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一個好男人
By Danny (豪哥)

  果不其然,我一進門就看到阿娟躺在我的床上看著雜誌,一見到我
馬上坐起了身,手上的雜誌便一股腦的丟下,用一對很怪異的眼神盯著
我瞧。
  「嘿嘿,玩的愉快嗎?」她的眼神有著藏不住的曖昧意味。
  「還好啦。」我輕描淡寫的應了句,隨手拿了衣服和盥洗用品準備
去洗澡。
  「還好?那是什麼意思啊?他今天帶妳去哪了啊?」
  「只是看場電影,和他聊了一下而已。」我依舊保持一樣的態度。
  阿娟對我的態度似乎不是很滿意,她咬著手指歪著頭邪眼看我,若
有所思的樣子,令人發噱。
  「那…他有沒有約妳下次去哪?」
  「沒有啊!」
  「沒什麼事啦,就和普通同學一樣的聊天而已,妳別再胡思亂想了
   好嗎?」我知道不及時阻止她,那我今天可能不用睡了。
  「……」
  我拿起東西便去洗澡了,我走出門口前,倫瞄了她一眼,那一臉疑
狐的樣子,我沒差點笑了出來:阿娟很喜歡湊合別人,標準的古道熱腸
型,可就沒見她為自己的感情煩惱過,真不知何時她也會為自己盤算盤
算。
  接下來的日子,我並沒有特別去期待什麼,日子倒也過得很平常,
偶而我會在學校附近碰到阿東和佳豪,有時阿娟來找我一塊吃晚餐時,
阿東和佳豪也在場,偶爾佳豪也會約我去外頭逛逛,看看電影什麼的,
但也沒有什麼所謂的進一步發展。這樣的日子也有三個多月了,室友看
不懂我們似有若無的感覺,其實我自己也不太肯定這樣算不算得上是一
段感情。
  很多人會為了感情的事困擾著,而我從來不會,印象中我沒為了感
情有什麼牽拌,我始終相信,該是你的就是你的,感情的事老天早已註
定的好好了,強求不能改變什麼,換來一身的傷痛太不值得,或許是這
樣的心態,感覺似乎太消極,但我真的寧可相信愛情是要靠緣份的。
  「曉君,我問妳。」下課時,阿娟在我身邊坐了下來。
  「什麼事啊?」
  她看了看左右,一付神秘兮兮的樣子,輕聲的問我。
  「佳豪有沒有牽過妳的手?或是有……」
  「……沒有啦…妳別亂說……」我有些不好意思的說。
  「啊?!那A按咧∼??」阿娟似乎不太相信。
  「………」我真不知該說些什麼才好。
  阿娟問完了話.就沒再多說什麼,或許她也不太好意思再追問下去
,所以我也不懂她問這個要幹嘛。
  照例升上二年級後便要搬離學校的宿舍,所以這幾天都在學校附近
找房子,最後,我們找到一間透天的房子,總共六個人住,其中有二個
是別班的女生住一樓,我和阿娟,美惠,玉伶住二樓,下個禮拜就可以
搬進去了。
  下課回到宿舍,我略為開始把一些不太用到的東西整理一下,我聽
到樓下有人在叫我的名字,我探出頭往下看去,是佳豪,他正對我揮揮
手,我也揮了揮手,便下樓去了。
  「曉君,後天晚上有空嗎?」
  「要幹嘛啊?」我好奇的問,心想,又是要帶我去看電影不成。
  「我們系上要辦舞會,我想請妳當我的舞伴,可以嗎?」他看著我
慢慢的說著。
  「啊!我不會跳咧。」我可嚇了一跳,我真的沒這天份。
  「沒關係啦!我也不太會。」他安慰著我說。
  「我可能會害你坐冷板凳喔∼」我笑著說。
  「喔∼那沒差,妳可能不知道我有個外號叫『板凳王』吧?」他笑
著說。
  「好吧!你都不怕了,我就捨命陪君子了。」
  「一言為定,後天來接妳。」佳豪淘氣的伸出手做了個打勾勾的手
勢。我也伸出手配合他。
  雖說答應了佳豪的邀約,其實內心還是有點兒恐懼,基本上我是個
舞痴,沒什節奏感,也沒什麼韻律感,每次參加這類的活動都只能當工
作人員或觀眾,要我下去跳舞,那可是難上加難了。
  我後來才知道,佳豪也有邀請阿娟、阿東一同參加,雖然不意外,
但心理的壓力更大,因為丟臉給外人看也就算了,連自己人都看的到,
那豈不慘透了。
  但那一夜還是來臨了……
  「阿豪,你朋友啊?介紹一下吧!」才一走進會場,他的同學便這
樣問著,我忐忑不安的心更是緊張的跳個不停。
  「她啊!叫她自己講好了。」佳豪故意邪眼看了我一下。  
  真是太差勁了,竟然這樣整我!真是遇人不淑。
  「她叫黃曉君,其他的對不起,無可奉告。」他老大還故意有模有
樣的學著政治人物,夠寶的了。
  「哦∼那請黃小姐別客氣,茶點都在後面,請慢用。」
  「哈∼當然啦∼我就是帶她來撈本的嘛,不然我每學期交的科費豈
   不要白白浪費了?」
  佳豪傾著身對我說:「妳坐一下,我去幫妳拿點好東西過來。」
  我只能點點頭。
  不一會兒,他端了二杯雞尾酒過來,我接了過來啜了一口,我開始
環顧著舞會的現場,隆隆的聲響顯得刺耳,舞池中早已擠滿了男男女女
而我只能當觀眾;不一會兒,佳豪又端了盤水果過來,他坐了下來。
  「來,吃片蘋果,可以養顏美容青春註。」他把手上的叉子遞給了
我。
  快節奏的舞曲已告一段落,輕柔的音樂聲悠揚響起。
  我在猜想他是不是會邀我跳一首呢?但事實上,我等了一首、二首
、三首,一直到舞會結束,他竟然都沒邀我跳舞,真不知他找我來這是
什麼目的?
  「結束了哦,我們走吧!」他起身對我說著。
  「哦……」我整了一下手邊的東西,悄悄的跟在他的後方,慢慢的
走著。
  「妳會冷嗎?」原本走在前面的他突然停下腳步,我差點撞了上去
,我嚇了一跳。
  「……還好。」我勉強的擠出二個字,想掩飾方才的宭態。
  「披上吧,這堭艉W比較冷,別著涼了。」他說著己經把外套給披
在我的身上了,當我稍微整理了一下後,我嚇然發現我的手不知何時已
被他給握住了。
  哇,那種感覺真是奇怪,我在想要不要扎脫呢?不然手不知給握到
什麼時候他才會放,我輕輕的用了點力想脫開,沒想到他卻更加用力的
握緊我的手,似乎不讓我擺脫掉,我偷瞄了他一眼,他卻不動聲色。就
這樣,我也不知該怎樣才好,就讓他一直握著了,我們就這樣默默的走
了好長的一段路。
  「妳有感覺到溫暖了嗎?」
  「有……」我囁嚅的輕聲回應。
  「有沒有興趣去看看夜景,在我們學校這可看美麗的夜景哦!」
  「好哇。」
  「呵∼怎麼突然那麼高興啊?嚇我一跳。」他對我的反應有點訝異
與不解。
  「喔∼我最喜歡看夜景了,看星星、數星星可是我的最愛咧。」
  「那好哇!我來陪妳看星星。」
  「可是…可以有個小小要求嗎?…」我用拜託的眼神看著他。
  「什麼事啊?」
  「我可以去買點吃的東西嗎?肚子好餓哦∼」我伸了伸舌頭。
  「妳餓了啊?」他像是把我看成食量驚人的女飯桶了。
  「我沒吃晚飯嘛∼」我委曲的看著他。
  「好∼好∼好∼沒問題,我們這就先去買。」
  「等等,還有一件事也要麻煩你…」
  「啥事啊??」
  「你可以先放開手嗎?你握得太緊了啦,手心都出汗了…」他裝了
個差點跌跤的姿勢逗我,我們又一起笑了出聲。從這時起,我們那種似
有若無的狀態逐漸釋去,那一夜,我的初吻也被眼前的這個男孩給奪走
了,是的,就是他,葉佳豪。
  再過來的日子,他差不多會天天都來找我,我會等他一起吃晚飯。
  「佳豪,我告訴妳哦,過二天我和阿娟要搬出來了,你來幫我搬家
   好不好?」我放下了筷子。
  「好啊?沒問題!」他根本連頭都沒抬一下,只顧著吃飯。
  「喂,你有沒有認真在聽啊?」我用手敲了下他的頭。
  「哇∼痛咧,妳幹嘛啦?我都說好了嘛,還打我做啥?」他痛的哇
哇大叫起來。
  「哼!誰叫你不專心聽我講話。」我噘著小嘴抗議。
  「小姐,吃飯皇帝大咧!」他不平的說,還用手搓著挨打的地方,
一付受盡委屈的模樣。
  「哼∼」我沒理會他,繼續吃我的飯了。
  「以前被妳文靜的外表給騙了……」他低聲自顧自的嘟喃著。
  「你活該∼」我又敲了一下他的頭。
  「好了啦,別再敲了,再敲我要變笨了啦!」
  「那你別忘了來幫我搬家哦。」我再次叮嚀著。
  「嗯,放心啦。」他仍舊大口的吃飯,我挾了塊肉給他,他衝我笑
了一下,又努力加餐飯,真懷疑他怎麼不會變胖啊?就算現在不會,八
成以後中年時一定會很胖。
  不過他吃飯的樣子很好笑,怕吃不到似的,很認真的吃飯,有時我
沒吃完的,他也會搶去吃,真不知是勤儉還是小氣。
  週日的早上,我一早起來,便盤算著等會兒怎麼搬會比較快。
  「曉君,佳豪會來幫妳的忙吧。」阿娟已站在寢室的門口。
  「他待會兒會來,我們約好了。」
  「那妳呢?有人來幫忙嗎?」我看阿娟一身的運動服裝扮,心想她
不會一個人要搬吧。
  「她那有這麼歹命,真正歹命的人是我咧。」陳政賢也突然出現在
門口,我明白了,歹命的人出現了。
  「少來了,我還不是要請你吃飯,又不是做白工。對了,佳豪咧?
   你不是和他一起住,他人咧?」
  「他說要吃買個早點再過來,誰像妳這樣沒人性,叫我那麼早來,
   又不供早餐,我沒吃飽那有力氣幫妳搬家啊?」政賢的抱怨看來
是有點效果了。
  「我的東西比較多嘛,好啦!好啦!我們先去吃東西,等會你可要
   好好給我搬,別把東西給摔壞了。」
  二個人你一來我一往的,看得我都傻了。
  我梳洗完順便把頭髮挽了起來紮個馬尾,這樣比較俐落些,我開始
動手整理東西,正當我揮汗如雨時,背脊傳來一陣的不安,我回頭一看
,佳豪正倚在門旁看著我。
  「你在看什麼?」我對他老神在在的不發出聲響頗覺好奇。
  「妳綁馬尾很好看咧。」佳豪嗤嗤的笑著說。
  「少貧嘴,怎麼?你吃了糖啦?一早就開始甜言蜜語的。」我嘴上
雖然這麼說,但心堳o是十分歡喜,哪有人不愛別人讚美的?尤其是女
人。
  「沒吃糖啊,只是吃了早點。」
  「好了,好了,別抬槓了,快來幫我搬東西了。」我阻止這壞東西
繼續說有的沒的,還是正事要緊。
  「咦?!這包是什麼?好像是……」
  啊!要死了,他哪一包不拿,偏偏讓他拿到我的貼身衣物,真是氣
死我了,不用說,我當然馬上搶了回來,同時賞他一個很結實的…
  「痛咧∼」他摀著頭說。
  「還知道痛啊?誰叫你亂翻東西。」我比了比我的右手作勢。
  「妳自己沒放好的,還要怪我,是妳說都要搬的啊,我當然就拿了
   嘛,怎能怪我。」
  「……我…我不管…反正就是你不對…」雖然他說的好像也對,但
我怎麼可以認錯,這樣太丟臉,現在不好好調教一下,以後還得了,所
以我絕不能認錯。
  「……敗給妳了…」
  我伸了伸舌扮了個鬼臉,我知道他不會計較這些的,不過我還是要
安撫一下他才行,不然他一定認為我很恰北北。
  「好啦,我們快點搬,中午我帶你去吃牛排,雙份肉的喲。」
  「真的啊?」他眼睛為之一亮看著我,我點了點頭表示肯定。
  「那還等什麼,快點搬囉!」
  他動作開始加快的賣力工作,真受不了,一客牛排也能讓他高興成
那個樣子?好像金牛座的男人都有點貪嘴,不不不,不能這樣說,是根
本就很貪吃才對。
  來來回回的好多趟,近中午才把東西都搬了過去,但都還沒空整理
,他已癱在我房內直喊累,這時阿娟探碩進來。
  「有人暈倒了哦?」
  「對啊,真是太沒用了,才搬那麼一點東西就唉唉叫的。」我好氣
又好笑的說。
  「一點?妳那東西只有一點?真服了妳們女人了。」他起身拍了拍
額頭又躺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