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一個好男人
By Danny (豪哥)

  看著老公抱著女兒熟睡了的樣子,真是感到好笑,父女倆和二隻蝦
子似的縮在一起,我為他們把被子蓋上退出房門;牆上的結婚照映入眼
中,八年了,算了一算,和老公結婚已是第九個年頭了?!時間真快啊
!我不禁想起初識的景象……

  「曉君!」
  我聽著後方有人叫著我,回過身循著聲音的方向望去,只見娟對我
揮著手跑了過來,我停下腳步在等著她。
  看著娟喘呼呼的跑了過來。
  「怎麼啦!?什麼事那麼緊張啊?」我笑著問她。
  娟揮舞著手,大口的呼著氣。
  「是這樣啦,我以前補習班的同學來找我,說要我介紹個女朋友給
   他,所以我就來找妳了。」
  「找我?那關我什麼事?」我看著娟一付沒安好心的樣子,接著她
的話問,不過答案我心埵傢苳F。
  「和妳沒關的話來找妳幹嘛?當然是姐姐我幫妳物色個不錯的男生
   嘛,反正妳又沒男朋友,看看也行啊,覺得不好就不要嘛,又不
   會少塊肉。」娟一付像是為我好似的,說得理直氣壯,就像篤定
我一定會答應一樣。
  「那麼好的男生,妳怎不自己留著?還要介紹給我啊?」我故意說
著,雖然我沒什麼興趣,但也不能平白受娟的欺侮,決定要好好的捉弄
她一下。
  「那不行啦!我和他們太熟了,和哥兒們一樣,只能做朋友,不能
   做情人。」
  「哦,這樣喔∼」
  「少囉嗦了,明天晚上他們會過來我們這吃飯,明晚一起去,來來
   來,我先給妳簡單介紹一下那個男生的背景……」娟倒是真的當
回事來處理了,我倒有些猶豫起來。
  「娟,我可不可以不去啊?」我囁嚅輕聲問著。
  「為什麼?」娟瞪大了眼睛看著我。
  「我想留在宿舍看書,再過一個禮拜就要期中考了……」我想了個
可以不去藉口,心想能推倒就推掉。
  「呵∼妳的成績已經夠好了,全班前三名了咧,難不成要當全系第
   一名啊!?才一晚而已,又不是多少時間,理由不成立,就這樣
   說定了!」娟揚了揚嘴角,露出勝利的微笑。
  「……好…好吧…」我又鬥輸了,只好認了。
  娟很活潑外向,個性和男孩子一樣,所以她的哥兒們可真不少,在
系堛漱H緣很好,有時真的很羡慕她呢,我和娟是高中時的同班同學,
三年同學,我到了哥的公司做了一年的事,決定再繼續唸書,沒想到和
娟又考上同一學校,而且又是同班同學,而娟卻是補習了一年,所以她
對我臨時投入聯考,還能考上,總有點自我嘲諷,說自己花了一筆錢,
補了一年的習才能考上,真是太慚愧了。
  我呢!一向文文靜靜的,不是很多話的人,喜歡睡覺,高中時也有
人追,但怎麼散的,我也不太清楚,對愛情有期盼嗎?我想每個女孩都
有吧,只是愛情何時會來,又是怎麼樣個來法,令人有點害怕吧,平凡
的我,和所有平凡的人一樣,不會主動追求愛情的,也或許,把書唸好
是我目前唯一對自我的要求,其他的都隨緣……
  「今天的操作,各位要好好做,可以把自己的作品給帶回去,不過
可不要故意做太多哦,助教會隨時在你們身邊查看的……」
  助教一邊說,一邊教我們如何操作設備,今天的實習課,不是那種
在實驗室內做滴定,或是合成高分子的原料,而是可以真正的做出產品
,對我們來說很新奇,把高分子原料倒入模具中,經過設備加壓加熱,
便可以完成一個盤子,這盤子就是產品.可耐高溫,而不會放出有毒物
質,這可是高分子化學對人們的供獻之一。
  我發現男生一開始都很有興趣,可是做了二個便一溜煙的在外面聊
天去了,整個實習廠只剩下女生而已,真是有點可惡。
  「等會下課後,我們先洗個澡再去。」娟到我身邊,用手附在我耳
朵邊說著。
  「去哪?」我一時沒意會過來,歪著頭問。
  「笨,昨天不是才和妳說過嗎?」娟插著腰嘟著嘴說。
  我恍然大悟,真的忘記了,我連忙點了點頭表示知道。
  站在鏡子前,我看了看自己,不算亮眼的我,怎會去參加這樣無聊
的聚會?自己也不知道。我才換上了簡單的T恤和輕便的牛仔褲,娟已
悄然掩身而至。
  「哇∼妳怎麼不穿妳好看一點的衣服啊?阿蘭,秀秀,妳們有沒有
   洋裝啊,借一套給曉君穿。」娟竟要為我張鑼服裝。
  「妳幹嘛啊,我穿這樣就好了啦,比較自然,不然我就不去了。」
這招真管用,室友們都看向娟,娟怔了一下便改口說:「好啦!又不是
服裝表演,這樣就可以了,那走吧!」
  這傢伙還真會找台階下,秀秀她們笑了出聲,只有娟自個當沒事一
樣。
  華燈初上的校園是很美的,彤般雲彩映著晚風,令人感到清新與一
股淡雅的心情油然而生,不過想到今晚的鴻門宴,心情總有些忐忑不安
,總覺得怪怪的,難道會有什麼事發生?我努力的平靜自己的心情,讓
思緒安靜下來,希望和娟說的一樣,只是吃個飯而己,我的角色,只是
個單純的陪客罷了。
  「到了!到了!」娟莫名興奮的嚷著,把我從思緒中拉回現實。
  我眼前看到了三個男孩子,沒想到這些人都都是娟的補習班同學,
看來娟的交遊真廣,其中一人我看過,是學校同系的同學,只是沒想到
他也會來,我看了一眼另外二個人,依照娟的形容,我大概知道是那一
個了…
  「阿娟啊!好久不見了!」幾個男生開始七嘴八舌的寒暄起來,娟
好似忽略我的存在,盡顧著自己說話,卻忘了身邊的我。
  他在看我……
  我有些緊張,但也還是靦腆的報以微笑。他點了點頭用友善的眼神
來回應。
  服務生端上一盤一盤的菜餚,新鮮的活魚三吃,偏偏我不是很愛吃
海鮮類的東西,我拿著筷子,還真不知該如何下手……
  「曉君,妳怎不吃咧,還要我挾啊?」娟一邊說一邊動起手來為我
挾了一大塊的魚排,真虧三年的同窗,我不愛吃魚竟都忘了,真是氣死
我了。
  「………」我只能默默的看著娟,又不好意思發作。
  「咦,妳話很少咧!」那個同系的同學開口了。
  「阿東,我們家曉君本來就話少啊!」
  「對啊!和妳比真是『差太多』了。」阿東揶揄著說。
  「喔∼你這話是在暗喻我話多人吵啊?」娟用食指比了比阿東,頗
有潑婦罵街之勢。我們另外四個人笑成了一團。
  「阿娟,介紹一下妳的同學嘛∼」他開口說話了。
  他說話的方式很特別,說不上來為什麼,可是總有股吸引人聽他說
話的力量,他很健談,也很風趣,十足的孩子氣。
  「好啊,黃曉君,未婚,B型,雙子座,個性適中,無不良嗜好,
   還有…話不多。」娟煞有其事的介紹著。
  「妳好,我是王俊東,我是技術組乙班的。」
  「我叫陳政賢,妳好。」
  「我叫葉佳豪,幸會了。」
「你們好。」我簡單的應了聲。
  「妳是不是不愛吃魚啊?」佳豪突來的一句,讓我吃了一驚。
  「………」
  「啊!?對哦!曉君不愛吃魚咧……」娟恍然大悟輕拍桌子說道,
但又接著問佳豪一句:「你怎麼知道啊?」
  佳豪搖了搖頭輕笑,啜了口手上的果汁,緩緩開口。
  「從菜端了上來,她沒自己挾過菜,而阿娟挾的,她也只吃了一點
   點,可見她不愛吃魚了。」
  「唷∼觀察入微哦!」阿東又是酸酸的味道了。
  當阿娟有這疑問時,我也同樣的納悶,但聽他說完,再低頭看看自
己的碗,不正是明明白白的証據嗎?我想他的頭腦也該是很不錯的人。
  「我怕魚刺……」我抬起頭,發現有八隻眼都看著我,我不好意思
的說著原因。
  「那我再叫二個菜好了。」
  佳豪說完也沒問我的意見,便自顧起身去點菜了,不用說,我今晚
還是吃飽了,沒餓著,算不算愉快的晚餐,只有天知道了。不過倒是聽
了不少他們和娟在補習班的生活笑話,令我津津有味。
  「曉君,妳覺得佳豪人怎麼樣?」回宿舍的路上,娟開口問我。
  「還好啦……」
  「那是什麼意思?」娟又追問。
  「什麼是什麼意思?」我反問。
  「就是說,覺得可以交往看看嗎?」娟倒是說得很坦白。
  「………」我側著頭微笑看著娟不語。
  「我懂了,我懂了,不必說了。」她竟也對我笑了笑,像和我打謎
語似的。
  之後的幾天,我沒再見過佳豪,倒是偶而會和阿東在校外自助餐廳
遇到,都也只是點個頭打招呼而己;事情彷彿到此也告一段落,而我也
依然忙著看書,準備期中考。
  期中考完的某一天,我記得是清明假期前的一天吧,我在實驗室做
實驗,天空還飄著毛毛細雨,我正用量杯倒著五毫升的酮,忽然…….
  「曉君,有人外找。」
  「咦?會是誰?……」我聲音低的像夢囈,大概只有我自己聽得見
吧!
  同學比了比實驗室外的走廊,我順著方向走了出去。
  「是你……有什麼事嗎?」我有點意外。
  佳豪站在我的眼前,髮捎上還沾著雨珠,只是娃娃臉上仍是掛著一
抹微笑。
  「沒有什麼事,來看看阿東,順道就過來看看妳。」佳豪把手插在
口袋堙A輕輕的說著。
  「我昨天也才考完試,下午沒課,就過來看看。」他見我沒什麼反
應,便又接著說。
  「妳在做實驗,那我不打擾妳了……」
  「哦……」我不知要說什麼才好,只有應了聲沒什麼意義的回答。
  「妳…妳晚上有空嗎?……」他有點語結的問。
  「………」
  「………」
  二個人都沒開口說話,大約十秒鍾吧,我笑了。
  他也笑了。
  「我六點半來接妳。」
  我點了點頭,他又笑得更加燦爛,他向我揮了揮手,我點了頭轉身
要回實驗室,才發現早已有一堆同學探頭向我張望,煞時,我覺得我的
臉好像是讓實驗室的酒精燈給灼傷似的發燙而趨於沸點。
  「那是誰啊?那個學校的?」同組的人已開始紛紛表達關心。
  我推說只是個朋友,但看得出來他們對我的推委之詞完全不信任。
整個習實課就在一種莫名明妙的心情下度過了。
  六點二十五分,我才走下了宿舍,佳豪已經在樓下等了。
  他頷首向我打了個招呼。
  「我們去看電影好嗎?」
  「好啊。」我淡淡的回答。
  「妳話真的不多咧。」佳豪看著我說。
  「會嗎?……」我略提高語調問。
  他看著我笑了笑。又接著說:「怎不會,一句話都不超過十個字,
  那我該說什麼咧?嗯,我該問妳,今天天氣不錯哦,或是這條馬
  路很直哦,再不然就問這路邊的野草長很綠哦,這一類的話打開
  話題。」
  我笑了出來,他說的時候還一付正經八百故做思考的樣子,一下
子眉頭深鎖,一下子故作可愛,表情還真豐富。
  「只是笑?不說話嗎?」他聳了聳肩看看我。
  「喔!那你認為我該說些什麼?」我笑著反問。
  這下他答不上話來了。
  電影散場了,我們跑去夜市吃點東西,和他聊天才知道,原來他和
阿東是高職時的同班同學,怪不得那天阿東也會一塊來,他又說了一些
高職時和阿東的趣事,他口才很好.一直講個不停,而我真的只能傾聽
,和阿娟描述的一樣……。
  愛說話,要開玩笑,很風趣的一個人,但有一樣阿娟倒沒說到,我
發現他是個心腸很軟的男孩,因為他剛才開電影時竟然掉下眼淚,這點
讓我有一點意外。
  聊了一會,他送我回宿舍,也己經是快晚上十點鍾的事了。
  「謝謝你今晚的招待。」我向他禮貌性的致謝。
  「沒什麼啦。那我走了,拜拜。」
  「拜拜。」我們道了再見,我便上樓去了。
  我在猜想,阿娟八成早就在我房媯扔菃琱F,她可不會錯過嚴刑拷
問的機會,上次秀秀就遭過她的毒手,秀秀最後只得全盤托出,不過秀
秀和她男友相處很不錯,感情也很穩定,算是我們寢室中,發展最好的
一對了,也令人欽羡的一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