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一個好男人
By Danny (豪哥)

  「妳好,妳叫筱雲,很好聽的名字。」我打了招呼,還不時看看阿
里,這小鬼一臉囂張。
  「店長妳好,阿里平常很麻煩妳了。」她略為欠了欠身,兩個鳥溜
溜的眼珠子亮黑而有神。
  「什麼麻煩?我很賣力的工作咧,又沒偷懶,那有麻煩到店長?」
  「你上次不是才說手割到時,店長擔心的要死送你去醫院,你不是
   說很不好意思的嗎?」筱雲這女孩講話斯條慢理的,不疾不徐恰
到好處。
  「那次不算啦!只是個意外嘛,有什麼好說的。」阿里紅著臉。
  「好了,好了,別再說了,那件事過去就不提了。」我怕小倆口會
鬧意見呢。不過看筱雲的個性,該不會和他吵吧。
  「過來吃東西囉∼」阿珠大叫著我們三人。
  「好,就來了。」阿里高聲答著,在黑夜堻ㄕ釣ヶj音。
  他拉著她的手,她給他一個深情款款的微笑,好甜美的畫面,阿里
平常大而化之的傻勁,今天倒也見到他溫柔的一面,令我有著意想不到
的意外。
  冬季的夜顯得孤寂許多,藉著火苗我才感到一絲絲的暖意。
  「來,店長,這給妳。」淑芳遞了片烤得香噴噴的肉給我。
  「謝謝妳。」淑芳一向細心,知道我不吃海鮮,就絕不會挑隻蝦給
我。我邊嚐著美味,偷看了邱志華一眼,他一聲不響的也看著我,我心
虛的趕快移開目光。
  「阿里,不快弄點東西給你女朋友吃?」
  「沒關係,我自己來。」阿里像個二楞子似的望說著話的筱雲。
  阿珠、淑芳猛在一旁偷笑著阿里的呆樣,這傻小子還渾然不知,不
過看著他們,覺得算是一對很登對的人。
  「沒想到晚上好冷……」不知何時邱志華已來到我身邊。很差勁的
開場白。
  「冬天當然會比較冷一些。」我繼續吃著我的烤肉。
  「近來忙不忙?」他喝了口手上的啤酒。
  「還不是老樣子。」我意興闌珊的隨口答著。我看著遠處的她們正
驚呼著東西烤焦的可笑模樣。
  「妳講話都那麼簡短嗎?」他苦笑著說。
  好耳熟的一句話!有個人曾這樣對我說過,是佳豪,他也曾經這樣
對我講過,我不免回想起我與他當日的對話……
  「妳怎麼了?」
  「沒什麼,想到我男朋友,因為他也這樣說過我……」
  「是嗎?……」他又喝了口酒,有種若有所失的表情。
  「我只想問妳,我真的沒有機會了嗎?」
  我根本不敢抬頭去看他,我知道那會是種什麼樣的眼神。
  「對不起……」我想我真的也只能這麼說了。
  「那當個好朋友吧!」
  「…………」我驚奇的抬起頭看著他,我幾乎不敢相信我的耳朵。
  他笑了笑伸出手來示好。
  我也笑著伸出手來。
  「從今以後,我就是妳的好朋友了。我不得不說牛好羡慕妳的男朋
   友。」
  「你放心,有機會我會介紹你們認識的。」我心情頓時開朗了下來
,因為從此之後,我可以不必再擔心他的苦苦糾纏了。
  不過看得出來,他大概也是內心掙札了很久才有這樣的決定吧!
  「我們也過去吧!」我望了望阿里那群人,這麼提議著。他只是點
了點頭表示贊同。
  當我回到宿舍巷口時,我還快樂的和大家揮手告別,我踏著輕鬆的
腳步哼著歌走著。
  走著走著,咦!
  我回頭望去,老覺得有人跟著似的,我的心情緊張了起來。我加快
了步閥,那人也加快了腳步跟著,我慌了,一下子腦中一片空白,我開
始跑著,那人也跟著跑著,我看到宿舍的燈光了,我想叫喊,但喉嚨卻
不出一點聲音來。
  一個黑影快速的攔在我身前。
  「嘿∼小姐,跑那麼急上哪啊?」那聲音中帶著一些邪惡,令我毛
骨悚然。
  「你…你…你是誰?你…不要過來,再過來我要叫…叫了。」我嚇
得結巴,連對白都和電視連續劇的對白是一樣的。
  「………」
  「你…你要錢,我給你……」我亂翻著皮包,卻緊張的皮包內的東
西弄倒得滿地都是。
  「嘿…小姐,我不缺錢,我要的是人!」他話才說完,便向我衝了
過來一把抱住了我,並在我脖子上吻了下來。
  「啊∼」我驚叫了一聲。
  我的求救似乎有人聽見了,原本昏暗的小巷中,有戶人家打開了燈
探頭出來。此刻我多麼希望有人可以來救我,我一定會感激不盡的。
  我想掙脫,但他的力氣比我還大,我根本就抵抗不了。
  「喂!?」那戶人家喊了一聲。
  「小姐,不認得我啦!」他『住嘴』之後看著我,雙手還是緊緊抓
著我的手臂,我動都動不了。
  「啊∼」我看著他更加的震憾……
  「你這王八蛋∼」我氣的哭了出來,我整個人也撲了過去。
  「嚇到了?」他開始輕輕摸著我的頭髮,還是和以前一樣的溫柔。
  「廢話,你這樣悶不哼聲的衝出來,誰會不怕啊?」
  「呵∼我想給妳個意外的驚喜嘛∼」佳豪傻笑著。
  「唉喲∼現在的年輕人真是莫明奇妙,真是搞不懂……」那戶人家
唸著唸著又把燈給熄了。
  我伸了伸舌頭。
  「妳剛才可真會叫咧,演技很自然哦!我看妳可以去當演員了。」
  「還不是你惹出來的,嚇死人了,我還嚇哭了咧!你不知道情人的
   眼淚最珍貴啊?竟這樣戲弄我。」我用手指比了比我臉上還殘流
的眼淚,來証明我真的是給嚇壞了。
  他愛憐的看看我,便低頭親吻著我的眼淚。
  嗯!果然應驗了古語,『此時無聲勝有聲』……
  我吵著要收驚,我吵著要吃豬腳麵線,所以我挽著他,到附近的夜
市去了。
  「你怎不先告訴我你要回來啊?」我喝著香香的湯。真是好道地的
風味。
  「想在情人節給妳個意外的驚喜啊∼笨∼連這都不懂。」他好笑又
好氣的說,還伸手戳我的小腦袋。
  「好哇∼你敢說我笨?我哪堬簞捸H你倒給我說說看。」我不服的
要他給我個交待,否則我一定要用『一陽指』給他好看。
  「唉∼不知道是誰寄了件毛衣給我,連那個標籤都沒拿掉,還說什
   麼親手做的咧∼」他訕笑著看我。
  哇咧∼我聽了差點沒把嘴堛瘧挼u給吐出來;怎麼可能?!我明明
就看過了啊?全部都拿掉了才對啊?!
  「不會吧?!我寄的時候明明就看過了啊?不可能還有標籤留著的
   ,我敢和你打賭!」我信誓旦旦的保証,開玩笑,我會有那麼豬
頭嗎?連這樣小的事的不會處理嗎?笑死人了!∼
  「是妳親手織的?」他吃了口豬腳,瞇著眼看我。
  連那賣麵線的老板都笑彎腰了。
  「我……」我真是豬頭,這下可不打自招了。
  「男生那麼會計較幹嘛!吃你的麵線啦∼」
真是令我丟臉。
  哼∼今天還再得記他一筆,沒想到老實的金牛到了外島當兵,竟然
會變得如此奸詐狡滑。
  不過我還是不太明白,我哪媗S出破綻了?
  「喂∼你怎麼看出來的啊?」我用筷子比了比。
  「妳會自己織出一隻『鱷魚』來啊?」
  「鱷魚?!………」
  這下我終於懂了,名牌貨竟是最大的敗筆,早知道就買個地攤貨給
他就好了……
  這次佳豪回來休假可真的是令我很意外,這真是最好的聖誕禮物了
,我們並肩躺著,聽他說著金門的一切種種,讓我津津有味的,現在是
班長的他也變得結實許多。
  我請了幾天的假來陪他,怛快樂的日子總是很快就過去了,收假前
的臨別,我又哭成淚人兒一般的不捨,但總是要忍耐下去的。
  接下來的日子,倒也平淡,少了邱志華的煩人,清靜許多,不過他
還是常來店堿d東查西的;而佳豪的假也不多,在金門當一年有個月的
兵,竟然只有二次假而已?這點是最讓我不能忍受的,聽阿寶在講,阿
山後來調到澎湖去了,三個月也有休假一次可以回台灣,為什麼我的佳
豪就不行啊?真是令我不平,所以除了寫信之外,就什麼都不能做了,
不過在佳豪退伍前半年吧,我突發奇想的有個鬼點子……

大呆:

    告訴你個不好的消息,前幾天我媽叫我回老家看看她和我爸,
  我心想也有好一陣子沒回去了,所以就回家去一趟,結果竟然安排
  一場相親,我拗不過我媽只好去了。

    本以為吃了飯就沒事了,我也沒當一回事,所以也沒打算告訴
  你有這回事,但今天媽打電話來,說對方很中意我,而且對方的長
  輩和我爸是老朋友了,我爸答應了婚事,所以要我媽跟我講,要我
  下個月回去準備婚事。

  佳豪怎麼辦?!這真是太扯了,我真不敢相信,我爸竟然沒問
  過我的意思就答應了,我媽說我爸答應了就不可能更改的了,以我
  爸的臭脾氣來說,我不答應的話就可能斷絕父女關係,再不然我就
  只好逃婚了,可是,我不能這樣對待生我、養我的他們啊!
  怎麼辦?怎麼辦?

    難道說我和你有緣無份了嗎?佳豪,我要你在我身邊啊!告訴
  我我該怎麼辦,不然我就只好做別人的新娘了……
 

                     你的小呆 78/11/28

  我自己前看後看這封如泣如訴的信,我還真有點佩服我自己的文筆
,雖然情節有點老套,不過應該很管用的吧,這樣佳豪可以用這封信正
正當當的多請一次假,這樣我就可以又見到他了,我真是自豪啊!
  哈∼我是天才!
  「曉君!早啊!」志華這痞子看到人就擺出一付奇怪的笑容。
  「唉∼不早了,太陽都升到半天高了,還早什麼。」我懶懶的說。
  「哦!是嗎?妳等等……」
  這傢伙跑出店外,看看天空又跑了進來。
  「沒有啊,十點而已,太陽才出來沒多久?那來的半天高啊?」
  「你這白痴!」我差點昏倒,他是不是在決定不追我之後,腦子因
受刺激過多而透逗了。
  不過有個人卻不這樣認為,不!該說二個人,都不認為他是白痴,
相反的,都認為他是個一等一的好男孩。
  「志華∼你來囉。」淑芳搶了一步和志華打招呼,嬌軟的語氣讓我
打了個寒澶,冷死我了。
  「來,給你杯熱咖啡,外面很冷吧!來∼取取暖。」阿珠擠了過來
硬是把淑芳給擋了下來。
  「謝謝∼外面真的好冷哦∼」志華倒也不以為意的接了下來。
  小小的後台硬是塞了四個人而顯得格外的擁擠。
  「喂∼淑芳妳沒事把牛奶盤一盤,等一會要辦退,還有阿珠,妳把
   後面的麵包算一下,等會一起給阿昆載走。」真累人,二個女人
的戰爭弄得我這店長好不煩惱啊!
  二個人互別苗頭到一段落,轉身前不約而同的來個臨別秋波,我又
感到一股涼意。
  「喂∼邱先生,你可要小心別玩火上身才好。」趁著她們走開之後
,我向志華提出忠告。
  「玩火?」
  「是啊!當一個女人愛上你時,那叫『幸福』,可是如果同時有二
   個女人愛上你時,那就是『不幸』了,所以啊,自己要小心。」
  「那你男朋友真的是很『幸福』哦∼」好酸的味道。
  「謝謝哦∼」我好氣又好笑的回敬他。
  「那妳也是天下最幸福的人囉?」
  「唉∼我只能算天下第二幸福的人。」我嘆了口氣。
  「啊?!第二幸福?為什麼啊?」他瞪大了眼看著我,嘴巴開開的
活像個大傻蛋。
  「因為佳豪說因為有了我,他就是天下第一幸福的人,所以我只能
   當第二幸福的人了…...」我還擺出幽怨的樣子。
  「我的媽啊∼好噁心哦!」他像是讓咖啡給燙了口,哇哇怪叫。他
拍了拍濺在身上的咖啡,又接著說。
  「想不到妳男朋友也會那麼甜言蜜語,真是太意外了,原來我就是
   沒這本事,才會追不到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