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一個好男人
By Danny (豪哥)

  我仔細端詳了一番,以男孩子的標準來看,真的算很不錯了。
  「好了,我想睡一下了,有點累,陪我睡嗎?」他笑嘻嘻的伸著
手,擺出一付色狼的樣子。
  「大色狼∼」我拿起床上的帎頭打他。
  「別打了,我真的好想睡一下。」
  「好嘛,那你睡一下好了,我看看書。」
  「可是妳沒陪我睡,我睡不著。」他竟嘟起嘴向我撒起嬌來。
  「那…好吧!可別亂來哦!」我比了比手指告誡他。
  「嗯!」
  就這樣,我躺在他身邊,任由他摟著,我把頭偎在他溫暖的臂彎
中,我聽著他的心跳聲,不一會兒他呼吸聲變重了,我知道他入睡了
,每次只要他睡著了,呼吸聲就會變得重些,我把手環繞在他厚實的
背上輕拍著,像安撫著小男孩一般,睡吧!睡個好覺。不知過了多久
我自己也在溫柔中睡了過去。
  轉眼寒假就快到了,今年的冬天特別的冷,我的手有些粗糙也有
些疼痛,大概沒擦什麼保養品的原故吧,看來強烈的冬北季風對我這
小妮子而言,可真具有殺傷力咧!
  「佳豪!今晚好冷哦∼」我跳進了暖暖的棉窩直往他身上蹭著。
他放下小說張開手臂摟著我,讓我發抖的身體有了些暖意;其實是心
埵]素吧,哪有這樣快就暖和的。
  「冷哦!好像只有十幾度而己,不過放心,有我在妳不會涷著的
   ,我可是個烘爐咧。」他邊拍拍我的肩邊說著。
  「烘爐?」我不解這句話的意思。
  「一年到頭全身都是熱血沸騰啊!」他比了比手腕,表示自己有
多強壯似的。
  「怎麼?就指我是泠血動物啊?!」我用手指戳了戳他的腰,沒
想到老兄他馬上跳了起來。
  「你那麼怕癢啊?」我不可置信的望著他。
  「小姐,妳別來這招好不好,我真的很怕癢的。」他看著我那蠢
蠢欲動的手指,面有懼色的說著。
  「哈∼哈∼你完了,我找到你的弱點了。」我作勢又要去搔他的
癢。
  「千萬別再來了啦!」他捉住我的手直呼著。
  「我偏要!我偏要!」我繼續的搔弄著他,看他在床上到處滾的
樣子,可真是好笑。
  他忽然停了下來,一把抱住了我,害我跌躺了下來。
  想偷親我?!
  他還是得逞了!
  「…佳豪…你有沒有想過以後啊?都快畢業了咧!」我靠著我們
一起去買的龍貓抱枕,輕聲的問著他。
  聽了我的話,他一雙原本環抱我的雙手無力的攤了下來。他站了
起來走向窗邊,月光下的晦暗不明正如同他此時的表情。
  「那一天最好不要這樣早來……。」聲音在喉頭間低迴著,格外
的沈悶。
  「……」我不知該說什麼,只能從他身後緊緊的摟著他,讓臉貼
在他的肩上,聽著他的呼吸。
  他輕握著我纖細的手,久久都不放,不知怎麼的,眼眶不爭氣的
泛流出鹹鹹的水漬,像雨滴般又像珍珠的洩滿衣襟。
  他怔驚的回過身來抱著我,用下巴頂著我的頭,輕笑著說:「愛
哭的女孩子,真是麻煩…...。」
  「我又還沒甩掉妳,就哭成這樣子,等我去當兵了,那妳豈不是
   要一頭撞死了?」
  「你…就會耍耍嘴皮子而已啦!」我有點惱的擰了他一把,當然
不會太大力的,因為我會捨不得的。
  「哎啊啊!母老虎……烏青了啦∼」
  「活該!活該!」我手武舞足蹈的取笑著,嘴上雖然輕鬆,但我
很明白,我們都不願深入這個話題,因為我們都禁不起的,或許很傻
,但又能怎樣?反正那一天總會到來的,他也一定會去當一年十個月
的兵,而我們註定要有一段的別離與考驗,這是無法改變的事實啊!
  倒不如過一天是一天了……
  轉眼又近清明時節,春的氣息益發濃郁.整個校園都感染這股春
風所擁抱似的,每個人看起來都那麼的自在快意。
  「阿寶,妳在幹嘛?」走進教室,看著阿寶滿地找東西,不知是
掉了什麼?
  「哦!是妳啊!那好,快來幫我找東西。」阿寶只抬頭看了我一
眼,便又聚精會神的找東西了。
  「掉了什麼?」我好奇的問。
  「一條項鍊……。」
  「項鍊?」我楞住了。
  「對啊,我男朋友送我的,不知怎麼的,明明剛才還在身上的
   怎麼一下就不見了呢?」阿寶的表情看得出來,除了著急之
外,還多了份懊惱。
  「我來幫妳找吧!」我放下了書本,也跟著前前後後的找了起
來,慢慢的,同學們越來越多人到了教室,也一起加入了尋寶活動
,教室堙B教室外都找遍了,大家開始七嘴八舌的問阿寶到底去了
哪些地方,整個教室都快翻天了。
  「阿寶,妳真的確定剛才還有看到嗎?」胖胖有點質疑阿寶的
記憶力。
  「我…我…有啊!我記得明明就有的啊!」阿寶努力的解釋著
。因為大家都覺得她說的話可能不足採信,因為阿寶可是出了名的
迷糊蛋。
  「快上課了咧,我看等妳回宿舍時再找找好了。」我看著手錶
,離上課時間越來近,只好提出這樣的建議;老實說,我也和胖胖
有相同的疑問。
  「各位同學早啊!咦?你們大家在幹嘛啊?」娟走進了教室,
看到眼前這幅景像推了推鼻樑上的深度數黑框眼鏡問著。
  「阿娟,阿寶的項鍊掉了,大家在幫她找啦!」我看著她說。
  「什麼樣子的項鍊啊?!」
  「就是一心型的項鍊,不是很大,光面的,然後…然後…」阿
寶努力的形容著,或許多一個人就多一個力量吧!更何況那可是男
朋友送的咧,算是定情之物,所以格外貴重。阿寶的心情我想我可
以體會的。
  「喔∼長這樣子哦,背面是不是還有刻字啊?」娟嘴角微微向
上揚,笑得有些賊,有點邪惡。
  「什麼!對…對…對…」阿寶高興的直說對。
  「咦!?妳怎麼知道?…」
  「妳這二百六,明明昨天到我房堙A說要試我新買的衣服,就
   自己把項鍊拿下來的嘛,妳忘啦!」
  「……」這下可好了,阿寶的頭上馬上就被人給敲了幾下。
  「迷糊虫!」
  「笨蛋!」
  「腦子裝漿糊!」
  「巴嘎ㄚ魯!」
  「……」可憐的阿寶,由方才的小可憐變成全班的仇人了,而
大家對她的評語依然是一條『糊塗虫』。
  「夠了啦!大家都給我住口了!」娟忽然大吼一聲,這下河東
獅吼,讓所有人都怔在哪抬著頭看娟。
  「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吵死人了,要上課了,散了啦!」
娟把大伙給趕散了,算是救了阿寶一次。
  上課中,我聽到身後阿寶在偷問娟。
  「阿娟,妳剛才為什麼要罵我二百六啊?我只聽過二百五,那
   是什麼意思啊?」
  「就是比二百五更脫線一些啦!所以叫二百六。」
  「喔……原來如此……」
  我聽了暗自竊笑,阿寶阿寶,妳可真是活寶啊∼
  晚上佳豪來到我這,他要我陪他唸書,所以我便帶他去圖書館
,想說圖書館的清淨可以讓他專心一點。我還刻意的不和他坐在一
起,免得他分心。
  二十分鐘不到……
  「妳會不會口渴?我想買個飲料來喝。」
  「幫我帶一罐可樂好了。」我應了一聲,頭沒抬起,我正在算
一題單元操作的習題。
  「哦!那我馬上回來。」
  「嗯。」
  一下子,他帶著可樂回來,我要他快點回去座位看書。
  又二十分鐘不到……
  「妳肚子餓不餓?我想買點東西來吃。」
  「才八點多一點你就餓了?」我抬著頭看他,我開始懷疑他是
不是真的想要唸書。
  「有一點餓了嘛。」
  「不行,忍著點,等看完書,我們再去吃東西。」我正色的說
著,想必也是管用,他只能點點頭乖乖的回座位去了。
  又不到二十分鐘……
  我算完單元操作的習題,抬頭順著佳豪的座位看去,咦!人怎
趴在桌上睡覺,這下子我心中有把火在燃燒起來……
  我走到他身邊搖搖他,他醒了過來,看到我站在他身邊,很不
好意思的對我笑著。
  「對不起,不知怎麼的,看著看著就睡著了。」
  「少來了,我看你根本就沒用心在看書。」
  「好啦!好啦!不會再睡了啦,我去洗把臉就會清醒多了。」
  「算了,我們還是走了吧,看你這樣子能看出什麼名堂來才真
   的是奇蹟咧。」我打消要他看書的念頭。
  收拾完東西,我們走出圖書館。
  「現在我們去吃東西吧!」他精神為之一振,和方才一付無精
打采的樣子真是判若二人。
  「你真是個飯桶∼」我裝出一付哭笑不得的表情。
  「能吃就是福咧,我爸經常和我這樣說的。」
  「那妳媽怎麼說?」我就不信妳媽不怕你會變成個飯桶。
  「我媽?我媽又不會說什麼,她倒常做些我爸愛吃的東西給他
   吃就是了,而且啊,我爸只愛吃我媽煮的東西哦,別人做的
   他還會嫌咧我可沒騙妳哦…對了,告訴妳,有一次…...」
  就這樣我們邊走邊聊,到了小吃店叫了東西,聽他說他家人的
一些生活上的趣事,逗得我開心極了。
  「清明節假期我們要去哪玩啊?」
  「你說什麼?」我一手撥著濕濕的頭髮,一手拿著吹風機,正
轟轟作響,當然也沒聽清楚。
  「我說清明節我們要去那堛掠捸C」
  「那埵n玩就去那媗o∼」我笑著說,放下了吹風機,拿起護
髮霜正細心的照顧我那細細的長髮。
  「去墾丁如何?」
  「墾丁?為什麼是墾丁?」我不太明白他為什麼選這地點。
  「不喜歡嗎?那塈琩S去過啊,而且聽說海岸很漂亮。」他躺
在床上,看著手上的旅遊手冊說著。
  「那好啊!就去墾丁好了。」其實有他在身邊,去那都是一樣
的嘛。
  「可是要怎麼去啊?」我想佳豪又不會開車,便又繼續問。
  「搭火車去好了。」他一付老神在在的樣子。
  「火車有到墾丁嗎?好像沒有咧!」我咬著指頭想了一會兒,
有了這樣的印象。
  「拜託,當然沒有到墾丁的火車啊!笨!不會到高雄轉客運哦
   !」他好像很不能接受我這樣的疑問。
  「對了!我哥住台南,我們可以到他那借機車,從台南騎到墾
   丁,這樣就不用搭火車和轉車了,又可以沿途自由自在的玩
   ,不必那麼趕,你覺得怎樣?」我記得二哥家有一部機車,
正好可以借來用用。
  他只是瞪著大眼看著我,老半天才從嘴巴擠出話來。
  「妳…妳是說從台南騎車到墾丁?」他嚥了口口水說著,眼睛
還是睜著大大的。
  「對啊!台南到墾丁不會太遠了吧!」我的地理雖然不是很好
,但心想台南和高雄好像是差不多的距離。
  「不會太遠?差遠了啦!至少有一百公里吧!」
  「才一百公里而已,又不用騎很久,不管啦!就是要騎車去玩
   ,不然到了墾丁沒交通工具多沒意思啊!」
  「小姐,到了那堣]有車可以租啊?何必大老遠自己騎過去嘛
   ,那不是自找麻煩嗎?」
  「哦!你是說我這樣是自找麻煩囉?」我開始有點火冒三丈。
  「……沒…沒有啊!我不是那個意思啦!」
  「那你到底要不要去玩?」我口氣堅定的問他。
  「……要啊。」
  「騎車去有問題嗎?」我想我說話的樣子一定懾服了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