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一個好男人
By Danny (豪哥)

  「……沒問題,反正才一百多公里,騎一下就到了嘛!」
  男人就是這樣,只要妳夠堅定,他一定會屈服的,但也不是所
有事都可以這樣的,但至少這次我的堅持是奏效了;我使壞,我倔
強,就是要他拿我沒辦法,因為他越拿我沒辦法就表示他越疼我,
越愛我,捨不得不順我的意思,我喜歡這樣被寵的感覺。
  「二嫂!是我啦!快叫二哥來接我們,我們在火車站門口了啦
   ,叫他快一點啦。」
  「什麼?吃飯?我們吃過了啦,不用麻煩了。」
  「我知道啦,我不會走開的,叫他快一點來啦,待會見。」
  掛掉電話,我回頭一看,我差點沒笑出來。
  佳豪手上揹著二大包的行李,真的好像要逃家的小孩一樣。
  「妳幹嘛?有什麼事那麼好笑?」他不解的望著我問。
  「沒事,你有吃飽吧!」我怕這餓死鬼會餓著,在火車上的便
當,我才吃不到一半,他就連我的也吃個精光,也難怪我老有事沒
事就問他會不會肚子餓。
  「有啊,妳看。」他摸摸肚子給我看,還嘟著嘴裝可愛。
  「笨蛋,裝什麼可愛啊。」我輕輕敲了一下他的頭。他卻回報
一臉的笑容。
  台南的陽光似乎比台北來的更大一些,這堥S有北部潮濕的味
道,有的是滿處金色陽光,把整個城市都照得鮮活起來,台北或許
個多變浪漫的丰姿女子,隨著季節多變難測,充滿神密感;但這就
像個農村女孩,不花俏,單純濃郁,樸實,讓人覺得自在,連心情
都會放鬆下來,真是舒服極了。
  「妳在幹嘛?想什麼啊?一付陶醉的樣子?」這大笨牛真是煞
風景的打斷我的思慮。
  「哼∼臭男生,就是不告訴你,怎樣?」我俏皮的皺著鼻子說
,看他一付不知所措的樣子,我好不得意。
  「東西先放下來,你揹著不嫌累啊?呆呆的……」
  「看看你,連領子都沒翻好,真是的,這麼大的一個人了連衣
   服都穿不好,你要笑死人哦。」我邊唸著邊伸手幫他整理衣
領,真是懷疑,這樣的男孩竟會把自己住的地方整理的整整齊齊的
,卻連個衣服都整理不好……
  「妳真會唸咧.和我媽一樣……」
  「媽你個頭啦!誰叫你,穿都穿不好,還要我幫你,我看我都
   快變成囉嗦的老媽子了。」我好氣又好笑的說著。
  他一把捉住我的手,嚇我一跳。
  「你幹嘛?」
  「我才不要妳當老媽子咧……。」他正經的看著我說。
  「我要妳當我老婆。」他馬上由正經轉為一個輕挑的表情。
  「你好討厭哦∼」我一雙粉拳馬上打了過去。
  「喂…喂…別打了,有人在向我們招手了啦∼」
  我一聽連忙停手,沒錯,正是二哥向我們招手,我打了聲招呼
連忙和佳豪把行李給放上車。
  「二哥你好。」不等我介紹,佳豪一下車便主動和二哥打招呼
起來,說他笨嘛,有時他也還蠻機伶的。
  「你好,和曉君是同學?」二哥側著頭問。
  「不同學校啦。」
  「哦!認識我們家曉君多久啦?」
  「有一年多了。」
  「你住哪堸琚H」
  「我住台北。」
  「台北那麼大,台北的哪一邊?」
  「台北縣,哦,板橋市。」
  「這樣哦,那一帶我也很熟,我以前住過台北一陣子,有幾個
   兄弟姐妹啊?」
  「除了父母,我只有一個弟弟。」
  就這樣,二哥和佳豪一來一往的交談著,好像在做身家調查似
的,根本就像審問犯人一樣嘛,完全無視我這個人存在一樣……
  「哥∼你怎樣那麼嘮叨啊?一直問個不停,你可不可以專心開
   車啊?」
  「好啦!好啦!不問,不問。」
  佳豪如釋重負的對我伸伸舌頭,我則伸過手讓他握著,天啊!
他的手心竟滲出汗來,可見他是很緊張的。
  「小姑姑∼小姑姑∼」
  才一下車,便聽到可愛的一對姪女姪兒的叫喊聲。
  「乖∼」我低下身去迎接這可愛的小朋友們。
  「回來囉。」二嫂也走了出來。
  「二嫂好。」佳豪有禮貌的向二嫂打招呼。
  「好,你好,進來坐嘛,別站在外面,蓉蓉、偉偉帶小姑姑一
   起進來。」
  「來,小朋友,走了,姑姑今天有帶禮物給你們哦。誰乖誰才
   有哦。」
  「我,我最乖。」二個小朋友不約而同的喊著。
  「那就進來拿禮物囉,看誰第一名。」
  二個小朋友真是可愛,他們可是二哥二嫂的心肝寶貝,平時可
是寵的要死。
  「姑姑,禮物在哪堙H」我才一坐下來,二個小傢伙馬上追問
起,連給我喘口氣的時間都沒有。
  「來,吃點水果。」二嫂端了盤削好的水果出來。看來是準備
了很久了,因為水果很冰,可見是早弄好放進冰箱的。
  「你們二個真沒禮貌,那有人這樣要禮物的。」
  「……」二個小朋友頓時靜了下來,可見寵歸寵,管教還是很
嚴的。
  「沒關係。來,禮物在那。」我順手一指,指向了佳豪。
  「禮物是……」二個小朋友一臉的迷惑。但是還有更好笑的事
在後面咧。
  「我是禮物…?!」佳豪也嚇了一跳,手上的水果差點掉了下
來。本來我的意思是說禮物在佳豪的大揹包堶情A看到他這呆子般
的反應,我便要趁機逗他一下。
  「對啊!蓉蓉、偉偉,這個叔叔就是小姑姑帶給你們的禮物哦
   。」我學著小朋友那種稚氣的說話方式。
  「啊∼姑姑騙人,叔叔怎會是我們的禮物。」小朋友吃驚的說
著,露出不信的眼神,真是好笑。
  「哦!叔叔不是禮物?那他是什麼?」我故意表現出訝異的表
情反問著。
  「麻麻說叔叔是姑姑的男朋友,麻麻說…麻麻說…」偉偉說話
有點不清楚,而且偶而會結巴,畢竟才是個三歲的小朋友。
  「麻麻說以後要叫叔叔姑丈啦……」蓉蓉看弟弟結巴說不出來
便自己補充說明了。
  「………」這下我不知該說什麼,只覺得耳根子有股酌熱。我
也不敢看佳豪,因為我想他一定是氣燄高漲,得意極了。我討厭看
那種表情。
  「好了,好了,姑姑拿禮物給你們。」我自己乖乖的去拿出禮
物來,不敢再多玩花樣了。不過二嫂也真是的,幹嘛和小傢伙說這
些事,害我在小傢伙們的面前顏面盡失。
  休息了好一陣子,我們向二哥借了機車,便向著我們的目標-
墾丁出發了。
  走在省道上,距離高雄還有好長的的一段路,我們加速著,南
台灣的風是暖和的,吹過頭髮很舒服,我拿起太陽眼鏡給佳豪,這
眼鏡可是二哥自己做的,二哥自己開了間太陽眼鏡的加工廠,他曾
告訴我,台灣的太陽眼鏡也是銷售到全世界的哦,只是大家都不太
清楚是台灣在代工而己。所以啦!我拿到的二付太陽眼鏡絕對是品
質一流的貨色。可不是那種地攤貨可以比擬的。
  現在時間是下午的二點,我們已經走了有好一段路了,我開始
覺得省道怎麼那麼長啊?好像走都走不完的樣子。
  後來我們每騎一個小時便要休息十分鐘,到了高雄又跑去麥當
勞吃東西,沒錯,就是佳豪這隻大豬公又在喊肚子餓。
  問到了往墾丁的路,我們順著走,慢慢的,人車少了,顯得孤
單多了,一條筆直的路,只有一台機車,二個身影倒映著,時間也
已經是黃昏時刻了,忽然間,我看到海了,原本坐在後座昏昏欲睡
的我精神為之一振,夕陽在海面另一端徐徐送來金光,令人嘆為觀
止,造物者真是神奇啊。
  「佳豪,你看,好美的夕陽哦。」
  「對啊,真的好漂亮。」佳豪放慢了車速,同我一同眺望著。
他索性停下車來,我們一同站在路邊看著眼前的動人劃面。
  「我不知道夕陽有這樣美的時刻……」我不由自主的說著。
  「來,我幫妳照張相。」佳豪說著說著手上多了部相機了。
  「站哪好咧?」我開始東張西望,想找個最佳景點來拍我這位
最佳女主角。
  「好了,就這堣F。」
  「好,準備,我數到三,1∼2∼」
  「佳豪,等一下,等一下,我想換那邊照。」
  「哦!好。」
  「好了哦,準備囉,1∼2∼」
  「等一下!等一下!我衣服沒拉好,頭髮沒梳理一下,很難看
   的,等我一分鐘。」
  「………」
  「好了,好了,可以照了。」
  「妳確定這個位置可以了嗎?」
  「嗯∼可以了。」
  「妳確定衣服和頭髮沒問題了嗎?」
  「嗯∼沒問題了。」
  「那,看這邊,來,1∼2∼3∼」
  瞬間卡嚓的相機聲音響起,我知道那將會是一張美麗的照片,
因為照片中有最美的景色,最美的人,和我最愛的人為我所拍的,
真有點迫不及待的想看了。
  到了墾丁己經差不多天黑了,在國家公園入口前的這一段路可
以說最熱鬧的地方了,我忽然發現有一個中年人騎著車尾隨我們,
我在猜他是不是壞人,所以有點緊張,連忙告訴佳豪,佳豪略為回
頭看了一眼,不理會他。
  那個中年人卻加速靠了過來,很快就追上我們了。
  「佳豪!那個人……」我縮著身子想逃,但怎麼逃得了呢。
  中年人的車幾乎靠著我們的車似的,我怕的不得了,所以把佳豪抱
得特別緊,因為我不知道他下一步要對我們做出什麼舉動,難道是要搶
劫不成?想到這頓時我腦中閃入一連串可怕的景像……
  「少年咧∼」中年人開口說話了,帶著濃厚的南部口音。
  佳豪看著他並沒有回答。
  「需要找旅社嗎?我有卡便宜的房間哦。」
  哇咧!讓本姑娘嚇了半天,原來是來推銷房間的?墾丁有人這樣做
生意的哦?第一次看到。
  「怎麼算?」佳豪試探性的問。
  「一定俗啦!青釆算!九佰就好啦!」
  「……」佳豪沒有說話。
  「阿某算八仔伍啦!」
  「好啦∼」
  「跟著我走∼」中年人見交易成了,便騎到前面帶路。佳豪也加速
跟了上去。
  什麼旅社嘛!根本就是民宅自己加蓋的嘛!不過房間到還雅緻就是
了,離海灘不遠就是了,推開窗就看得到海了,其實也沒很差啦!
  「好累哦∼」我放下行李就往床上跳,整個人就癱在那兒了。
  「妳累什麼累啊?車是我在騎的咧,妳只是坐而己,我都沒喊累了
   妳倒是喊得比大聲喔。」
  「嘿,你這是什麼話啊!我坐在後面才累咧,你還可以專心騎車,
   我卻要呆呆坐在後座,有夠無聊的。所以更容易累嘛。」我嘟著
嘴耍賴。
  「妳的歪理由特別多,好啦,我們去吃東西吧!」
  看得出來,這餓死鬼一定又快餓慘了,可是我想騎了一天的車,全
身都是股難聞的味道,令我很不舒服,我想好好的梳洗一下再去吃飯,
而且可以去散散步,才會比較舒服一些。
  「我要先洗澡!」
  「曉君,可是我肚子餓了……」他裝出一付可憐相,企圖軟化我的
堅持。
  「不行,全身都臭臭的咧,難過死了。」我也學他裝可憐,而且還
抓抓身子表示我真的受不了了。
  「那…那妳洗快一點。」他眼見招數不管用,往床上一躺打開電視
轉動著遙控器找電視來看。
  「嗯∼我很快就好了,你只要等一下下就可以了。嘖∼」進入浴室
前我騷首弄姿的給了他一個飛吻,逗得他大爺呵呵大笑。
  蓮蓬頭下洗去一路的塵囂,水滋潤著我細白的皮膚,讓我又顯得白
嫩動人,我用毛巾包著才洗過的一頭長髮,走出浴室,我嚇了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