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一個好男人
By Danny (豪哥)

  「你在說什麼啊?我都聽不懂咧。」我還特別裝出一臉茫然的樣子
,保準他看不出來的。
  「哦!是嗎?」他用懷疑的語氣說著,同時目光又往我身上掃過。
  「喂,你這樣看人很不禮貌咧!」我趁機打斷他。
  「哦,對不起!對不起!」
  「哈!就是妳沒錯啦!我記得可清楚了,那天是在中壢車站對不對
   妳男朋友還想打我咧!」他又露出那很討人厭的表情。
  「才…才不是我…」我氣得結巴了。
  「不是妳?不是妳的話,幹嘛臉紅成那樣?」
  為什麼天下就有男人臉皮厚成那樣?真是氣死我了,我二話不說,
拿了東西轉頭就走,我不想和這可惡的男人多說一句話。
  「喂!生氣啦?」他竟然又跟了過來。
  「………」我甩過頭去不想看他,心堜G罵著阿寶怎麼還不快點來
救我啊。
  「別生氣了,我請妳吃口香糖……」他掏出一條黃箭來。
  「來路不明的東西我可不敢吃。」我看了一眼後挖苦他說。
  「我這東西都是在便利商店買的,才不會是來路不明的東西呢,更
   何況口香糖沒什麼利潤,不會有人走私這玩意兒的啦,放心!」
老天啊!怎會有這麼白痴的人……
  我乾咳了幾聲,吊吊嗓子。
  「我說這位先生,你難道沒事啊,不是要去趕火車嗎?小心誤點了
   會壞事的。」我想這下可以打發走這討厭鬼。
  「哦!我不趕時間啊,反正我剛下班回來,不急著回家,妳在等人
   啊?等男朋友啊?」
  「不是……」男朋友,如果我在等佳豪的話,我一定要佳豪給他來
二下過肩摔,打得他鼻青臉腫不可。
  「………」我坐在椅子上不知該怎麼辦才好,他老兄竟也翹起腿來
坐在一旁,吃著他的口香糖,還不時的吹著泡泡,真是輕浮極了,令人
看了心煩。
  「喂,你可不可以不要坐在我旁邊啊,我在等朋友咧。」
  「反正妳又不是在等男朋友,何況這堿O公共場所,我坐這又沒犯
   法。」他露出賊賊的奸笑。
  「你……」算了,我能說什麼……
  「曉君∼」阿寶遠遠的看到了我,便叫著我的名字。
  「阿寶∼」我應了聲。
  「原來妳叫曉君,很好聽的名字。」他望了望我笑了笑。
  「要你管,無聊∼」我瞪了他一眼,便像逃難似的向阿寶跑去。
  「咦?那個人是……」阿寶被我一把拉住向後跑。
  「別理他,一個瘋子……」我連頭也不回死命拉著阿寶向火車站外
面跑。
  「怎麼了?」她一臉茫然的問著。
  「沒什麼啦!妳人約的怎麼樣了?」我才懶得回答,也不想破壞和
同學相聚的心情,千萬別讓阿寶再追問下去,不然待會準會被當成笑柄
,不讓同學們虧死才怪。
  「有啊,都約好啦!就在館前路那邊,我訂了位子了,大概有十幾
   個人吧!」阿寶還想回頭看看那個無聊的人,我又把她拉了過來

  「走啦!走啦!還看什麼。」我邊拉邊催促著她。
  「走就走別拉那麼大力嘛!」
  火車站往往是一個市鎮繁華的起點,由這開始向四方延伸,台北也
不例外,這一帶人潮之多,讓人有種壓迫感,我隨在阿寶身後走著,這
才發現到,阿寶穿著一襲淡粉紅洋裝,還是窄裙咧,把下半身的曲線給
襯托出來,原來人果然是要打扮的,不過我還是頭一遭發現她的身材原
來是那麼好的。
  老同學見面可真是高興,大家活絡的打著招呼,互相說著畢業後的
生活近況,真是熱鬧非凡。
  「黑豬,你怎還沒去當兵啊?」秀秀用叉子比了比黑豬。黑豬笑了
笑,比了比自己的肚子。
  「我太胖了,所以我不用去當兵。」
  「啊?!真不公平!」原本一直在桌角猛吃的阿山,聽了黑豬這麼
一說,趕緊抬起頭抱怨,嘴巴還塞著滿滿的食物呢。
  「好說,好說……」黑豬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阿山,那你怎也還沒去當兵呢?」阿寶好奇的問。一下子所有人
的眼光都集中在桌角。
  「大家幹嘛這樣看著我?我又不是不用當兵,我還在等兵單啊。」
他一臉無辜的解釋著。
  「那會不會今天回家後就收到兵單啊?」我好奇的丟出一句,說了
後就有點後悔,因為阿山立刻給了我一個超大的白眼。也惹得大家哄堂
一笑。
  「呸∼呸∼呸∼千萬別這樣咒我啦,這種事不能拿出來說的嘛。」
  「少來了,那有這種事。」阿寶邊分了塊牛小排給我,邊反駁著阿
山這番歪理。
  「真的啊!上一週,我才這樣說阿奇,結果第二天阿奇就打電話告
   訴我收到兵單了,他一直罵我是鳥鴉嘴咧,玄吧?」阿奇振振有
詞的口沬橫飛,像是真的一樣。
  不過我還是希望阿山明天可千萬不要收到兵單,不然他一定會歸罪
於我的。
  「我聽你在臭蓋,那有這種事,那是巧合,笨∼」
  「好了,好了,別談這個了,說些別的嘛。」我看苗頭不對,立即
打了個圓場,以免事態擴大。
  「怎還沒見到阿蘭和雅萍?」我看了窗外來來去去的人影唸著。
  「放心!她們待會一定到,她們離這比較遠,一個中和一個板橋的
   ,再等等吧!」秀秀都已經開始拿甜點再吃了。
  「不知道還沒有生魚片哦?」黑豬伸長了脖子看向吧台,胖胖的身
子拉長了看來有點好笑 。
  「你胃口可真不錯。」我虧他說。
  「嘿,這一餐可是要六百九咧,不多吃一點怎夠本啊?我至少還可
   以再吃二盤。」果然羅馬不是一天造成的。
  「曉君,待會妳幫我拿一盤生菜沙拉好不好?」黑豬用手遮住了嘴
,低聲的向我說。
  「幹嘛?你自己拿不就好了?」我不太明白他為何不自己拿,自助
式的餐點難道還怕客人吃不成?
  「我怕他們會記住我這大食客,這樣下次他們就不會歡迎我了,說
   不定還會故意對我加價哦!」
  「少來∼」我知道黑豬是故意逗我的,他自己倒是笑得好開心。
  就在大家有一搭沒一搭的閒聊時,阿蘭和雅萍陸續趕到了。我發現
真的只有老同學才是一生最好的朋友,我真希望一年、二年、十年、甚
至更久的未來都能像今晚一樣愉快的聚會。
  由於阿蘭和雅萍比較晚來,大家就多聊了一會兒,差不多到九點多
才離開,接著又去唱歌,就這樣一個晚上的瘋狂,弄得我好累啊。
  「曉君,別回去嘛,到我那住一晚如何?」走在往火車站的路上時
阿寶忽然這樣提出要求。
  「哦?!妳明天不用上班嗎?」我好奇的問。
  「明天週六啊,我們公司又不用上班。美商公司就有這好處。」
  「喔∼是嗎?」
  「對啊,福利還不錯,而且很自由咧。」看她眉飛色舞的樣子,好
像真的找到一個好工作,我不禁有些羡慕。
  「怎麼樣嘛,而且那麼晚了,妳一個人有點危險,不怕遇上像下午
   在火車站的那個怪人嗎?」本來我還在考慮的,這樣一聽我馬上
停下了腳步,想起那個莫名奇妙的人,還真令我頭皮發麻。
  「嗯,好吧∼我明天再回去好了。」我還真怕遇上這樣的人,真會
嚇得睡不著覺的。
  「那我先打個電話和我哥說一下。」我掏了掏口袋,邊找著的零錢
,邊東張西望找公用電話。
  「好哇,反正妳哥大概也不想半夜為妳等門吧!」她皮皮的看看我
,真不知道阿寶短短的幾個月不見,怎會變得那麼機靈了,不再像以前
一樣那麼耍寶了。
  我才想著想著,便聽到阿寶在哀嚎……
  「糟了,我一支新買的口紅放在餐廳的廁所了啦,人家今天才買的
   ,剛剛才用過一次而已咧。」她翻著皮包,氣極敗壞的嘟嚷著,
還不時的摸摸身上所有的口袋。
  我想她還是和以前差不了多少的……
  一個晚上,我們躺在床上聊著天,有說不完的話,天都快亮了才真
正的睡著。幸好隔天搭火車回台南時在車上睡了一會,才稍為恢復一些
體力,不然可能連回家的力氣都沒了。
  才一腳踏進家門,二嫂便笑嘻嘻的對我說佳豪來信了,這讓我頓時
精神為之一振。
  「信在哪?快給我看看。」我顧不得大包小包的行李了。
  「別急,我放在妳房堛漁鄐W了,快去看吧。」她話都還沒說完,
我便飛也似的往樓上衝,蓉蓉剛好由樓上要下來,差點被我給撞了下來
,只見她生氣的叫道「姑姑,妳小心一點嘛∼」
  「哦!對不起啦!先別吵,姑姑要去看信了。」我跑到房內看著桌
上端放的一封信,心中不免碎碎唸著。
  以前追我時寄來的信或卡片總要挑個像樣的款式,去當個兵,信封
成了標準信封,真是沒情調……
  
小呆:
    來金門己經二天了,到今天才寫信給妳,對不起。
    二天前剛下船,看到金門的料羅灣竟然光禿禿的一片黃石,心
  情忽然很低落,加上有長官又說,如果我們願意轉服預官,馬上原
  船回台灣,真想馬上站出來了(真的有人站出來咧)不過我還是忍
  下來了,我分派到前線的海防部隊,從今天起,妳的大呆就要真正
  擔起保國衛民的責任了。
    妳知道嗎?共匪離我們只有一千多公尺咧,天啊!一個不小心
  我半夜夢遊可能都會跑到對岸去了……
   我很想妳,才一陣子沒看到妳,我就很想妳,還有一年又九個
  月的日子,看來很難過了,嗚∼嗚∼嗚∼
    這二天,我半夜真的有看到同梯的在哭,我也好想哭哦,我才
  知道原來我也是那麼軟弱的,好了,要去站哨了,下回聊!


                     愛妳的大呆 77/09/03

  簡簡單單的一封信,我看了之後坐在桌前發呆,真的變成他口中的
小呆了,我開始寫了回信給他,我也才驀然發現,十月了,真的是十月
了,雖然我台南還是覺得和夏天一樣熱,但金門聽說到了冬天會很冷,
我想我可以開始著手為他做一點事。
  「二嫂……」我躡手躡腳的溜進廚房,她正在準備午飯。
  「什麼事?」
  「妳…妳會不會織毛衣啊?」我小聲的問著,怕別人偷聽到似的。
  「問這做什麼?」原本忙碌的她停下了手邊的動作看著我。
  「我…我想學啊。」我怯怯的說。
  「喔∼我明白了,可惜我不會,不然一定教妳。」她苦笑了下,表
示愛莫能助囉,唉∼看來求人不如求己了。
  「那沒關係,二嫂,我出去一趟。」
  「妳要上哪去啊?都快吃飯了還要出去?」
  「反正我還不餓啦,我走囉∼」我邊說便出門去了,只留下二嫂還
在那呼叫著。
  我騎著車到書店去,好好找了找有關編織的相關書籍雜誌,天啊!
怎麼有那麼多種咧?有的好像很複雜,算了算了,初學者還是選擇一本
比較看的懂的學好了。
  我買了書,又去買了材料,毛線我選了暗綠色的,雖然我不是很喜
歡這顏色,但我猜想在軍中能穿在身上的大概只能這種顏色了。算了一
算,買書買材料的錢,絕對可以買上一件很好的毛衣了,但我就是要親
手編織,佳豪才能感受到暖意才對。
  我差不多每天都可以收到他的信,有時沒收到,但隔天一定會收到
二封,除非有很特殊的狀況,否則他一定每天寫一封信給我的。而我也
在加緊編著心愛的毛衣,而且在回信中還不敢透露呢!一定要給他個意
外,而且一定要在聖誕節時讓他收到。
  「曉君,電話∼」二哥在樓下扯著嗓門叫著。
  「喔∼知道了。」我也回應著去接電話。
  「喂∼」
  「曉君啊,我是阿娟啦!」
  「喲∼好久不見了,妳怎麼像是失蹤了一樣,找都找不到人?」原
來是阿娟打來的。這小妮子我還真想念她呢。
  「那有失蹤,只是妳沒連絡而己嘛,說得那麼恐怖幹嘛?」娟還怪
我沒連絡她?真是過份,不過我大人大量,懶得罵她。
  「有什麼大事嗎?不然妳怎會打電話給我?」我聲音壓得扁扁的,
算準了她沒安什麼好心眼,八成是什麼壞事。
  「陪我去台北面試好不好?」娟裝出可憐近乎哀求的聲音說。
  「我陪妳去台北面試?」我楞了一下才幽幽的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