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一個好男人
By Danny (豪哥)

  「我不許你這樣說他,他可是真的很疼我啊,把我當手心堛瘧_,
   我才會那麼死心塌地的等他啊!笨∼」我急著辯解,我才不要讓
他對佳豪有任何的誤解。
  「好∼好∼好∼別激動!別激動!」
  「今天怎麼兩手空空的來啊?」平時他總是拿著一個辦公皮包,
面有一堆的資料。今天卻是空手而來。
  「今天是來告別的……」
  「告別?告什麼別啊?」
  「唉∼因為追不到妳,待下來實在是沒什麼意思,所以辭職了。」
他說得和真的一樣,說實在的.我分不出來是真話還是假話。
  「你少來了,這堨i有二個人等你來追咧,難不成你是瞎子啊?」
我故意這樣說,看他有怎樣的反應。
  「謝囉∼小弟沒那個命,這樣也好,就天下太平了,免得妳這店長
   每天都要河東獅吼。」好厲害的對手啊,竟反將我一軍。
  「什麼?你說我是河東獅吼?你不想活啦?」
  「他什麼時候退伍啊?」他看我氣得嘟嘴,馬上轉移了話題。
  「還有半年多,正確是7個月整才對。」我側著頭撥著手指算著,
連生氣都忘了。
  「還那麼久啊,那妳一定很希望他快點退伍,便可以看見他了。」
  「嘿∼告訴你喲,我想了個好法子,可以讓他最近回來看我哦!」
我眉飛色舞的說著.心情都揚了起來。
  「什麼好方法可以讓他回來看妳啊?」志華一臉迷惑看來更呆。
  「我寫了一封信給他,內容是說……」
  我迫不及待的把我的全盤計劃給說了出來,阿珠和淑芳不知何時也
加入了進來,聽得津津有味。
  「店長!妳好聰明哦!」她們不約的拍手稱道,我也得意非凡。
  但是志華卻眉頭深鎖不發一語。
  「你幹嘛擺個苦瓜臉啊?」我看他那樣子,心奡N不太舒服。
  「嗯∼不好,不好……」他手頂著下巴直搖頭喊不好。
  「不會啊∼有什麼不好?店長這方法應該很有效才對,怎會不好?
  」淑芳反問著,我和阿珠也有相同的疑問。
  「妳們以為在金門當兵是那麼隨便的啊!任妳一封信就可以放假回
   來哦?如果有效,那全金門的阿兵哥不就早都跑回台灣了。」
  咦!是這樣的嗎?
  不過我仔細想想,志華的話也不是沒道理,這招如果有效,那每個
人找不同的理由豈不通通都在台灣休假了。
  「回不來事小,還有更值得害怕的事呢……」說到這,志華的臉色
變了,我絕少看他這般正經過。
  「什麼事啊?快說!」我也跟著緊張了起來,一顆心就像十五個水
桶的七上八下。
  「…………不說可以嗎?」
  「哎喲,你就說嘛∼」阿珠也被吊足了胃口,催促著他。
  我當然也很想知道,會造成什麼樣的後果。
  「我以前當兵時就遇上過,連埵釵鼒s兵因為要請假回去找女朋友
   ,結果連長不準,當天夜堙A那個新兵趁執行衛哨勤務時,用槍
   自裁了…...。」
  「自裁?什麼叫自裁啊?」阿珠一臉迷惑。
  「……就是自殺。」
  「啊∼自殺!」我們三個人都驚呼了起來。
  「你…你不要亂說啊!不會的,佳豪不會自殺的,他不會的……」
  我想我失去了方寸,我不敢相信會有那麼可怕的後果。
  「店長…妳別這樣…」淑芳抓著我的手,要我靜下來,阿珠拿了張
椅子讓我坐下來。
  我呆坐著,眼一陣青一陣白的,眼淚就流了下來。
  「曉君,別這樣,或許佳豪不會上妳的當,他那麼聰明,一定看得
   出來是妳在惡怍劇的,別擔心。」志華滿臉歉意的說著,像是後
悔告訴我這個假設的可能,才會這樣安慰我。
  「都是我不好,怎會那麼笨,還想出這樣的餿主意來…」
  「志華,你快點幫店長想想辦法嘛!」阿珠也跟著緊張起來。
  「嗯…要怎麼連絡上他人呢?…嘿!可以打電報給他嘛!」志華靈
光一閃,馬上就有好主意了。
  原本不知所措的我,像是有一線生機似的活了過來。
  「打電報?!」我用手拭著哭花的臉,語氣哽咽的問。
  「對啊!妳們想想看,佳豪收到信看了之後還要請假,況且也不是
   說走就走啊,還得排機位嘛,再說,妳寄的信搞不好都還沒到他
   手上呢。」志華有條理的推測著,說得很有道理。
  我破涕為笑,馬上拿起安全帽,便趕去郵局。
  「店長,騎慢點啊!」
  「知道了∼」我邊加著油門便說著,心堳o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
  我一路上不斷的祈禱著,要佳豪可千萬別做傻事啊!我也希望那載
著信的飛機會和以前一樣的誤點,或是遇上濃霧而返航,我絕不會再怪
東怪西的了,真的……
  或許是心媟Q著別的事,騎車不夠專心,一個轉彎處,我紅燈右轉
,後方不知何時冒出了一輛車來,它發生巨大的煞車聲響.而我也還弄
不清怎麼回事時跌了下來,潛意識堣j喊不妙啊!
  「小姐∼小姐∼」我濛朧中只聽見有人下車叫著我。
  「好痛啊∼」我哇哇大叫了起來。
  「我…我沒撞上妳啊!是妳自己跌倒的哦,不關我的事。」那人指
了指離我的機車還有五公尺的車子。
  「好痛∼你…你的腳踩到我的手了啦!」我痛的眼淚都快流出來了
,那人長的胖胖的,他踩到也就算了,還蹲了下來,他這一蹲把所有的
體重都注在那肥肥的腿上,怪不得我哇哇大叫。
  「啊!歹勢歹勢∼」他經我這一呼,嚇得跳了開來。
  「我的手∼」我把手很快由他腳下抽了回來,我不停的甩著,哇∼
都麻掉了。
  「對不起啦∼」
  我仔細一看,天啊!立刻腫了起來,這下可好,身上好像不怎麼痛
,倒是手指腫的很,只能用又紅又腫來形容了,活像在便利商店堛漱j
亨堡熱狗似的,不過唯一值得安慰的是,還好沒變成壓扁後的熱狗。
  「你能不能幫我把機車扶起來?」我知道錯不在他,只能怪這路上
沒事怎會有塊石頭,讓我跌了下來,誰叫這老兄又那麼『好心』下車來
看我,結果沒事也變成有事了。
  原來杵在那的胖子,連忙我把車扶好。
  「妳還能騎車啊?」他看著我的熱狗,有點不好意思的問。
  「我還有事趕時間,我走了。」我忍著痛,發動機車,這點傷算不
了什麼的,我還得去阻止佳豪呢!
  以我的個性來講,我發覺自己從來沒有這般堅強過,愛情真偉大!
  匆匆忙忙丟下安全帽,我衝進郵局,劈頭就和小姐說要打電報,那
睡眼惺忪的小姐才懶懶的抬起頭來看我,臉色馬上一沈,我順著她的眼
光才知道她變臉的原故。
  中指咧∼我的中指變成熱狗了,就像對她比了個不雅的動作。
  「對不起,是因為手指受傷了……」
  「………」她沒給我好臉色看,但還是拿起單子讓我寫。
  電報發好了,我心堣@塊大石頭也放下了,真是活該,我看看手指
心堻o樣咒罵自己。
  回到店堙A己是下午了,肚子餓的咕嚕嚕的叫,我只好躲在後面吃
東西,不過,全店的人都知道我手指的事,每個人都笑翻了。
  這樣吃麵真得很難咧,連筷子都用不好。而且樣子很好笑,手指讓
中醫給包了起來,真是醒目。為什麼紗布一定都是白色的呢?
  「店長!店長!」淑芳邊跑邊叫著。
  「幹嘛啊?沒看見我正在努力吃東西哦!」
  「妳…妳男朋友來找妳了。」
  「什麼?!」我瞪大了眼看她,她拼命的點著頭。
  我放下碗,就往外衝。
  他就站在我的眼前,好好的,活生生的站著,還是一襲勁帥軍裝,
他表情看來有點哀淒。
  「你終究還是趕回來了……」我眼眶有著眼水在打轉。
  「妳爸爸真的答應……」
  「我騙你的,只是想讓你回來看看我……」在他還沒問完話我便打
斷了他。
  他傻住了,呆呆站在那埵n久,我們沒講一句話。
  店堶情A沒有半個客人顯得更靜了,阿珠和淑芳也怔在那一動也不
動,空氣和外面的寒流一樣的冷,我不知道佳豪會不會大發雷霆。
  「妳騙我的…?」
  「………」我點了點頭。
  佳豪怒目看我,衝了過來,我閉起眼來準備接受他的責罰…
  不料他一把把我抱在懷堙C
  「妳嚇死我了,我還以為妳真的要嫁給別人了。」
  我的臉緊緊的貼在他的耳旁,忽然我的脖子涼涼的?
  佳豪哭了?他為我哭了!
  「對不起……」我好難過,也好心疼。
  「我今天還特別發了一封電報給你,叫你別回來了,沒想到還是慢
   了一步…...」
  「電報?什麼電報?」他困惑的問。
  「就是告訴你我是騙你的,叫你別回來啊!」
  「什麼!」他看看我,表情很奇怪。
  「怎麼?」我也迷糊了。
  「完了啦!我可是求了好久,我們輔導長才讓我回來的,我還是坐
   飛機的咧,這下回去一定會讓他給罵死了啦!」佳豪跳了起來,
著急得不得了。
  「我又闖禍了哦?……」我低聲的問。
  「妳不是闖禍了,根本就是『闖大禍』了……」佳豪苦笑著。
  反正他人都回來了,還能怎麼辦。
  「咦!妳手怎麼了,老是對我比這個手勢啊∼」
  「我這可是為了你才變成熱狗的咧!」
  「熱狗?我不喜歡熱狗,我比較喜歡吃香腸。」
  我的白眼和阿珠、淑芳的笑聲變成了一幅奇怪的畫面。
  「佳豪,那你下次休假什麼時候啊?」
  「下次,沒了啦∼就這一次提早放完了,而且只有三天而己,都是
   妳幹的好事啦∼」
  「………」

  「老婆,還不睡?」佳豪從後方輕輕攬住我的腰,把我從回憶中拉
回現實。
  「我們的結婚照那麼好看?」他的手不老實的在我身上輕輕游移。
  「嗯,老公,我在想當年我把你騙回來的事情咧。」我身子輕輕向
後抑著頭望著他。
  「那次回去後,讓連長和輔仔罵死了,都是妳那封電報惹的禍。」
  「可是我也得到該得的處罰了。」
  「哦?!有嗎?」
  「當然有啊!」我眨了眨我的水亮的眼睛看著他。
  「是什麼?」
  「嫁烚你啊!還幫你生了娃娃啊!」我轉過身來理直氣壯的說。
  「呵∼這算那門子的處罰啊!」他笑了起來。
  「喂∼生孩子的時候好痛的咧,只是你男人都不明白…」我嘟著嘴
靠在他的胸前,隱隱約約還可以聽到他怦然的心跳聲。
  「好∼好∼好∼我明白,我明白,妳很偉大,很辛苦好不好!」
  「這還差不多。」我滿意他的答覆,我把他抱得更緊了。
  「咦?!你不是睡了嗎?怎麼又起來了?」
  「哦∼因為我肚子餓了嘛,老婆,妳要不要吃點東西?」
  這…這…唉∼他就是這樣,怎麼到現在還那麼會吃啊?
  「大飯桶,你想吃什麼?」我皺了皺鼻子問他。
  「嘿…反正我決不吃『熱狗』的。」他還特別提高了音調,看來那
次的熱狗效應他也是記憶猶新的。
  「你好討厭哦∼」我撒嬌的叫著。
  「呵∼」
佳豪把我抱著,輕輕搖著,我享受著深夜的寧靜和我生命中的好男人,
這段路走來,有笑有淚,有苦有樂,但我知道,這是第一個九年,還有
無數個九年等著我們一同度過……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