羞羞羞∼女生愛男生
By Danny (豪哥)
「喂∼妳們這在幹嘛啊?」有這兩人同時伺候著,我還真

有點受寵若驚呢。

  「幹嘛?!當然是幫妳做最後的衝刺啊,所謂臨陣磨槍不

   利也光嘛,小芸妳說對不對?」

  「對啊對啊!雅琪,時間不多了,我們幫妳練習一下,等

   一會兒妳就不會怯場了。」小芸這小妮子沒頭沒腦子的

說著,活像我要登台做處女秀似的。

  「妳們慢一點好不好!?」我整個人都快被她們給活活整

死了,急得我大喊。

  「總得先去吃飯吧!」好不容易掙脫開了,我望了她們一

眼,得先讓她們冷靜下來,我提出了去吃飯的理由。

  「早就買回來了……」美莉撇著嘴角輕笑著,指了指桌上

的麵包和牛奶。

  「不會吧?我們晚餐\就吃這些東西?」我真不敢相信我的

眼睛。

  「有什麼關係,吃一餐\又不會怎樣,快來練習了吧。」美

莉又伸手把我給拖了過去。

  「…………」我真不是哭笑不得。

  沒有法子,只好配合著她們的好意,來一場實務練習吧。

  「雅琪,妳這樣不對。」

  「啊?什麼地方不對?」我才一站定,她就說不對.我不

太明白美莉的意思。

  「女孩子姿態很重要的,站不能站得和木頭一樣直直的杵

   在哪,這樣吸引力不夠,要站得有美感,重心要偏一點

   點,這樣才會有些曲線,顯得丰姿卓越。」她一邊架著

我的肩一邊說道。

  「背打直,下巴縮回來一點。」

  「美莉…這樣…很難過耶…」這樣站法真是骨頭都快散了

,那還有什麼美感啊?

  「還有啊,眼神也很重要的,眼睛是靈魂之窗,所以妳的

   靈魂要透過雙眼表達出妳豐富的情感,懾住人心,像妳

   現在這眼神就很呆滯,根本就無法懾人魂魄,哪能吸引

   住向雲啊?」

  「…………」她說的和真的一樣,把我說得根本一無是處

  「另外呢,女人的嘴唇也是最為性感的部份之一,妳偶而

   要輕咬著嘴唇,最好再稍微皺一點眉頭,就會惹人無限

   愛憐了,不然也可以微開雙唇,也有一樣的效果,最忌

   諱嘴巴開開的像傻瓜一樣,那保証令人退避三舍。還有

   ……」我的天啊,她的嘴巴咭哩呱啦的講個沒完,我的

耳朵都快聽到長繭了,再加上她不斷的糾正我的姿式與臉部表

情,我覺得我的顏面神經都快抽筋了。

  「可…可不可以休息一下啊?我的姑奶奶……」我都快站

不住了。  「休息?!才剛開始咧,不行!」

  「妳得好好的習慣這樣的儀態,就保持這樣三分鐘吧!」

她說著看了看錶,開始計時著。

  「救…救我……」我投以求救的眼神看向小芸,那知她早

已被這陣仗給嚇住了,一個勁的搖頭,表示不敢出手相救。

  「還講話,再加兩分鐘!」

  「…………」我…我真的好想死了算了…

  「雅琪加油!雅琪加油!雅琪加油!再忍耐一下,痛苦一

   下就過去了,馬上就有美麗的人生在等著妳,撐下去哦

   !」小芸在一旁權充起啦啦隊來了,那個樣子,真的是

很白痴…。

  「時間到!」

  隨著警報的解除,我整個人無力的跌坐了下來,這真的只

有五分鐘嗎?我真懷疑;斗大的汗珠滲在額頭上,可見這是多

麼為難的事,別人我不知道,但起碼對我來說,就真是不太容

易了。

  「老大…我不要再練習了,如果再練下去我可能腰會斷掉

   了,我寧可不要去和向雲見面,我也不要再練了……」

我喘著氣說。

  「那…那就練到這好了,接下來就是化妝了。」她倒也從

善如流。

  「化妝?!妳的名堂怎麼那麼多啊?」我嚇得退了兩步,

躲在小芸的身後。

  「什麼話嘛?我是為妳好耶∼」

  「不行不行!我餓了,我要吃東西了!」我抵賴著,吵著

肚子餓。

  「好吧,先休息一下,吃點東西好了。」

  我一把搶過麵包便開始啃食著,小芸還倒了牛奶給我。

  「咳…咳…咳…」

  「妳喝慢一點嘛,又沒人和妳搶……」我被牛奶給嗆到,

小芸拍著我的背說。

  「我知道啦……」我吃完了麵包,往床上一跳躺了下來,

哇!床真是最舒服的地方了。

  「下來,我們繼續吧!」

  「不要了啦!我不想再練習什麼了,我就是我,我要做個

   原原本本的自己,那些名堂我用不著的……」我坐了起

來,看著美莉的臉說。

  「………」她一時間也答不出話來。

  「如果向雲喜歡我的話,我想她是喜歡那個最自然的雅琪

   ,而不是一個會擺出萬千風情,透過包裝後的雅琪,妳

   說對不對?」我瞇著眼笑著看她,伸手把頭髮給順到耳

後。

  「或許妳說的對,隨妳去吧……」她像是聽懂我的話了,

她眼神中有股稍閃即逝的落寂,我看在眼堣萺Y竟是一怔。 「真沒趣,那我要去洗澡。」小芸不料事情竟有如此大的

轉折,無趣的嚷著。

  「去去去∼難道還要我幫妳洗啊?」我揮著手趕她出門,

她走了房門還回過頭來扮了個鬼臉。

  「美莉……我有話問妳……」眼見小芸出去了,覺得有些

話我還是想問個清楚,所以又叫住了她。

  「什麼事?」她眨著大眼睛望向我來。

  「妳…妳喜歡向雲吧?……」我心堥銋磞亳L算好了,如

果美莉喜歡他的話,無論如何,今晚我都不會去見他的。

  「妳怎麼會問這個?」美莉怔住了好一會兒,然後又反問

我。

  「我想妳是喜歡向雲的…」由她的表情,我更明確的知道

她對向雲是有感覺的。

  「…………」她迴避我的眼睛,更是心照不宣。

  「我去洗澡了…」空氣中漫著僵硬的氣氛,我不想讓這氣

氛持續,所以我選擇暫時性的離開,或者我該消失好一陣子才

對……

  熱水順著身子向下滑落,我的心卻未因而溫暖起來,水也

沖不去我心頭的那一份掙扎,在友情與愛情的天秤堙A我該去

如何衡量彼此的重量?真的很難,我努力的想學會遺忘美莉的

病,偏偏我又不能做到,我只想讓她快樂,畢竟友情往往比愛

情來的可靠又不易變質……

  當我關掉了水龍頭的那一霎那,我清楚的下了決定……

  當我洗完澡出來,只見小芸拿著吹風機猛吹著自己的頭髮

,她一手撥弄著還溼濡的頭髮,把髮梢吹得翻飛。

  我拉開衣櫃想拿件外套出門,才發現先前向雲借我的外套

我都忘了要還他,我由櫃子的角落把它取了出來,緩緩的披在

身上。

  「小芸,我出去一下。」我回過頭對著忙碌不已的小芸說

著。

  或許是吹風機的聲音過於吵雜,所以她只見我說話卻聽不

到我在說些什麼。

  「啊?妳說什麼?」她關掉嘶吼了半天的吹風機問。

  「我說我出去一下。」我又重覆了一次。

  「可是都九點多了耶,妳上哪兒?不是和向雲約好十點見

   面嗎?」她有些好奇我在這個節骨眼上怎還要往外頭跑

  「妳告訴老大……請她代我去吧……」我話都沒說完便往

外走。

  「喂∼妳說什麼啊?我怎麼都聽不懂?喂∼喂∼」我沒理

會小芸在身後的追問,我快步的下樓,我心堨u有一個念頭,

就是快點離開這,雖然我不知該上哪?該做些什麼?但我只知

道我不能留下來……

  我把雙手緊緊的反叉在腋下,縮著脖子走在漆黑中,沒有

雲的夜空是那麼的淒涼,好似自己的心情,老天的安排吧,我

算不算被祂給愚弄了呢?我不知道,但我只知道祂對我並沒有

特別的眷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