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一個好男人
By Danny (豪哥)

  「麥吵啦∼正在寫啦!」她連頭也不回。
  「寫好借我哦!」
  「好啦!好啦!」娟手揮舞著。
  這時我才發現,教室中有一些同學早就趴在桌上疾筆振書,只見阿
寶像個蜜蜂似的東停一下西停一下的四處拜託,看看是否有人能借她作
業可抄,那樣子是那麼卑微,看了令人覺得好笑。
  也不知台上在講些什麼,我只知道當我遮遮掩掩的抄完作業時,我
的手都發酸了,而午休的鐘聲也適時的響起。
  與娟、阿寶一起吃飯時,她們倆拚命的問著我和佳豪去墾丁玩的事
,簡直和逼供沒什麼兩樣嘛,活像要我做份簡報似的,真不知她們高興
什麼,又不是不知道我和他是住在一起的,有什麼好問的?
  「妳和佳豪有沒有…那個啊?」阿寶曖昧的笑著,透出一絲詭異。
  「什麼哪個啊?」我扒了口飯,不太明白她的意思。
  「妳還是完壁嗎?」阿寶竟然毫不諱言的直說了,娟也在一旁看著
我,像是等著看好戲一般。
  我起先一楞,然後沒差點把飯給噴出來。
  「妳在說什麼啊?亂七八糟的,當然是完壁啊!白痴!」我大叫了
出來。話才出口就後悔了,因為有一堆人都看著我。
  我紅著臉坐下,繼續吃我的飯…我用最銳利的眼神看著阿寶。壓低
了聲音,「都是妳啦……」
  「誰叫妳大聲嚷嚷……」娟還數落我,簡直是落井下石。
  我氣得不想說話了,顧著吃我的飯,喝我的湯。
  下午的課混過去了,覺得好累,大概是玩的太過了些,還有身上的
曬傷開始有點痛了,真是慘,我趴在床上休息著,也等著佳豪過來。
  「喂!妳脖子會不會痛啊?我今天連穿衣服碰到都痛的半死咧。」
才一進門他便嚷著。
  「有一點啦!」我懶懶的答腔。
  「唉!早知道就要帶防曬油了,這下準會扒一層皮了,哎喲∼」他
想躺在我身邊,才一躺下便發出哀嚎。
  「今晚我們倆是不是都得這樣趴著睡啊?」他忽然正經的望著我。
  「我看是吧!不然要怎樣睡?」我用手摸了摸他的頭。
  「嗚!真難過咧∼」他裝出像小孩子受委屈的臉來。
  「神經……」我故意拍了一下他的背。
  「哎喲∼痛∼∼」
  這一夜,不,該說接下來的幾天,我們都是這樣睡的,有點可憐。
  最後一個學期就要結束了,五月天徐風吹來,令人不免開始擔憂起
來,畢了業該何去何從?看來我的煩惱比佳豪多一些,男生至少有近二
年的時間可以慢慢去想未來,但我們女生可不行,馬上就要面對殘酷的
社會現實,想到就怕。
  「妳在幹嘛?」佳豪傻乎乎的沖著我問。
  「沒看見我在找工作啊!」我翻著手上的報紙邊回著。
  「有找到合適的嗎?」他在我身邊坐了下來,一隻手就搭在我肩上
了,他這舉動再自然不過了,有時我想到他的一些親密小動作很多,但
他自己都不自覺,反倒我常為了別人的眼光而不太好意思。
  「大爺∼還沒找到咧,是否願意幫小女子看看呢?」我左手托著下
巴笑看著他。
  「這個嘛,算了…反正是妳找工作,還是妳自個看吧。」
  「好,我自己看,到時我找個到國外的工作,你休假時就看不到我
   了,哼!」我故意這樣說,看他有什麼反應。
  沒想到他馬上一把搶過報紙,嘴媮棖銙鉿蛬y……
  「怎麼可以到國外,這樣豈不是會鬧兵變……」
  我能有什麼反應,當然只能笑而不答囉。
  畢業典禮一過,所有的人便各自奔向前程,我也正式搬去佳豪那住
了,他和幾個同學在工業園區內找到一份工作等入伍,我則在園區另一
家食品廠擔任品管檢驗的工作。
  白天大家都忙著工作,晚上則聚在一起聊天,看電視,這是一種迴
然不同與學生生活的感受,很真實,也不再令我惶恐,或許那一段的恐
懼都是必經的時期吧!
  我開始陪著佳豪回家探視他的父母,他們也對我很好,我覺得我正
處在一種幸福的生活中,有時自己都不太敢相信幸福是這般容易獲得的
,就算一場夢一般,但夢最怕夢醒之時,佳豪不久收到入伍通知,對我
而言便是夢醒之時……
  那一夜我們都沒睡好,我只記得我流了好多的淚,眼睛就像決堤般
的洩洪,根本無法防堵住,任由佳豪怎麼哄我都沒法讓它停下來,我為
什麼這般情不自禁?我不曉得,是為了一年十個半月的等待而流淚嗎?
大概是吧……
  佳豪入伍之後,我盼望著可以探望他的日子快快來臨,他哪堜白
我的心情,不是只有他在數饅頭而己,我也是啊……
  「哥,快點出發了啦,會來不及啦!」我看著錶,急得像熱鍋上的
螞蟻團團轉。
  「不會啦,從台南到嘉義又不是要五、六個小時,還早啦,讓我多
   吃一碗嘛。妳也來吃啊,妳二嫂煮得早餐很好吃咧,又營養。」
二哥根本沒理會我的催促,自顧自的還在吃早飯。
  「………」
  二嫂在一旁照料著偉偉、蓉蓉吃早飯,還一邊打理著等會要帶去給
佳豪的東西。
  「吃快點,姑姑快等不及要去看姑丈了,你們再慢慢摸姑姑可要罵
   人了哦,快點!快點!」二哥還要逍遺一下我才高興。
  「好了啦你,有完沒完啊。你自己當兵時還不是每次面會時都嫌我
   來的太晚。」
  果然天下還是有真理與正義的,二嫂忍不住幫我說話。
  「有嗎?我才沒有這樣咧?我…怎會這樣沒用…」二哥還想賴帳。
  「明明就有,我記得可清楚了,那時你還……」
  「好了,好了,小朋友出發了!」哥見苗頭不對,便當下嚷嚷著該
出發了。
  車子走在高速公路上,二哥開車一向夠快的了,我卻老是覺得很慢
,我真想看看隔了半個月不見的他,到底是瘦了還是胖了。
  「小朋友,等一下看到姑丈時要叫人知不知道?」二哥在一邊教著
小朋友,我則是引頸期盼著,二嫂大概看出我心中的焦急,拍了拍我的
肩,要我安定下來。
  遠遠的,我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出現了……
  他的微笑還是和以前一樣,只是臉消廋了些,但看起來很有精神的
樣子,我快步走了過去……
  「你近來好嗎?」我脫口說出。
  「好,很好,看到妳就更好了。」他摸了摸那近乎光禿的頭笑著。
  「去你的,當兵還那麼油嘴滑舌的。」我用拳頭搥了他一拳。
  「姑丈∼姑丈∼」蓉蓉、偉偉邊跑邊叫著,或許太大聲了,我看到
有個人,大概是班長吧,在一旁偷笑。
  「呵∼小朋友,好久不見哦。」佳豪蹲了下來,和小朋友打招呼。
  「我們…我們今天很早就起床囉。」偉偉結巴的說,但話馬上讓蓉
蓉給接了過去。
  「對啊!因為媽媽說今天要來看姑丈,因為姑丈是阿兵哥,不能回
   家,所以我們要來看你,所以才那麼早起床啊。」小朋友的童言
童語,很真實的傳達真相。
  「對啊,連吃個早飯都有人一直在催催催的。」
  「二哥、二嫂你們好。」
  「佳豪啊,來,坐下來,這埵釣ヰF西,你趁熱吃了吧!」二嫂邊
說著,邊把帶來的東西給打了開來,活像來軍營堻母\一般。
  「哦,謝謝!」
  我真不知二嫂的本事那麼大,帶了那麼多的東西,連雞湯都有,說
什麼當兵的人要多補一補,不然怎麼有體力,而佳豪也真賣力,一付部
隊沒給他吃飯似的,狼吞虎嚥起來,就這一點而言,實在和當兵前沒什
麼二樣,而且是一模一模。
  看來部隊要養他一年十個半月,可真是虧大了……
  「佳豪,你在這沒飯吃啊?」我忍不住往他光頭敲下去。
  「有啊!只是沒什麼好吃的東西,白飯堶掄晹陬磏峞A我們不敢吃
   會挨罵的咧,可是班長自己還不是都不吃…...」他啃著雞腿,連
話都有些含糊。
  「真的假的?」二嫂不可置信的問。
  「真的啊,班長還說那很營養,算加班。」
  「………」我不禁搖頭苦笑。
  「姑丈,那你真的有吃蟲蟲哦?」二個小傢伙眼睛瞪大著。
  佳豪裝了個苦瓜臉點點頭,二個小傢伙馬上皺著眉嚷著好噁心。
  「這又沒什麼?我們以前也是這樣啊,這算小兒科的啦,還有晚點
   名的咧,半夜沒事讓班長叫起床罰站,現在當兵還算好的啦。」
二哥在一旁有一搭沒一搭的說著。
  二嫂倒是給了他個神色瞧。
  「我又沒說錯什麼……」二哥看了看老婆大人的臉色,喃喃唸著,
像做壞事的小孩讓人給逮著正著。
  我彎下身來盛了碗雞湯給他,看他這樣猛吃,我還真怕他給噎著了

  「你吃慢一點啦,又沒人和你搶。」
  「哇,吃得好舒服哦,二嫂做的東西真好吃。」他拍拍肚子讚美著
,看來是吃飽了。
  「什麼時候變得那麼會拍馬屁了?」二嫂笑著嘲弄佳豪。
  「是真的很好吃嘛!」
  「好吃就給你留下來吃好了。」
  「不行啦,妳要害死他啊,晚上班長會叫他們吃完才能睡著咧。」
二哥馬上跳出制止。
  「那就等會再吃一些。」
  「我和曉君去走一走好了。」佳豪向我使了使了個眼色。
  「嗯……」
  「我也要去,我也要∼」小傢伙不明究理想當跟班。
  「小朋友不可以去。」二哥威嚴的說,他們只好乖乖坐下,繼續他
們的野餐。
  我們並肩走到比較少人的地方,我伸手去握他,我一驚,他的手掌
怎麼變那麼粗了,我抓過他的手你細端詳著,是繭,厚厚的一層繭,看
得我好心痛,他大概吃了不少苦頭,我看著看著,眼淚就滴在他的手掌
之中……
  「怎麼了?別哭啊!」他把手抽了回去,掏出了紙給我。
  「妳這樣哭,別人看了以為我欺侮妳咧。這樣班長會整我的哦。」
他試著逗我,不過卻沒有馬上見效。
  「人家看到你的手,就想到你一定很幸苦啊,所以才會哭的嘛!」
我擦了擦淚水說著。
  「妳喲,動不動就要哭,那麼愛哭,女人真是水做的啊?」他笑著
拍著我的頭。
  「你好討厭哦……。」我撒起嬌來了。
  「當兵的人是我,又不是妳,我都沒哭妳哭什麼?況且妳難得來一
   趟,讓我好好看看妳,別哭紅了眼,就不好看了,這樣我反而會
   難過……」
  我聽了這話馬上停了下來,對啊,我們難得見一次面,這二年來,
我們不曾分離過這樣久,我什麼要哭?我該好好的陪陪他,看看他,也
讓他看看我才是。
  我們沒有說話,只是凝望著對方,他想親我,我感覺得到,但軍營
中總是有人在走動著,實在有點礙事……
  「你在幹嘛?」還是我先開了口。
  「看妳啊。」
  「看我什麼?」
  「我在看妳在看我啊!」他像饒口令似的。
  「曉君,妳看那邊!」他忽然比了比另一邊叫著。
  「啊!什麼?!……」我才略轉過頭,他便啄了上來。那麼快速
的偷襲過來。
  「你……」我摸了摸我被偷襲的嘴唇。
  「嘿∼嘿∼怎麼?到手了啊!」他一付嬉皮笑臉的樣子,真是的
,都當兵了還像個小孩似的。
  「你看班長來了……」我比了比他的身後,他果然轉過頭去。
  「妳亂講,那有班……」我趁著他轉回頭時,湊上我的朱唇,牢牢
的給他一個吻,他一驚竟瞪大了眼看著我。
  「怎麼樣?我也得手了啊!」我也神氣的回敬他一句。
  「你……」他半天說不出話來。
  「還有哦!接吻的時候眼睛要閉起來,瞪那麼大做什麼?要嚇人啊
   ?」我笑嬉嬉的說著,他老兄原來呆掉的臉,馬上又笑出聲。
  「想不想我啊?」我嬌羞低聲問道。
  「想啊!不想才怪,每天都那麼早起,每天都緊張死了,告訴妳哦
   ,我剛來的前三天都沒大便咧,我還以為只有我這樣子,結果連
   長有一天晚點名的時候問,怪怪我的天啊,竟然全連有一半以上
   的人都和我一樣,連長還交代班長要押著我們去大便,好笑吧!
   真不知道東西吃到哪去了。」這傢伙說了一大串,自己講完還笑
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