

   的地方,那怕是一草一木,都留不住我的人,也留不住

   我的心……」她還真像回事的說著。

  「………」

  「喂∼換妳了耶,妳怎麼不說話啊?」她見我沒答腔,用

手推了推我問。

  「妳這樣子我沒辦法回話啦……太…太噁心了…」我伸了

伸舌頭,想她一定會氣得跳腳才對。

  「妳…真是狗咬呂洞賓,不知好人心,算了算了,妳自己

   自求多福吧,姐姐我懶得理妳了……」她邊罵邊搖著手

,一臉氣極壞敗的樣子。  「妳別生氣啦,我知道妳是為我好,可是這怎麼演練啊,

   反正明天船到橋頭自然直,看著辦便是了。」我怕她真

的生氣了,便上前向她解釋。

  「唉∼妳這小鬼,看妳平常好像很堅強的,真的遇上了,

   還不是哭得和一堆爛泥一樣,可是沒二下子又恢復過來

   了,真是受不了妳耶。」她嘆了口氣,還戳了戳我的頭

  「老大,妳好像也沒大我多少吧?居然叫我小鬼……」

  「妳哦……」她嫣然笑著。

  「對了,妳沒告訴我那天妳和那個傻瓜到底聊得怎麼樣了

   ?」她這一笑又讓我想起那個傻瓜。

  「沒什麼啊,很平常的隨便聊聊而已。」她避重就輕的說

  「說來聽看看嘛∼」我耍賴的拉著她,吵著要她說出經過

  「妳休想∼妳還是管好妳自個的事吧,還有那種閒功夫管

   到我?睡覺了啦!」她甩開了我的糾纏,用一付狡獪的

笑容看著我說。

  她說的好像也對…什麼時候了,我還有心情和她打打鬧鬧

的?都自顧不暇了,居然還有心思去關心她和傻瓜的事,我一

定是那一根筋不對了,因為一般人大概不會這樣吧……

  「喔……」我像洩了氣的汽球,無力的吭了一聲。

  她早已鑽進冷冷的被窩,還發出因被子太涼的打哆嗦聲,

我呆呆看著書桌前的小桌曆,明天…明天是最後一天了……

  「美莉,我……」我睡不著,想和她再聊一下。

  「少囉嗦!睡覺!」

  「…………」我想我還是打消念頭好一點。

  我只有乖乖的躺在床上睡覺,但我越是試圖想快一點睡著

,便更加睡不著,過了好久,我的雙眼仍像銅鈴般睜得大大的

,我實在是受不那種輾轉難眠的滋味,我還是下了床,披件外

套準備到外頭走一走。

  夜涼露重的黑夜環繞著我,我走在路上緊拉著領口,深怕

無情的風灌了進來,我來到不打烊的便利商店翻著免費的書報

,看了半天肚子也餓了,我買了二支黑輪,又買了科學麵,又

拿了一堆的調味醬包;這可是同學教我的,科學麵加免費醬包

就成了好吃的乾麵了,只是結帳時店員多看了我一眼,我也不

理他,他也拿我沒轍。

  黑輪吃了,麵也吃了,飽了溫了就比較好睡了,迷迷糊糊

中好像聽到小芸回來的聲音,但我正好睡呢,也沒理她,倒頭

沈睡去了。

  「起床囉∼小豬∼」

  「哇∼發生了什麼事?有地震嗎?」耳邊一聲巨響,嚇得

我差點魂不附體的彈了起來。

  「沒什麼事啊,只是天亮了。」小芸在另一邊笑著我說。

  「天亮了?我不是才剛睡著嗎?那麼快就天亮了?」我盤

腿坐在床上,一臉的惺忪。   「小姐∼都七點半了耶。」美莉把她婉上的手錶橫在我面

前,那時針和分針正是指著七點半沒錯。

  「還那麼早……」我搔了搔頭,又躺了下去,想多睡片刻

  「睡妳個頭啊!起來!別忘了今天要和向雲攤牌耶!」又

是一陣如雷貫耳的聲響,尤其是最後一句更是震得我頭皮發麻

  「攤牌……」我臉上的肌肉頓時僵住了,就看小芸躲在牆

角猛笑,不用說也知道,美莉這個大嘴巴一定全說了。

  「今天下午下課後我們再好好練習一下,一定要好好的打

   贏這場戰爭不可。」美莉情緒高昂的揮著手,像是在發

表抗戰宣言似的亢奮。

  「戰爭?有那麼嚴重嗎?妳的形容詞太奇怪了吧……」真

搞不懂她怎會搬出那麼強烈的字眼用在我和向雲的事上面。

  「嗟∼妳懂什麼?」她立即嗤之以鼻的回答,又緊接著說

  「兵法有云,一鼓作氣,再而竭,三而衰,當然要一鼓作

   氣啊!」她說的頭頭是道的樣子,可是洗耳恭聽的我和

小芸卻是一楞一楞的,這下美莉更加得意的擺了擺手。

  「兵法又說,人者,心之器也……」

  「老大等一等……這句好像不是兵法婸〞滬C?」我一聽

,這根本不是什麼兵學大師說的話嘛。

  「我記得是,不然妳說出自哪堙H……」

  「我…我忘記了…」我想了半天就是沒想出來。

  「那我說是就是了…」美莉得意的笑了。

  「忍者?是說日本那個忍者嗎?」小芸歪著頭不明究理的

冒出這一句,我們差點沒當場笑死。

  一個朝陽微風的早晨伴隨著302室傳來的爽朗笑聲,或

許這是個好兆頭吧,離今天結束前還有十六個小時,看來這十

六小時我會過得很慢很慢……

  其實地球一樣的在轉動,時間也還是一樣的在流逝,並沒

有因為我而特別加快或有所停歇,只是我總覺得時間是停滯的

,彷拂過了一世紀那麼漫長的感覺,卻才接近中午而已,我看

了身旁的大胖一眼,他依舊睡得那麼香甜,而我卻是窮極無聊

如坐針顫般的在熬時間,真是一樣的世界卻有二種的迴然不同

的情懷啊。

  終於下了課,我回到寢室,才一進門我便傻住了,那兩個

女人早一付枕戈待旦的模樣,我幾乎才踏進門一步,便讓她們

給抓了進去。

  「來來來∼妳怎麼那麼慢才到啊,快點來練習了,哎喲!

   包包先放下嘛,快點快點!」不知美莉在緊張個什麼勁

,硬是把我身上的東西一樣樣給剝了下來,連小芸也在一旁跟

著攪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