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一個好男人
By Danny (豪哥)

  「對啊,我前陣子才寄履歷,現在人家要我去面試了,我一個人會
   怕嘛,就想妳和我一起去,我就安心多了。」
  「什麼樣的工作啊?」
  「門市的儲備店長。」
  「喔!………」我思索著要不要答應陪娟去。
  「別想了,就當幫我一個忙嘛!」這女人真可怕,連我在考慮她都
猜得到,不愧和我同窗多年……
  「這…這…好吧!」實在是找不出什麼理由不幫這個忙,只好答應
下來了。
  「一言為定囉!明天早上我去找妳,明天見囉。Bye∼」這女人自
顧自的把話說完,連我都還來不及出聲她就掛掉電話了。
  「哥,明天我要陪阿娟去台北一趟。」我下樓去向二哥『請假』。
  「啊∼又要去台北?妳上我的班是打魚一天曬網三天哦?」二哥搖
了搖頭唸著。
  「我那有啊,我最多是打魚三天才曬網一天而已,那有你說得那麼
   誇張…...」其實我也明白,我真的稱不上是個好員工,至少連全
勤這樣基本的要求都做不到,這對我來說可能有點困難吧。
  「好在妳是在我的公司上班,不然看妳怎麼辦?」二哥準備要把他
那一套大道理搬出來,這下可大事不妙!
  「哎喲∼說那麼多做什麼,到底可不可以嘛∼」我語氣中開始有點
耍賴的味道。
  「妳……」二哥被我一問,一時也不知要說什麼才好。
  就在雙方僵持的當下,一位聰潁的女俠前來仗義解圍……
  「好了啦!自己人有什麼好計較的?去就去嘛,也不過是一天而已
   ,就算休個特別假好了。老公覺得這樣可行嗎?」二嫂此言一出
就等於宣判了,因為二哥最聽二嫂的話了,因為不聽他就慘了,說好聽
是『寵』,說那個一點就是『怕』了。
  「好吧,妳去吧。」二哥順著二嫂給的檯階,從容的下了決定,那
表情好好笑哦。
  這一點,二哥和佳豪很像,我覺得二嫂和我也很像;這麼說,我們
二個女人都很辛福的,因為我們所愛的男人都是對我們又寵又怕的,話
說回來,應該不是怕,而是真正的寵我們!
  二哥又去當他的電視兒童去了,二嫂向我使了使眼色,告訴我沒事
了,去忙我的吧!我含頷致謝後,又繼續去編我的毛衣了。
  說到這毛衣,唉∼難道是我的悟性太差了嗎?學了好多天才學會基
本鉤織,到現在做不到五分之一吧,真是氣死我了。
  用買的吧!
  我有時會有這樣的想法,可是又會自己否決掉;不行、不行,我一
定要親手做出來不可……
  一大清早,娟就來押解我上路了,出門前已先說好,今天我所有的
開銷,都算娟的,所以我買了一堆的零食,準備在火車上打發無聊的時
間。
  「地址在哪啊?」下了火車後,我便繄張的問娟,我怕她到此刻會
連地址都不記得。
  「我抄在小本子上了,安啦∼」她手上拿著小本子自信滿滿的說。
  火車站!我忽然想起上次的那個可怕經驗,我東張西望的,有點害
怕,所以催促著娟快點走了,還好沒再遇上那討厭的人。
  如地址找到了這家公司,當娟面試時,我就坐在她身邊陪著,談了
差不多有二十分鐘左右,娟錄取了,本以為這樣就結束了……
  「不知這位小姐貴姓?」主考官轉過頭來問我,嚇了我一跳。
  「我姓黃……」
  「黃小姐,妳對店長的工作有興趣嗎?」主考官看來是個精明的女
主管,講話有條不紊,聲音很好聽。
  「妳說我?」我不敢置信的用手指了指自己。
  「是啊!我們公司近來開店的速度加快,所以門市店長的儲備幹部
   很缺人,妳和她即然是同學,當然也可以加入我們的行列。」
  「對咧,我怎麼沒想到,曉君可以和我一起上班啊!……」娟這下
可興奮了,她們二個開始向我遊說……
  等出了公司大門,我才明白我剛才到底答應了什麼。
  「什麼?!到台北去上班?妳發瘋了哦?」二哥一聽我說,馬上跳
了起來,反應很強烈,遠超過我的想像。
  「………」我真的不知該怎麼接下去說。
  二哥氣得不和我說話,拿起電話和老爸、老媽告狀去了,連一向站
在我這邊的二嫂都不太敢出手相救了。只把我叫到一邊去問,等她明白
我想上台北發展是想學會獨立時,二嫂是贊成的,她說會幫我的。
  「妳自己和爸說……」二哥把話筒傳給我,我還真有點擔心。
  「搖搖啊,怎麼回事?」爸叫著我的小名,他一直都這樣叫的。因
為我小時很不好帶,都要人抱著搖才行,不然會哭整夜,所以就這成了
我的小名了。
  「我想上台北發展嘛∼二哥不肯,還凶人家……」我裝成小可憐,
爸就會心軟了。二哥倒在一旁瞪我。
  「在二哥那不也一樣嗎?可以發展啊!」
  「才不要,我知道大家對我好,可是我以後不能靠哥一輩子啊!」
我真的知道大家都寵我、讓我,可是我要學會堅強和獨立嘛!
  「………」換老爸沈默了。
  「搖搖長大了………叫妳二哥聽吧……」
  「…嗯…是啊…哦?……好……」二哥邊說,眼睛老瞄向我來。
  不用說,我又得逞了……
  幾天後,我已開始了新生活,在門市中由儲備店長做起,我和娟分
到不同的區,我在士林區,她在延平區,宿舍就在門市上面很方便的。
  
大呆:

    我己經到台北來工作了,新的環境我很滿意,這堛漱H對我很
  好,尤其區店長像大姐姐一樣照顧我,你放心吧!
    上次你說你到預備士官班受訓,現在一定正是辛苦的時候,你
  可要好好保重自己哦,等你結訓時要告訴我,另外要寄張帥氣十足
  的照片給我看看。還有你第一次可以返台休假時,可別忘了通知一
  聲。
    我很想你,不知你會不會也很想我?我望著天上的星星在想,
  金門現在一定很冷了吧,你在做些什麼呢?有沒有多穿一點?想起
  以前你那麼會吃,去受訓沒餓著吧?翻著過去我們的照片,我每次
  都有想哭的衝動,但想到你會罵我愛哭,我都會忍下來,我一定會
  當個堅強的小女人,也絕不會鬧兵變的,你放一百個心,我會乖乖
  的等你的。
    不多說了,夜深了。

                     你的小呆 77/11/10

  我寫完了信,望了望桌上的照片,哎∼還有一年又八個月……
  看來饅頭還得數六百多個……
  
  「曉君,妳跟我來辦公室一下。」區店長忽然站在我身邊,讓我不
得不放下手邊的工作。
  「哦……」
  我對工讀生交待了些事情便快步跟了上去。
  「坐啊∼」
  我點了點頭坐了下來,心埵釣М繸i。
  「曉君,妳在這受訓有一段時間了,本來是明年一月才會分派出去
   ,但泰北店的店長就要去生產了,所以我要派妳去那代理她,而
   妳也可以正式升等為店長了,而不是儲備店長了。」區店長把話
說完後靜靜看著我,大概是在等我的回覆,不過說真的,我還不太敢相
信就是了。
  「我真的可以嗎?……」我不是很有信心,有些猶豫。
  「放心,我信得過妳。」她笑了,像是笑我的多慮。
  「………」
  「別擔心,妳的表現很好的,我有一直在觀察的,我認為妳的能力
   可以勝任的,當然,有任何事都可找我解決的,OK?」她拍了
拍我的手背。
  「……嗯!我試看看。」我抿了抿嘴,下了決定,我一定會努力的
把工作做好。
  就這樣,我到泰北店去當店長,大約一個月的時間,而這段期間,
我更加的熟練,工作倒也不是什麼難事了;而佳豪也順利的結訓了,成
為班長,他還特別寄了幾張照片來,其中有一張是他擔任值星班長的照
片,身著軍裝,肩上斜披藍、白、紅三色的值星帶,很有威嚴的模樣,
真是帥氣十足,好像心愛的男人長大了許多,不再只是個小男孩。
  是啊,每個人都在成長,都在蛻變,都希望能變得更好,未來是什
麼樣子我不清楚,但我希望我都能和佳豪一起面對屬於我們的未來……
  現在的我又輪調到北投店了,這一次我可是真正的店長了哦!
  「店長!剛送來的蛋糕要放到哪?」送貨司機搬著貨,沿途叫嚷著
,我正在跟一對準備訂婚的新人談喜餅的價格,阿珠看我忙不過來便前
去招呼了。
  「拿到這邊來。」阿珠引導著。
  司機來回了數趟才把貨給搬齊了,阿珠倒了杯水給司機。
  我送走了客人,心埵麻I高興,因為客人一訂就是三百盒的喜餅,
這下業績可增加不少。
  「阿昆,我剛談到了三百盒餅咧,是皇家禮盒哦。」
  「哦!今天不能和妳們多打屁了,今天有稽查室的人跟車,討厭死
   了,快點一點貨,簽一簽單子給我,我還要去廷平區送貨。」阿
昆把水一飲而盡,邊說著邊瞄了瞄外頭,我和阿珠自然而然也跟著他的
眼光看了過去。
  「以前怎麼沒聽說有這回事啊?」我不解的問。
  「大概怕我們司機去摸魚吧!」阿昆拿起毛巾摸了摸額頭上的汗水
,有點不屑的說。
  「哼∼我們在外面跑的累死了,坐辦公室的人那知道什麼叫辛苦啊
   ,還一天到晚疑神疑鬼的,煩死人了。」阿昆有點惱火,講話的
音量也提高不少。
  「小聲點,你要死啦!當心給那個人聽到。」阿珠拍打著阿昆,怕
他不小心得罪了人。
  車門開了,那個人走下車了,朝店內走來。
  一時之間,我們三個人都傻住了……
  「他真的聽見了喔?!……」阿昆嘴巴輕輕的唸著。
  「你看你,這下可好了。」阿珠也皺起了眉。
  待人影走進店門後,最吃驚的人不是阿昆,竟然是我……
  是他!就是那個火車站上我拉錯手的人,就是在台北火車站像個牛
皮糖的無賴,他是公司的人?媽啊?我真不敢相信,這比小說還要小說
的情節怎麼可能在真實的生活中出現?不會吧?!
  我是不是在做夢?我擰了擰手背上的皮,會痛咧,這是真的!我在
這短短的五秒鐘之內,萌出了辭職的念頭……
  「呵∼我們真有緣哦!」他盯著我笑。阿昆和阿珠弄不清怎麼回事
,張著嘴巴看著我和他,表情比方才更呆。
  「妳也在我們公司的直營門市工作?」他似乎也不太相信眼前的事
實。
  「嗯……」我真不知要如何說才好。
  「請問店長在嗎?」他拿起了手上的表格詢問著,眼光在店內掃視
著,收銀小姐看向我來,阿珠和阿昆也看向我來,自然他也跟著眾人的
眼光看向我來。
  「咳…咳…我們店長今天請假,由我來代理,請問有什麼事?」我
靈機一動,馬上轉了轉話。
  「哦,這樣子哦,我想問一下店內的銷售概況,日報表可以看一下
   嗎?」
  「誰知你是那堥茠漱H啊?日報表幹嘛要給你看?」我想我的理由
正當極了,看你這下可糗大了吧!
  「嗯…妳很聰明嘛。」他笑的有點狡猾,像隻狐狸一樣。
  他從懷堮野X一張証件,放在我面前,上面是公司的名稱,和他的
部門及姓名。
  
  稽核室 專員 邱志華

  「需要打個電話確認一下我的身份嗎?」那付嘴臉真是令人生厭。
  「不必了…」我不情願的把日報表拿出來給他,同時他開始問一些
問題,我真一五一十的向他說明。
  大概他全部問完了吧,他收了收東西,便要走了。
  「謝謝妳的合作。」
  「不客氣……」
  我想總算應付完了,惡夢馬上就要過去了;當他正要走出店門口時
,晚班工讀生正恰走了進來……
  「大家好,店長好……」工讀生有精神的向我們打著招呼。
  「噓……」我趕緊比了比手勢。
  他停下了腳步,站在門口往我這瞧。
  「店長請假了?……」他揚了揚嘴角,又再次轉身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