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一個好男人
By Danny (豪哥)

  這傢伙竟然睡著了!開什麼玩笑,我們可是費了好大的勁才來到這
堛滿A怎可這樣白白耗去寶貴的時光;我開始猛搖著這頭睡豬。
  「大豬公,你醒醒啊!別再腄了啦!」
  他微微張開眼睛,不過還是瞇得像條線似的。
  「哦!讓我睡一下好不好?」他一個翻身,拉了拉被子,想繼續睡
下去。
  「不行啦!你一睡著就和豬一樣,會睡到明天早上啦!」
  「不會啦,不…會…」他聲音越來越小。
  「對了!我們還沒吃飯咧,你不是快餓扁了?快起床去吃飯了。」
我只好祭出最後的絕招,吃,可是他認為的民生大計。
  果然,他又張開了眼。
  「對哦!肚子好餓咧。」他想起了肚子餓的事情,似乎清醒了很多
,我可以預期他的睡意會全消。
  「那,現在可以去吃飯了嗎?」他站了起來問我。
  「只要你不再睡覺,本姑娘倒是很樂意陪你去吃個飯。」我拿下包
在頭上的毛巾,甩了甩原本盤著的頭髮。
  「那我們快走吧,真的好餓了。」
  「……好吧!」原本還想把頭髮吹乾再去的,看他一付饞樣,算了
!不然他等會兒又睡著了。
  街上的人其實還不算少,大概都是全省地來玩的外地人居多吧,一
看那些人的長相,便可猜得十之八九。個個細皮嫩肉的,像是在臉上刻
著字似的。
  「喂,要去吃什麼?」我看了看附近的店家,不知選那家好。
  「嗯…我看看…」佳豪左看右看,也沒個主意。
  「我們一邊走一邊看看好了。」
  我點點頭,贊同他的話,我挽著他的手臂,沿著這小小的一段路,
東看看西看看,不是太貴,就是覺得不太乾淨,最後可選了一家普普通
通還算可以的店坐了下來。
  他愛吃海鮮,所以點了一碗什錦海鮮麵,我則點了一份快餐。
  「來,排骨分你一半。」我怕他吃不飽,把炸排骨給了他一半,他
接了下來,高興大口的咬著。我總覺得看他吃飯是一種快樂。
  「妳也快吃啊.一直看著我做啥?難道後悔分我排骨啊?我可沒法
   子吐出來還妳哦。」他故意這樣說。
  「少逗了你。我問你哦!」我神秘的問著。
  「問我什麼?」他連頭都沒抬,大口吃著麵。
  「萬一以後我煮的東西不合妳的味口,你會不會不吃啊?我是說假
   設的啦,…如果有這樣的狀況…你會怎麼辦?」並實那有什麼假
設、如果,明明我就是不會煮飯,連菜我都分不清,只要是青菜我都覺
長的是同個樣子的,而他就比我懂得太多了。
  「簡單啊,不吃它,然後帶妳到外面去吃就好了嘛。」他依舊沒抬
頭看著我。
  「……」
  「怎麼啦?」他看我不說話,才猛然抬起頭。
  「那有這樣簡單放過你,我會要你吃光光才行……」我露出了賊賊
的笑容。
  「我可以抵死不從嗎?」
  「當然不行!」我俏皮的說。
  「呵∼那妳可要好好加油學習,可別讓我以後吃飯要帶個夾子。」
他放下筷子笑著說。
  「夾子?什麼夾子啊?」我瞪大了眼睛,我猜不到他所謂的夾子有
什麼作用。
  「可以讓我夾住鼻子啊!這樣我就不知道是什麼味道了。」好傢伙
,竟來這招。
  「去∼去∼去∼那會那麼難吃。」
  「那就看妳日後的表現囉。吃飯吧∼」
  「等會吃飽了去看夜間如何?」他提議著。
  「好哇!」我高興的附和著。
  「不過,妳總得先吃完飯吧!」
  「嗯!」我開始舞動筷子,要去玩當然要先把肚子填飽才行。
  酒足飯飽的感覺在涼涼的夜風中冉冉升起,很美好的一個夜晚,我
們騎著車沿著路慢慢騎著,不時可以看到成群結伴的機車從身邊呼嘯而
過,看來墾丁像個不夜城似的。
  「他們好吵哦!」我靠在他的肩上抱怨著。
  「小聲點,萬一他們把我們給包圍起來,找我們麻煩怎麼辦?」
  「我也不是好惹的…」
  「對,妳是不太好惹,可惜他們都不知道這點,只有我知道有什麼
   用。」他的語氣中有點指桑罵槐的感覺。
  「嘿∼你什麼意思啊?」
  「沒有啊!我是說別人都沒福氣看到妳溫柔的一面嘛。」
  「哦!是嗎?」我不太相信他的話,分明是狡辯。
  「對啊!所以囉!我真是天下最幸福的人了。」
  「你轉的太硬了吧!真是太噁心了。」
  「會嗎?會轉得太硬?還好吧。」他側過頭來衝著我笑,那樣子很
呆。
  「少拍馬屁了,專心騎車啦。」
  「危險!」一輛轎車向著我們急駛過來。
  那小轎車竄到我們眼前,發出了尖銳的煞車聲音,佳豪也車頭一偏
,想向旁邊閃去……
  車內的人搖下車窗,看著我們。
  「喂,你們不要命啦?」車內音響大作,發出令人厭煩的噪音,幾
個年輕人叨著煙,一付耍小流氓的口吻。
  「給我小心點。」車內的人又撂話下來。
  「對不起,對不起……。」佳豪連忙道歉,似乎不想多惹麻煩。
  「載美眉逛街也要看路吧?總不會是卿卿我我的就忘了車要怎麼騎
   了吧?哈哈∼」車內的幾個人哄堂大笑起來。
  「對不起,不好意思……。」佳豪還是不斷的道歉。我實在看不下
去他們那種囂張的樣子,心中暗罵佳豪怎麼那麼怕事,所以便忍不住出
聲了。
  「喂,你在說什麼啊?路那麼大,我們靠邊騎,速度很慢,是你們
   自己車橫衝直撞的,開那麼快,還要怪我們?」
  「妳說什麼?」那年輕人看我一臉不滿的樣子,似乎也把他弄毛了
,他開了車門走了下來。
  「曉君……」佳豪見狀便衝了過來擋在我身前,怕他會對我不利。
  此時車上的人全部下了車靠了過來,我才發現,總共是二男二女,
男的女的都是極沒品位的打扮,看了令人做嘔。
  「幹!妳剛才說什麼?妳再說一次看看。」那傢伙口氣很差的對我
吼著。
  「別這樣,對不起,她不是故意的。」佳豪企圖打圓場。他給了我
個眼神,示意我別再說了,可是偏偏我腦子和嘴沒法子協調,明明想算
了,在這偏僻地方,別惹事,畢竟我們是處在劣勢;但嘴巴就是不聽話
硬要和那傢伙對上……
  「有什麼好說的,你又不是聾子,我剛才就說過了,幹嘛還要說第
   二次?」話一出口,我便有些後悔了。
  「操∼扁她。」另外有個女的竟在一旁鼓噪著。
  「幹嘛?打女人啊?你的車牌我記下了,你敢打人,等會我就去報
   警。」我躲在佳豪後面,虛張聲勢的說著,其實心堜的要死。
  「報警?妳去報警啊!」他才說著,一隻手己經打了過來。我嚇得
往後一縮,不知所措。
  我想這下慘了,禍從口出,佳豪一定會擋在我前面,一定會被這群
小混混給打一頓的。
  想喊救命偏偏又嚇得發不出任何聲音來。
  只見拳頭飛了過來……
  忽然,拳頭停住了?!
  是佳豪,佳豪又手抓住了他的手臂,一個翻轉,硬是給他個過肩摔
,這下子,他們那群人怔住了,其實不只他們,我也呆若木雞的杆在那
半天說不出話來。
  「你們還要試看看嗎?」佳豪看著他們,大氣不喘下的緩緩說著。
  「……」被摔倒的那傢伙,扶著地站了起,似乎不太相信方才怎會
莫名其妙的讓佳豪給撂倒。
  他重新打量著佳豪,在無預警的狀況下,他又揮過拳來,佳豪略退
了一步,又抓住了他的手腕,右腳一勾,他就跌坐在地上了。
  「你還要再試一次嗎?」
  他臉色鐵青,不用說,一定氣極了,但又不敢再出聲,站起身便往
車子媃p,其他人連氣也不敢多喘一口,也跟著鑽了進去,就看到一群
瘋狗挾著尾巴逃之夭夭了。
  「妳沒事吧?」他拍了拍衣服,回頭問著目瞪口呆的我。
  「……」
  「怎麼啦?嚇壞了嗎?」他有些緊張的轉過身來抓著我的手臂。
  我忽然軟腳跌坐下來。
  「曉君!曉君!妳幹嘛?別嚇我啊!」他死命的搖著我,還不時拍
拍我的臉頰,怕我中邪一樣。
  腦中一片空白,覺得夜黑的星空在轉動著,是頭昏吧!剛才短短的
時間,讓我心口起伏加速了起來。
  哇的一聲,我放聲大哭起來,佳豪嚇了一跳……
  「嚇死我了啦!」我的眼淚不爭氣的奪眶而出。
  「呵∼這才像話,正常多了。」這傢伙竟莫這樣笑我,真懷疑他是
我的男朋友嗎?
  「看妳下一次還要不要耍嘴皮子,逞口舌之快。」他接著說。
  「人家是氣不過嘛……」我用委屈的口吻回答,眼睛卻不敢正視他
,我像是做錯事的孩子,等著他的處罰。
  「唉∼女孩子家脾氣不要那麼大……」他邊說著邊從口袋堭ルX面
紙給我。
  「哼∼就會數落我,也不知道要哄哄我,我都嚇哭了咧。」我接過
面紙擦了擦眼淚,又用力擤了方才嚇出來的鼻涕,然後故意又拿給他。
  「好噁心哦……」他皺著眉用二隻指頭拎著我用過的面紙喃喃自語
,活該!我心媟t罵著,誰叫你這樣對我。
  我抿著嘴唇,擺出皮皮的樣子瞪他,看你能拿我怎麼樣。
「要小心處理這使用過的廢棄物,以免造成地球的污染,這樣會對
   不起國家公園,也沒法子留給後代子孫一固乾淨的地球…...」他
還真像回事的用塑膠袋把它小心翼翼的裝好。
  「喂!你什麼時候變得那麼婆婆媽媽嘮嘮叨叨的啊!」我氣得叉著
腰罵他。
  「沒有啊,那有?」佳豪見我罵他反而故做正經樣。
  「那我們還在這做什麼?還要不要走啊?」
  「當然要走,我們還沒去看星星咧,說不定我們還會看到流星喔,
那妳就可以許願了。」他說著把那包廢棄物往口袋一揣,拉起我的手來
,像一切都沒事一樣。有時真的佩服他可以這般快速的轉換情緒。
  「對啦,對啦,許個願,願你吃飯不會噎著,喝水不會嗆到。」
  「那可要謝謝妳的關心哦。」
  這白痴,不知是真不懂還是給我裝糊塗?
  「上車吧,親愛的大小姐。」
  「真是受不了你…」我嘴上雖這樣說,心堨i不這樣想,想到剛才
他英勇的樣子,可真是帥極了。
  頂著風,黑夜的鵝鑾鼻燈塔照亮海面,正如同照亮我的心湖一般,
風吹著髮梢,也吹亂了心情,很有詩意的夜景。
  「在想什麼?」佳豪摟著我,聞著我的髮絲香味。
  「沒什麼,只是靜靜的看著海,心情很好。」我仰著頭笑著說。
  「你看天空,好像都找不到流星咧!」我仰著頭看著滿天的星斗,
卻看不到半顆流星的影子。
  「嗯!如果看到流星妳會許什麼願望?」
  「這…這個嘛…我…我還沒想到…」真是的,一撒謊開始結巴。那
是沒想到,只是不能說而已,說了就不靈了,況且這傻瓜還就在身邊,
怎好說出口。
  「那你呢?你又會許什麼願望?」除了要避免他的追問,同時我也
十分好奇,這叫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他起先沒想到我會反問他,所以顯得有些意外,呆了一下才回過神
來,衝著我露出奸笑。
  「你問我會許什麼願啊?」他仍是一臉奸笑樣,那模樣令人發噱,
不過也很討人打的樣子。
  「對啦!我問你啊!你快說嘛∼」我撒嬌、耍賴,反正就是要他一
定得說出來會許什麼願望。
  「咳咳…那我說囉。」
  「快說啊!還咳什麼咳?」我催促著。
  「我如果看到流星,我會許的願望是,希望能讓妳成為天底下第二
   幸福的人……。」他雙手合十閉上眼睛,向上天一拜。
  「天底下第二幸福的人?」如果他說讓我成為天下第一幸福的人我
沒話說,也會覺得高興;但『第二』是怎麼回事?莫非……!?不成,
難不成他不明白情人眼堮e不下一粒沙嗎?況且,他還這般明目張膽的
講,不由的令我火冒三丈。
  「我是第二啊?那誰會是天下最幸福的人呢?」我用餘光瞄著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