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一個好男人
By Danny (豪哥)

  或許我的眼神夠銳利吧,他竟然有點錯愕的樣子,不過那只有非常
短暫的時間,很快的,他又穩定下來,正色的看著我說。
  「我說真的……」
  「………」
我看著他,心中有種不祥的感覺,難道說,我好不容易得到的愛情
,就要變味了嗎?而帶我來這玩,只是為了要向我攤牌?
  「因為妳成了天底下第二幸福的人,那我有了妳便成為天底下第一
   幸福的人了嘛。」說完話,他便又嬉皮笑臉的看著我,像是一種
嘲弄,彷彿在笑我那麼笨,一下子就沈不住氣上當了。
  「好哇∼你們男生都不是什麼好東西,就盡會說些甜言蜜語來騙我
   這樣善良的小女生。」我頓悟了,這話真是夠嗆的了,也真夠噁
心了,我要對他再記上一筆;除了愛吃之外,同時也開始變壞了,開始
學會對女生用甜言蜜語。
  「夠甜嗎?」他笑出聲。
  「夠夠夠,太多了會膩的。」我故意這樣說。
  「哈∼女生不都愛聽這樣的話?我可是上網找了好久才找到可以打
   動女生的話咧。」
  「天下的女生太多種類了,誰說每一個人都喜歡聽你這樣的油嘴滑
   舌,哼∼」我用不屑的眼神看著他說,背地堳o暗自高興。
  「真的?」他不解的搔著頭說,。
  「那妳呢?妳也屬於不喜歡的那一類?」
  「我…我…我又沒說我不喜歡…」
  「那妳還敢訓我?跟真的一樣咧…」他擺了個差點沒跌到的滑稽模
樣。
  「哈∼呆子,那有女生不喜歡聽這樣的甜言蜜語啊,只是總要有點
   少女的矜持嘛∼」我禁不住的笑出聲。
  「拜託喔∼」
  「不過說真的,都看不到什麼流星,真是掃興。」我望著天悻悻的
說著。
  「問妳一件事。」
  「什麼事啊?」我仰著頭看著他,我才發現在黑夜中的他,五官分
明,稜線算得上俊俏的了。
  「以前妳同學不是說我們同居的事,妳還氣得半死。到現在還會生
   氣嗎?」
  「他們也沒說錯啊。」我學了學那時他的口氣。
  「嗯,他們不是又說我很花心,妳和我在一起擔不擔心呢?」
  「擔心什麼?有什麼好擔心的?」我伸手無意識的撥弄著地上的小
石頭,心情倒是很平靜。
  「不怕我甩了妳找別的女生嗎?」他盯著我看。
  「我看開了,這是命,如果你會離開我,我再怎麼討你歡心也都沒
   有用的,強留不得,或許真有那麼一天時,我會這樣想,是我們
   沒有那種緣份吧…...」我很坦然的說。
  「妳相信命?」
  「為什麼不信?人們常說命運在自己手上,但我不這樣想,我卻認
   為天下的事都有定數的,所以該是你的便是你的,跑也跑不掉,
   不是你的,強求也沒用的,只是白費心機罷了...」
  「………」
  一陣的沈默竟阻在我們之間,只有風在吹著,海浪輕拍岸邊像寧靜
的心湖中的漩渦般,令人有種未知的莫名恐懼…..
  「再問妳一個問題。」
  「你說…」我環抱著雙腳,讓頭埋在膝上,靜靜等著他的下一個問
題。
  「妳為什麼從來不問我有沒有交過女朋友?又怎麼從不問我以前的
   女朋友是怎麼樣的人?」他一臉嚴肅的問,然後凝視著我,以乎
很期盼著我的回答。
  「我幹嘛要問?」我站了起來瞇著眼看他,只說了這五個字,我拿
起小石頭投向大海中。
  他一臉的錯愕。
  「這是什麼意思?」
  「我知道這些對我有什麼好處?我不在乎你的過去是怎麼樣,我在
   乎的是現在的你,是一個怎麼樣對我的你,我不必去打聽你過去
   的女朋友如何,我犯不著和一個過去式比較,所以即使你過去有
   許多的女朋友都無我的生活無關。」
  他笑了,他笑的那麼開朗。
  「聽妳這樣說,我真的好感動咧。」他把手放在後腦上嗤笑著。
  「感動?有多感動啊?」我小聲的追問。
  「哈∼感覺很久都不能動啦!」
  「好哇,你竟敢和我耍嘴皮子?我看你是不是不怕我了。」我比了
比令他恐懼的食指,果然他嘲弄的表情立即停了下來,再轉為害怕,效
果簡直可以用『立竿見影』來形容。
  「可怕的一陽指,可別再戳我了。」他搖了搖手,一付怕死了樣子
著實好笑啊。
  「好晚了咧,回去了吧。」他提議。
  「嗯」我附議。
  我坐在後座抱著他,抬著頭看天空的星星,感覺星星在追著我們跑
,真是種奇妙的視覺,正在我陶醉在一邊的星海之中,佳豪一個煞車,
我的下巴結實的撞上了他的後腦。
  「要死啦你!」我不禁脫口而出,馬上撫著我那可憐的下巴。
  「不是啦,我想到一件事啦。」
  「什麼事?」
  「妳要不要去吃東西啊?」
  這隻豬,還在想吃的事,我更加生氣了……
  「吃吃吃,除了吃你還記得什麼?」我用力的往他頭上狠狠敲了下
去。
  「喔∼∼∼∼∼」
  一聲慘叫之後,機車又乖乖的上路了。
  回到旅館之後,我把自己的身體用力的往床上一躺,可真是舒服極
了。好大的雙人床,佳豪逕自的脫下衣物,進浴室去了,我翻了個身,
順手拉了拉被子,側著身開著電視,大概是今天玩的太累了吧,不知何
時我已睡著了,當我被輕輕吵醒時,佳豪正也側著身抱著我,我挪了挪
身子,接受他的輕吻。
  「這麼早就想睡了哦?」他盯著我看,他喜歡吻我的額頭,不過我
總覺得額頭不是他該親吻的地方,倒該是我老爸親的才對。
  「玩累了嘛∼」我撒了撒嬌,又想入睡。
  「不成,不成,太早了,我們來玩枕頭仗好不好?」
  「哎喲,都幾點了,十一點多了咧,玩什麼枕頭仗啊!」我沒好氣
的說。
  我話才說完,他一個枕頭就打了過來。
  「來啊!來啊!我就不信妳不還手∼」他挑釁著我。
  而且來了好幾下。打得我不得不起來應戰,所謂和平己到絕望關頭
,我不求戰,但也絕不避戰……
  「我打你,我打你∼∼」我們好好的大打一仗。
  終於,我們累得睡著了。
  清晨醒來,我們連忙梳洗完畢,準備去海灘上走走。
  「哦!你們要去海邊玩啊?」那天的中年男子站在櫃檯邊應著,他
抓了抓臉上的鬍渣望著我們。
  「那你們往前走一點,那邊比較熱鬧,還有水上摩托車可以騎哦。
」他笑得好開懷,露出了有紅漬的牙齒,我不懂,他幹嘛那麼高興?不
過後來佳豪告訴我說可能便是南部人的熱情吧。
  「謝謝∼」我們還是很有禮貌的道謝。
  「你可不準給我學吃檳榔哦!」我挽著他的手,偷偷的說,怕給那
中年男人聽到。
  「我是唇紅齒白的玉面書生,才不會吃咧,免得破壞妳心目中的白
馬王子形像。」
  「少給我貧嘴了。」
  「坐好囉∼出發!」佳豪像孩子似的揮手高喊。
  一整個上午,我們忙著檢貝殼,到一線天、貓鼻頭、風吹沙、佳樂
水,幾乎要去玩的地方我們都不放過,他可好了,到了佳樂水還叫了一
堆新鮮的蝦來吃,我呢,只能吃炒麵……。
  「姑姑!妳怎麼變紅人了啊?」一進門便聽到小姪兒這樣叫喊著,
是啊,經過了這趟,真的曬得紅紅的,這下可慘了,等過二天準會脫一
層皮。
  「偉偉、蓉蓉,姑姑有帶禮物哦∼」
  「不會又是指『姑丈』吧?」小朋友怎麼都像是被收買了一樣,開
口閉口都叫什麼姑丈,我瞄了佳豪一眼,他倒是一臉理所當然的樣子。
  「回來啦!好不好玩?喲!怎曬成那樣?」嫂子一看到我便要笑我
了。
  「今晚住這吧!明天再回去。」二嫂看我們一臉倦容,好心的要留
我們下來。
  「不了,我們明天還要上課呢,休息一下便要趕夜車回去了。」
  「不住一天哦?」二哥從樓上下來,人沒到聲音卻先響了。
  「謝謝二哥、二嫂,我和曉君明天早上就有課,不方便住這了。
   謝謝你們的好意。」
  「好吧!老婆,那妳今晚就多煮一些,吃了飯再走。」
  「知道啦∼」二嫂應了聲便進廚房去了。
  二個小傢伙看著一群大人講話,便自顧自追遂著嬉戲。
  「蓉蓉去倒可樂給姑姑和『姑丈』喝,快點。」二哥吆喝著。
  「喔∼」
  二哥搞什麼嘛?連他也和孩子一起起鬨………
  不用看佳豪的臉,我也猜得到他的表情………
  「來,發禮物了哦∼誰要啊?∼」
  「我…我…」小朋友果然舉起手爭著。呵∼真是可愛。
  火車在嘉南平原上奔馳著,隆隆的聲響擋不住睡意,他早已沈沈入
夢,我拉了拉蓋在他身上的衣服,我靠在他的肩頭上,看著車外快速向
後的景色,雖然聲響持續著,心情是甜的,我眼皮開始覺得有點重,我
挪了挪身子,找到個最舒服的姿勢,我要和他一塊進入夢鄉……
  「中壢站到了…中壢站到了…下車的旅客請別忘了您隨身……」
  夢境中彷彿聽到這樣的廣播,夢境?啊,天啊!!
  「佳豪,快醒醒∼」我跳了起來,抓了行李使往他身上揣,邊喊著
他,他驚醒了過來,我拉著他便往門衝,我擠到門邊……
  「小姐…小姐…」
  「快點啦,車快要開了啦∼」我顧不得回頭,一直走著。
  「小姐…妳是誰啊?」
  「啊?」我回頭怔住了。
  「你又是誰啊?」一個陌生人站在我身後,更慘的是,我拉著他的
手………
  「曉君,等等我啊∼」佳豪在後面擠了過來,看到眼前景像硬是怔
在那了,不過一秒的時間便看他脹紅了臉。
  「喂,妳幹嘛拉我女朋友的手?」佳豪的臉色十分難看。
  「這…這…是你女朋友拉著我的咧…」陌生人苦笑著解釋。
  「………」我趕緊放了手,真是太丟臉了啦!
  我二話不說便急忙衝下車去了,當然佳豪也跟著下車,當火車啟動
時,那個陌生人隔著玻璃窗笑著向我揮手,我低下了頭,我覺得耳根有
股灼熱。
  佳豪倒是氣的臉臭臭的,我也沒敢多吭一聲。
  「妳太誇張了吧!連我的手都會拉錯哦?」他悻悻的問著。
  「我那知道……」我自己氣得說不出話來了。
  「唉,平白無緣的給人佔了便宜了,真想和他打一架,這臭小子,
   最好別讓我給遇上…...」佳豪一個人碎碎唸著。
  「………」
  就這樣,一路上他生悶氣,我也生悶氣,連話都沒講,其實這怎能
怪我,我只是為了把行李拿好,把他的手放了一下,再抓到的怎會是別
人的人咧?真是太玄了!好似小說中才有的情節嘛,怎會偏讓我給遇上
了?或許是運命太差了吧∼
  「喲∼我說曉君啊,怎會變成個大紅蝦了咧?」阿寶看我走進教室
吃驚的問我,語氣中帶著調侃的味道。
  「墾丁的太陽太大了呀,笨∼」我邊坐了下來邊回答她。
  「呵∼也未免太大了吧。」
  「對了,妳作業寫了沒有?借我抄一下吧∼」阿寶靠近身來,壓低
了噪子偷偷問我。
  「作業?什麼作業啊?」我反問著,心堳o沒有任何印象要交什麼
作業。
  「哇咧∼」阿寶差點昏倒。她定了定身子又說。
  「小姐,談戀愛不是什麼壞事,但如果影響到功課,那就非常的不
   好了,妳忘了上次說的單操習題嗎?」
  「習題?…習題…啊!習題!」我忽然想起來了,這下可慘了,好
像今天要交的樣子,我得找個人的作業來抄才行。
  我開始東張西望的找目標,結果我看到娟十分認真的伏在桌上寫東
西,那種神情只有在抄作業時才看得到的。於是我開始放聲叫著。
  「阿娟,妳寫好作業了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