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一個好男人
By Danny (豪哥)

  「阿娟,可以吃飯了嗎?」隔壁傳來政贀的聲音。
  「呵∼他也好不到那去。」阿娟悄悄對我說。
  「吃飯!吃飯!吃飯最好。」佳豪像蝦子般的由地上彈了起來,嚇
我們一跳。
我嘆了口氣。
  「唉∼真是個飯桶,看你以後當兵怎麼辦?」
  「這和當兵有什麼關係啊?」他不解的看著我。
  「打仗沒飯吃第一個餓死的就是你這飯桶啦!」我這麼一說,他呆
呆的看著我,阿娟則是捧腹大笑。
  「好了啦,別鬥嘴了,去吃飯吧。」
  四個人騎車到了牛排館,我點了餐回來,便看到阿娟不知在和佳豪
說什麼,看他一付眉飛色舞的樣子,不知又怎麼了。
  「在背後說我壞話啊?」我試探性的問著佳豪,他搖了搖手。
  「沒有啦,我是說妳自從認識佳豪以後變了很多。」阿娟倒是為佳
豪辯解著,怕我會對他怎樣似的。
  「有嗎?我有什麼變化嗎?我怎麼不覺得?……」
  「有哇!妳變得比較活潑啦,不會像以前那麼內向了,所以我說這
   是佳豪的功勞。」阿娟倒是對佳豪感到敬佩般的讚美,我看了他
一眼,他一付居功自恃的眼神看向我來,真是十足的呆子模樣。
  「那又怎麼樣?」我故意冷淡的說,相看看佳豪會有什麼反應。
  沒想到他卻說:「也一定比以前凶喔。」
  真是狗嘴吐不出象牙來……。
  服務生端來了香噴噴的牛排,我和阿娟才吃沒二口,佳豪和政賢早
已將那雙份肉的牛排吃的精光,我和阿娟可真是目瞪神呆。
  「你們還要嗎?」
  「……」他們只用力的點了點頭。
  「你們好豬哦!」我和阿娟一面取笑他們,又分了些牛排給他們,
其實男生大多比較會吃吧,我托著下巴看著佳豪,心中有股衝動,想自
己煮一餐給他吃,但前提是,他不淮嫌我煮得難吃才行。或許有那麼一
天也說不定。
  吃飽了喝足了,佳豪就想睡覺了,我讓他先小睡一會兒,我則開始
整理東西,小小的房間,雖然不大,但也稱得上雅緻,我一邊將東西歸
至定位,一邊盤算著還差些什麼東西要再買,我看佳豪睡得和大豬公似
的,也不忍吵他,便自己東摸摸西摸摸的。
  大概我身手不夠輕盈,還是弄得聲響把他給吵醒,他揉揉惺忪的睡
眼,沒睡飽的表情令人發噱。
  「睡飽了啊?」我故意這樣問他。
  「拜託,才一下下而已,現在反而更想睡了。」他伸了個懶腰說。
  「咦!?都弄差不多了嘛!」
  「是啊,不過還差一些東西就完全搞定了,你帶我去買東西吧!」
  說到出門買東西,他眼睛馬上亮了起來,馬上精神百倍的模樣。
  「那還等什麼?走啊。」
  我搖頭笑著,這傢伙怎有時毛毛燥燥的。
  走在街上閒逛,一身挽著他的手臂,一手拿著冰淇淋,真是愜意的
事,他身上有股淡淡煙草味道,我個人是很討厭別人抽煙的,偏偏交了
個會抽煙的男朋友,好像也沒轍……
  二個人大搖大擺的在街上走著,每家店都去逛,每家店也都讓佳豪
嫌了半死,真是個會挑剔的男人,而且還會殺價讓我檢些便宜。這樣的
男生算是少見的吧。
  「曉君,還缺什麼嗎?」佳豪側著頭問我,眼睛卻瞟向一個迎面而
來的女孩,不免惹得我有些醋意。
  「喂,先生,妳在看哪堸琚H」
  「沒…沒有啊,看看招牌而已嘛。」看他心虛的樣子,連講話都有
些結巴起來。
  「少來這套了,看別的女生對不對?哼∼」
  「妳別這樣嘛,不小心看了一眼而已,別生氣啦!生氣不好咧,會
   老得很快喔,不騙妳。」
  「下次看別的女生時要通知我一下,讓我也欣賞一下好了。」
  「啊∼?」
  「對啊,我又不是不淮你看,只是我要和你一起看才行。一起看我
   就可以接受,你一個人看我覺得有背叛的味道在,所以我也要看
   看才行。」我這樣的解說佳豪似乎有點不可置信。
  「…好吧.我明白了。」
  「曉君,走得腳好酸哦。」他開始邊抱怨邊搓著腿喊累。不過走了
二個多小時,腳還真有的酸了。
  「這樣吧,我們買點東西,然後去中央大學看夜間如何?」
  「好啊,不過要多買二罐啤酒才行。」
  「你要喝酒?」
  「對啊,妳一罐我一罐剛好啊!」他笑瞇瞇的說著。
而我在想的是,不知這傢伙會不會酒後亂性。
  中央大學的綠地蠻大的,躺下來看天上的星河,加上微風輕吹,聞
得到一股淡雅青草香味。夜航的飛機劃過天空,似一顆紅色流星漸漸遠
去。
  「曉君,我有一個心願……」
  「……」我側過身看著他。
  「以後我要和妳搭那班飛機去國外玩。」他用手指了指天空的那顆
紅色流星。
  「嗯……」我輕輕應了一聲,人已靠在他的肩上。
  我們沒有再說什麼,只是想靜靜的看看星星,看看月亮,和聽聽彼
此心底的聲音,但它不是用嘴巴說的,而是要用心去感受和傾聽,那一
夜我很明白的聽到他的聲音了…….
  也就從那一夜之後,佳豪便會住在我這兒了,日子一久,住附近的
班上男生也傳出一些耳語,說佳豪只是玩玩我罷了,根本不可能維持多
久就會甩了我的,對這樣的話,我不想去爭辯什麼,也不會要他給我什
麼承諾。
  我明白,現在我們都還年輕,未來是個未知的世界,會變得什麼樣
子?誰會曉得,愛了就要認了,不能怨些什麼的。
  多多少少聽到這些閒話,心情還是受到影響的,我一如平常在房
等佳豪來找我吃晚飯,但卻一個人呆呆的坐在床上,也沒開燈。直到房
門被打開,我才回過神來。
  「怎麼連燈都不開?電費省不了幾個錢的。」他笑著說。
  「……」
  「怎麼啦?生病了嗎?」他放下手上的東西,過來摸摸我的額頭。
我一把把他的手給撥開。
  「受什麼委屈了?」他話語變得輕柔許多。
  我低著頭不語,淚水不聽使喚的流了下來。
  他一把摟住了我,把我的頭埋在他的胸膛,輕撫著我的頭髮。
  「有什麼話不能對我說嗎?放在妳的心媟|好過嗎?」
  「……」我的眼淚泛流的更快。
  「別人在說我們的閒話…」我含含糊糊的說了出來。
  「閒話?什麼閒話?」他放開了手,握著我的肩膀看著我問。
  「說…說我們二個同居…」
  本以為他會生氣的,沒想到他竟是露出一絲微笑看著我。
  「他們也沒亂說啊。」他反倒是嬉皮笑臉的對我眨了眨眼使壞。
像是我自己一個人在鑽牛角尖似的。
  「可是…這樣不是很過份嗎?這樣子說我,我是女孩子咧,怎麼
   可以這樣子講...」我開始有些激動的說著。
  「曉君,放輕鬆點…」他邊說邊抽了張面紙我擦淚。
  「可是…可是…他們說你是個花花公子,只是玩玩而己。」
  我話才說完,他臉色也變了,我沒見他生氣過,他的脾氣一向很好
的,所以這樣反而讓我嚇住了。
  「妳認為妳同學說的是真的嗎?」他語帶疾色的看著我。
  「……」
  「妳不相信我對不對?」他有點暗然。
  「我不知道……」不知怎麼的,我竟擠出這樣的一句話,我自己都
不可置信。當然,我說完之後就很後悔。
  那一夜,我身邊少了一個人,而我的心情也是一直被攪動著,輾轉
難以入眠,其實我知道是我理虧,我不該這樣子為他冠上莫須有的罪名
的。
  第二天我到佳豪的學校找他,當他看到我時顯得有些訝驚。
  「怎麼?有那麼意外嗎?」我挑了挑眉笑著問。
  「或許有那麼一點吧……」
  「對不起……昨天是我不好,我向你道歉…」
  佳豪怔在那只是呆呆的看著我,沒有半點反應。我看不出來他是生
氣?還是根本不想理我了,我心急了起來。
  「你怎麼不說話?……你知不知道,光這一句『對不起』,我練習
了多少次?我從昨天一直練到剛才,我才有勇氣向你說的…我這
   拉下臉來,你卻不說話,你到底什麼意思嘛?!...」我氣得用拳
頭打他。
  「妳瘋了啊?!會痛咧。」他一把抓住了我的拳頭。
  「我感冒了,喉嚨痛的要命,妳還要打我?」
  「感冒了?」我楞了一下。
  「對啊,昨天晚上我就去看醫生,結果看完人昏昏的,就直接回我
   那去睡了啊。我告訴妳,昨天我還打了二針……」他一邊說一邊
還比動作。
  「那…那你昨天沒過來就是因為去看醫生的關係?」我為了確認一
下,差怯怯的低著頭問。
  他像丈二金剛摸著腦,一頭霧水看著我,眨著大眼。
「妳昨天愛哭死了,我就讓妳哭一下好了,就自己去看醫生啊。」
  「你…你太過份了…」我覺得自己和個呆子一樣的傷心了一整夜,
而他卻只是因為去看醫生,整夜不歸?還一覺到天明,真是不得由我怒
火中燒啊!
  「我又怎麼過份了?」佳豪擺出個茫然的表情看著我,裝出一臉無
辜樣子。
  「你…你…大白痴啦你!」我氣的牙癢癢的罵著。
  「妳是哪根筋不對勁啦?!跑來我這臭罵我一頓做啥?」
  「做啥?我昨夜一個人為你…擔心的要死,你還說我哪根筋不對勁
   了?!你自己說,是我不對?還是你不應該?」我差點脫口說出
『傷心的要死』,不過這下倒可以反將他一軍,開玩笑,讓我這樣難過
非得要他付出代價的。
  果然看這大傻蛋呆呆的被我唬住了,報以羞赧的蠢笑。
  呵∼他中計了!
  「那好嘛∼我沒和妳講算我不對就是了,別生氣了。反正妳都來這
   了,陪我去吃點東西好了。」佳豪開始為自己佈個台階下,所以
講話有點閃爍。
  「哼∼看你是病人的份上,這次算了,下回可別這樣不告而別啊!
   不然可有你受的了。」我邊說邊用手指輕輕戳了戳他的腦袋。
  「好啦∼好啦∼別戳了啦,頭是肉做的咧∼」
  看他一付討饒的樣子真是滑稽,不過看他精神是比較差一點,又不
免有些心疼,好男孩也是要寵的。
  「你感冒好點了嗎?聽你聲音還有點鼻音咧,有沒有按時吃藥。」
  「還好吧,覺得有點累而己。」
  我挽著他的手臂,不由的緊了些。
  「佳豪,那等下我們回你哪,我幫你整理一下房間好了,免得你太
   累了,這樣你就可以多休息一下了。」
  「喔∼那麼體貼啊?!」他笑著看我。
  「那可不!」我活靈活現的轉轉眼珠,扮個俏皮的模樣逗他,他高
興的笑了起來。
  「咦!妳剛才好像有說到練習很久…又什麼對不起的…」
  「沒什麼事啦!別想太多,生病的人別用腦過度,走,去喝碗熱熱
   的紅豆湯,去去寒,這樣感冒就會比較快好,走了啦∼」
  我死命的拉著他的手,催他快走,怎麼可以給他太多時間去回想咧
,好不容易掩飾掉的,怎可再讓它真相大白咧!
  「哎喲∼別拉了啦!手快斷了啦∼」
  「那你走快點啊!」
  「好啦!好啦!」
  熱熱的紅豆湯圓,白白的水氣彌漫著,有股甜味,有人說紅豆湯要
放少許的鹽才能襯托出它的甜,正如同西瓜也要沾少許的鹽一樣;而愛
情不也正像這碗紅豆湯一樣嗎?多了一些鹹鹹的淚水,更能顯出它的完
美甜度與箇中滋味了。
  「妳在幹嘛?」
突如其來的一聲,像是把我從冥想中拉了回來。我笑著直說沒事。
這可是自己的心情小秘密,當然要小心的放在自己的心湖深處囉!
  付了帳,我們漫步走回他的窩,本來我以為一個男孩子一定不懂得
照顧自己,也一定是一堆沒濯洗的髒衣服、臭襪子到處塞,但房門一開
,看到的倒是個清爽的房間,這點讓我有點懷疑……
  「這麼乾淨?你自己打掃的?」
  「那當然!我又不是豬。」他驕傲的看著我。
  「真的嗎?還是有別的『美眉』來打掃的啊?」我狎笑著拷問。
  「別亂說啊?哪來別的美眉,就妳這個美眉而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