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一個好男人
By Danny (豪哥)

  「喂,你有完沒完啊?我是問你『想不想我』?不是問你大便了沒
   ,那麼噁心的事你可以講得那麼高興,真髒!」真是氣死我了。
  「是嗎?好啦!別生氣了,妳又不是大老遠跑來對我生氣的。」
  「說得也是,那你說些有趣的事給我聽好了。」我對他在軍營的生
活其實蠻好奇的,一群大男生聚在一塊,到底在做些什麼?
  「好,來!坐下來,我來告訴妳,在第一天我到這的時候………」
他握著我的手,開始說他和我分別之後的生活;包括一到這就理大光頭
,領一堆永遠不太合身的軍服,吃飯像吃草,每天要訓練體能……。一
大堆的事讓他說得口沬橫飛,我聽得嘖嘖稱奇。
  時間總在歡愉中快速流過,在依依不捨的心情中,我們互道再見,
下一次再見時,或許就是他要下部隊之時了。
  日子一天一天的在過,我掐指算來,離出中心的日子應該不會太遠
了,換句話說,分發抽籤也是最近的事了吧,昨天我去廟堳糮禲A還特
別求神明保祐,希望佳豪下部隊的時候可以離我近一點的地方。
  「姑姑,妳在想什麼?」偉偉不知何時溜到我的房間了,我都沒注
意到。
  「沒什麼,姐姐呢?」我伸手把他抱到腿上坐著。
  自從上次探望佳豪之後.便辭去中壢那邊的工作,到二哥家來幫忙
了,這是老媽的意思,說我一個人在外頭她不放心,在二哥家有個照應
比較好,我想老媽的建議也是有道理的,上次佳豪到家堮氶A老爸老媽
對他的印像也很不錯,只是老媽說佳豪去當兵了,如果我遇上不錯的男
孩不妨交往看看,早點嫁了也好。
  老媽這翻話如果讓佳豪聽了不知會怎樣……
  「姐姐在樓下吃水果。」
  「那你不乖乖吃水果跑來找姑姑做什麼?」我輕拉了他鼻子一下。
  「沒有啊,麻麻說叫妳下去吃水果。」
  「這樣哦,可是姑姑想去洗澡了。」我有點懶散的說,還打了個哈
欠。
  「姑姑,吃了再洗啦,走啦∼走啦∼」小傢伙跳了下來,拉著我的
手直想往樓下衝。
  「……好啦∼別再拉了,再拉姑姑就要被你分屍了啦∼」我拗不過
偉偉,只好下樓去了。
  電視無聊的對白與劇情上演著,我吃著水果,心中卻覺得無趣極了
,忽然電話響起,二嫂接了之後叫我,說是佳豪打來的,令我十分的意
外………
  「你怎會打電話給我?你人在哪堙H」我記得佳豪說過在中心是不
能打電話的,怎會……一種不祥的預感油然而生,難道佳豪逃兵?!
  「我在部隊堸琚I」他的電話雜音很重,所以他必須提高音量來說
話。
  「喔!晚上可以打電話出來啊?」我鬆了口氣,也對自己的疑神疑
鬼覺得好笑。
  「今天抽籤了……」他語氣中有點沮喪。
  「怎麼?!難道抽中馬祖了?」我的情緒跟著緊張起來。
  「我沒抽到馬祖,不用到馬祖外島,但是是抽到金門……」佳豪在
另一端自我嘲笑著,不過感覺得到那是苦笑。
  「……真的?」我楞了一會。
  「是啊,所以連長勸我們轉服預官,就可以不用去外島了,讓我們
   打電話與家人商量商量,不然我那能現在打電話啊。」
  「你要轉服預官?」我提高音量叫了起來。連原本在看電視的二哥
、二嫂都回過頭來看著我。
  「來,電話給我。」二哥衝了過來,一把把電話給搶了過去。
  「佳豪啊,千萬別簽下去啊,不到二年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簽下
   去就糟了,還要多當好多的兵,等你退伍都不知幾歲了,千萬可
   別簽,聽二哥的準沒錯。」二哥講了一堆,不知佳豪有沒有聽進
去就是了。
  「嗯…嗯…好…嗯…」只見二哥嗯嗯嗯的,也不知在講些什麼,還
不時的瞄向我。
  「哪!還妳……」二哥把電話給我,又沒事般的回去守著他的電視
,二嫂則傾身過去和他竊竊私語。
  我也無心去問他到底和佳豪說了什麼。
  「…你決定了嗎?」我的語氣一定是顯得微弱而無力的。
  「怎麼?那麼灰心啊?」
  「你還有心情開玩笑……」電話那一頭仍是笑謔的他,讓我不解,
到外島當兵咧,又不是三天兩頭可以見面的,他怎能那麼輕鬆。
  「不然妳要我對妳大哭大叫啊?呆呆的妳……」
  「我看你是可以很久不用看到我,就不會讓我打你,不會讓我唸你
   ,你反而逍遙自在多了,是不是?」不知怎麼的,心堬鬖W的一
把火就燒了起來。
  「妳今天大姨媽來了啊?火氣怎麼那麼大?妳想到那去了,真是無
   理取鬧嘛妳。」佳豪似乎也大為光火。
  「你…我就是無理取鬧,怎樣?你想怎樣?」二嫂看我嚷了起來,
皺著眉看著我,對我搖了搖頭暗示我不可以這樣。
  「唉!算了,我不能怎樣,也不想怎樣,因為我邏在軍營堙A不過
   我告訴妳,我不會簽的,我會咬牙和血吞,撐過去的。」他淡淡
的說著,有一點點那種悲愴的味道。
  「………」頓時我鼻頭一酸,聲音便哽咽著說不出話來。
  他聽出來了。
  「愛哭的女人,都算社會人士了,還愛哭成那樣,我又不是去打仗
   去,只是去當兵,有什麼好哭的,說不定我去金門還可以追到大
   陸妹哦,到時妳再哭嘛!」這算是種安慰嗎?算了,這就是他的
行為模式。
  「哼!你要真敢找大陸妹,我這輩子一定和你沒完沒了。」我忿忿
的說。
  「不敢不敢。」
  「好了,不多說了,還有人排隊要用電話,我到了金門會寫信妳的
   ,Bye~」
  「等等…佳豪!佳豪……」話筒只有嘟嘟的聲音了,真是糟糕,我
都還沒問他何時要走呢。
  我整理了一下心情,放下了電話,便上樓去了。二個小傢伙本也想
跟著上來,但讓二哥給叫住了,是的,現在我最需要的,正是一個人的
獨處。
  仲夏的夜空給人無限的遐想,我推開窗讓風吹了進來,隔壁人家種
了不少的花,我由樓上向下望,能看到花的身影,風也帶著陣陣的花香
飄了進來,像不速之客,在我傷心的日子堙A是那麼的不協調,我好想
再看看佳豪,想抱抱他,聽他在耳邊胡言亂語,天馬行空的吹牛,看他
怕我搔癢在床上打滾,我好想好想………
  月光下的身影變得孤寂了,我抬頭看著月亮,彷彿連滴下的淚水都
變成閃亮的珍珠了,就讓風吹吧,吹乾我的淚,我想今夜我是無法入眠
了,但我會站在這堻音菑諞G,因為他今夜一定也和我有一樣的心情,
他知道我愛看夜空,他一定會和我一樣看著月亮和星星,唯有這般才能
讓我感覺我們仍是相依在一起的………
  「姑姑妳眼睛怎麼紅紅的?」蓉蓉吃驚的看看我,把一雙筷子咬在
嘴邊。
  「哪有……。」我心虛的說。
  「怎可能沒有。」二哥坐在餐桌旁丟了一句,又繼續吃他了。
  「好了,好了,曉君來,吃早飯了。」二嫂添了碗稀飯給我,我點
了點頭,拉了拉椅子坐了下來。
  「哥,我想上台北一趟……」
  「幹嘛上台北?」二哥不解的抬起頭來。
  「我想去看看佳豪的爸爸媽媽。」
  「嗯…好吧!」
  「那我出門了。」我放下碗筷便要上樓。
  「先吃完再走啊!」
  「不用了,我不餓。」
  頓時有四雙眼睛看著我,還有四張呆掉而半開的嘴……
  久違的台北仍是那麼的熱鬧,我走在西門町,看著路上的行人,有
點壓迫感,這一直是台北給我的緊張,來到荼樓己是近中午時分,佳豪
的爸媽差不多每天都會來這飲茶和朋友聊天;我看向他們習慣的座位望
去,果不其然他們早己在那了,還對我招招了手。
  午飯就陪二位老人家吃,只是他們的朋友也都同桌,實在沒什麼話
可以讓我插嘴的,倒是和佳豪的母親聊得比較多些。
我上來台北還有別的目的………
  「阿寶嗎?」我在公用電話一下就聽出她的聲音。
  「妳哪位?啊…曉君!?妳怎麼來了?」她興奮的叫了起來。
  「意外吧!」我嗤嗤的笑了出來。
  「對啊,妳在哪?要不要碰個面?」她提議著,這可是正中下懷,
我好不容易來台北一趟,怎會放棄和老朋友見面的機會。
  「好哇∼妳還有和其他的人連絡嗎?」
  「嗯…我找找看好了,我有抄一些人的電話,對了!我告訴妳哦,
   秀秀也在台北工作哦,還有雅萍,另外還有阿山、黑豬都在台北
   工作哩。」她開始像獻寶似的說個不停。
  「妳現在在幹嘛?」她那張機關槍的嘴忽然停止了瘋狂掃射。
  「我在我哥哪工作啊。」
  「那妳怎有空上來?妳今天不用上班啊?」她的語氣充滿了困惑。
  「我請假嘛,笨∼自己家人的公司有什麼關係。」
  「哦…好好喔!為什麼我哥沒有開公司,真是個沒用的東西。」
  「哈∼這樣也好怪妳哥哦,好了,這樣吧,現都快三點了,六點半
   在台北火車站門口見,如何?」我怕再聊下去,她會給老柀給炒
魷魚了。
  「好,一言為定,不見不散哦!」
  「嗯,那妳先去忙吧,晚上見。」
  「Bye∼」
  「Bye∼」
  我掛下電話,心想反正時間還早,不如到這附近逛逛街,看看有什
麼西好買的,順便消磨一下時間吧。
  西門町本來我不太熟,可是以前佳豪常帶我來這,所以什麼地方有
好吃的,什麼地方的東西會比較便宜,我大致還知道的,不過每次來到
這,我一定會去吃一碗天婦羅,那可真是美味。
  我忙著到處亂逛,東挑西選的,買了些保養品,拎著大包小包的,
我還特別記得要去吃一碗天婦羅呢,時間倒也好打發,我看著天色開始
暗了下來,看看手錶六點了,我趕緊加快腳步,我怕走慢了可會遲到的
,這點我相當在意,因為從以前到現在,我一向都是最守時的了,所以
我也很討厭別人遲到。
  開始有點後悔,買東西太不節制了,結果苦了自己,讓自己活像個
要離家出走的女人似的,我在想,如果我臉上多長一些雀斑,然後再綁
上二條辮子,一定像極了鄉下的女孩進城來,然後又傻傻的站在火車站
前東張西望的,一定是歹徒下手的好對象。
  我盼著望著來回踱步,心媟t暗叫罵,這該死的阿寶到底在磨蹭些
什麼?怎麼和蝸牛一樣慢啊,如果她敢遲到,等會兒可有她好受的……
大概我心不在焉,也沒注意到後面有人走過,一個轉身竟撞到了個人,
那也就罷了,更慘的是,我自己略為彈了回來重心不穩,那人沒事,反
倒是我跌坐了下來,天啊!在火車站的大廳咧,真是丟死人了。
  「小姐,妳沒事吧!」那人先是一驚,見我跌了下來,緊張的蹲了
下來問我。
  「沒…沒事……」我邊說著邊環顧四周,想了解一下,到底有多少
人看到我的宭狀。
  我站了起來,拍拍弄髒了的衣服。
  「剛才真對不起。」他很禮貌的向我致歉。
  「沒關係……」明明是我的錯,他還向我道歉,可見這個男人風度
算還蠻好的,我開始打量眼前的這個男人,咦!?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而他的表情好像也和我有相同的感覺。
  「我們曾經見過嗎?」他一開口就嚇了我一跳,這明明就是我心
問的話嘛。
  「沒有吧……」我怯怯的說著。
  「好像在哪見過妳……」他歪著頭思索著,這話一出,又嚇了我一
跳,這不也正是我的疑惑嗎?怎麼他都知道呢?
  忽然,我腦中轟轟作響,媽啊!我想起來!天啊!我要快點逃離現
場不可,不然我一定會完蛋了……。
  我開始慌張了起來,想拿起東西快點逃走,正當我拿起東西想和他
說再見的同時,我發現他的嘴角微揚,一下子,我覺得背脊整個都涼了
起來,不會那麼背吧?!
  「我想起來了,妳是火車上拉錯手的那個女生!」他用食指比了比
,像是猜中燈謎般的雀躍。
  而我,我想我的臉一定漲紅的像紅蘋果……
  怎麼那麼倒霉啊?天下那麼大,為何你偏要來台北火車站?來了也
罷,為何你又要這個時間來這呢?又幹嘛要由我身後走過讓我撞上你呢
?撞上也就算了,你道完歉為什麼不快滾,還要在這亂猜?更可惡的是
你沒事記性長那麼好做啥?竟然還猜中!
  唉!為什麼要讓你遇上我……
  對了!我可以裝作沒這回事,我使壞,我耍詐,都要矢口否認有這
回事,這樣他就不會囉嗦了,就可以打發他走了;嗯!就這樣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