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我走進妳的心
By Danny (豪哥)

   
  美娟看了看手上的錶,顯示著差五分鐘就要下班了,想想漫長的夜

不知如何打發,心一狠乾脆一個人去看電影好了,打定了主意,她趕緊

收拾了散落在桌上的文案,專心的等待下班的鐘聲....

  走在西門町,店家的展示燈把街道照的通明,櫥窗內則放著各式各

樣的漂亮商品及新潮的東西,果然!這地方是屬於年輕人的世界,頓時

美娟覺得自己竟與這堛漱@切顯的極不搭調,甚至是格格不入,令人討

厭的七夕情人節,一個古老的神話傳說,竟把整個街道的氣氛推向一個

奇怪的感覺,從早上廣播節目到現在為止,耳朵聽到的,眼中看到的都

和它有關,真是心中百感交集,原本以為逃離已經花滿為患的辦公室,

可以眼不見為淨,但眼前的一切卻又更強烈的敲擊著美娟的心,望著手

上的那張電影票,真想撕掉算了,但想想又無處可去,只好拖著一顆灰

暗的心走進戲院...

  電影演些什麼?美娟不知道,因為單純的只為了打發一個寂寞的夜

,但沒有男友的她,在戲院中只是低頭回想著過去的那個男人,那個讓

她痛心的男人,根本沒注意電影在演什麼,直到燈光再起,才將思緒從

過去拉回現實,電影散場了,一個夜晚也該散場了,她急忙起身,離開

了戲院,招了部計程車,想快點回家,因為淚水已經在眼中打轉了,她

只想快點回家,好好哭一場.....

  「小姐,到了哦!」司機略為回頭說著。

  美娟這才抬起頭來,發現車外正下著大雨。她心中才想著這是個什

麼爛情人節嘛,還下雨?!忽然她發現原本該隨身背著的皮包竟不翼而

飛?

  司機似乎看出了這車上的女孩發生了什麼事。

  「小姐,錢包掉了哦?」司機的聲調中帶一點懷疑,像是覺得美娟

存心要坐霸王車似的。

  「對不起!你等一下,我去拿錢。」美娟提議著,司機點了點頭表

示贊同,美娟連忙跑樓梯旁的雜貨店,和熟識的老板娘借了錢付車費。

  送走了計程車,喘了口氣,想起還得起鎖匠開鎖,美娟心中更是一

頓咒罵,這是個什麼樣的倒霉情人節啊,真是諸事不順;進到屋內己是

夜晚十一點多了,把自己疲累的身軀用力的甩在沙發上,連燈也沒開,

讓黑暗包圍著自己,心似掉到谷底般的沈落下來,淚水卻莫名的滑下,

不該想他的,想他又有什麼用?縱使在心中對自己一遍又一遍的說過,

但總在深夜中難以入眠,窗外滂沱的雨聲是牛郎與織女相會的淚嗎?他

們一年之中還有七夕可等待,而他在天上是否也會想來與我相會呢?.

.....

  「美娟,妳怎麼那麼沒精神啊?昨夜沒睡啊?是不是去約會了啊?

」小雯打趣的質問著美娟。

  「討打啊妳,昨天皮包掉了,害我差點回不了家了。」

  「那妳有什麼証件之類的要去掛失哦!還有信用卡,不然可麻煩了

。」看著小雯正經的樣子,美娟笑了出來:「妳當我三歲哦!」

  「好!算我是雞媽媽的媽媽,雞婆啦!哼!」小雯做了個鬼臉抗議

。

  「對不起!算我的錯,我失言了,大人不記小人過。」美娟連賠不

是。

  「這還差不多!」小雯得意了起來。

  「說真的,要小心點,快點辦掛失,不然也許妳明天起床就會發現

自己己是個負債累累的窮女人了,唉!到時妳就完了,流落街頭囉。」

  「小雯!拜託!妳能不能說點好聽的啊!比如說,可能是那一位帥

哥撿到了,親自送回來給我,結果他一見鍾情,對我百般追求,最後王

子與公主就過了幸福快樂的生活了呀!」美娟手舞足蹈的說著。

  「而且那王子還很有錢,對不對啊?」小雯冷冷的冒出一句。

  「有錢?!那當然啊!王子一定都有錢的嘛!」美娟呆呆的說著。

  「醒醒妳的大頭夢吧!天下豈有那麼好的事讓妳遇上。」

  「不過,也有可能啦!去市場找找看...」小雯一臉的奸笑著。

  「市場.....?」美娟一臉的迷惑看著小雯。

  「哈..哈..看妳的呆樣...青蛙王子啦..哈..」小雯忍

不住的大笑了出來。倒惹來其他同事的眼光。

  「咳...咳...」張經理遠遠的用聲音代表警告。

  小雯伸了伸舌,便走回桌位去了,還側著頭小聲的說著:「別忘了

掛失証件、信用卡啦...」美娟笑了笑點點頭。美娟找著通訊錄,想

和發卡銀行連絡.......

  嗶...嗶...嗶...嗶...呼叫器發出了陣陣聲響。

  「咦?這是誰的電話啊?怎沒印象?」美娟低聲疑問著。

  反正打了就知了嘛,順著呼叫器上的電話,美娟撥著電話...

  「喂!請問有人...」

  「是劉美娟小姐嗎?」電話那頭是個清脆乾淨的聲音。

  「哦...我是...」

  「劉小姐,我昨天撿到妳的皮包了,昨夜想連絡妳,但太晚了,不

   好打擾妳,所以現在才和妳連絡。」那男子繼續說著。

  「妳方便出來拿嗎?怕用寄的太慢,我公司也在附近,中午可以在

   妳公司門口碰面,將皮包送還給妳。」

  「哦...好...謝謝...」

  「那中午見了。」男子掛掉了電話。

  美娟又是一臉的茫然,心中想著:「不會吧...青蛙王子出現了

  嗎?...這麼靈?.....」

  整個上午,美娟的總是心神不寧的,總覺得像是要發生什麼事一樣

了,看看手錶,還不到十點半,真有點懷疑自己的錶是不是壞了...

  「美娟,妳有什麼事嗎?」張經理走了過來問著。

  「經理..沒..沒事啦...」美娟迅速的站了起來回話。

  「沒事就好,做事吧!」張經理示意美娟坐下便走出辦公室。

  「喂!妳幹嗎?耍什麼白痴啊?」小雯從另一端側著頭問。

  「沒啦!對了!小雯,中午我有點私事要辦,不和妳吃午飯了」

  小雯又是裝了個鬼臉......

  十二點的休息鐘響了,美娟便懷著一顆忐忑不安的心情下樓,但卻

有一點的猶豫,到底該不該去呢?這樣的問題已經反反覆覆的問自己一

個上午了,猶豫歸猶豫,但一想到所有的証件重辦要花的時間、精神,

就顧不得那麼許多了。

  午餐時間,路上的人顯得行色匆匆的,美娟看著手錶,十二點過十

分了?怎沒看到人呢?

  「請問,妳是劉美娟小姐嗎?」一個陌生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哦,我是。」美娟轉身看著這名男子,這一看還真的覺得是一位

  青蛙王子了,他的個子不高,比自己還矮一些,有點胖,長相普普

  通通的,虧自己還一個上午的心情不寧,現在倒鬆了口氣,也覺得

  自己太胡思亂想了,不由的笑了起來。

  「什麼事這麼好笑?」陌生男子見美娟笑了出來,感到好奇。

  「沒什麼,沒什麼,只是在想幸好你是個好心人啦。」美娟連忙找

  話來掩飾自己的失態。

  「劉小姐,這是妳的皮包,妳要清點一下媕Y的東西嗎?」

  「哦!不必了,我相信你的。」美娟笑了笑說著。因為她相信會通

  知失主的人,必定不會是個壞人的。

  「哦..呵呵..」男子抓著頭笑了出來,美娟看了他這個憨樣,

  也笑了起來。

  「劉小姐,我想妳誤會了,皮包不是我撿到的啦。」男子不好意思

  的說著。

  「啊!?不是你?」美娟真是有點不敢相信。

  「那..那..你是誰啊?」美娟結巴的問著,深怕眼前的男人會

  對自己不懷好意。

  「他是我同事。」不等男子開口,又有個陌生的聲音自耳邊響起。

  「對不起,劉小姐,我剛才在打公用電話,看妳己經來了,便請我

  同事先把皮包還給妳。」這男子的聲音乾淨清脆,而且有一種特有

  的語調,美娟只是點了點頭,表示了解他的語意,卻不知該回答什

  麼。

  大約有30秒的時間吧,三個人都靜靜站著沒有問口說話,在這大

熱天中,週遭的空氣卻顯得有的冰涼。

  「劉小姐。」那名比較晚來的男子問口叫著她。

  「啊..什麼事?」美娟嚇了一跳。

  「妳該還沒用餐吧?不介意的話,方便一塊用個便餐嗎?」男子輕

  柔的問著美娟,而美娟只是傻傻的看著眼前這個斯文的男人,卻沒

  有回話,直到對方再一次問她時,她才感到自己的失態,剎時二片

  紅暈飛上了臉頰....

  商業午餐總給人有一點點的壓迫感,打從點餐開始,便覺得服務生

的動作是快速而急迫的,或許只是為了填飽肚子,所有的客人也都將節

奏放快著,也無法真正的去品味著食物的美味了。

  「劉小姐,我都忘了,還沒自我介紹呢?」男子笑著說。

  「我姓趙,名文彬,我從事室內設計工作,未婚,29歲」

  「趙先生你好,我姓劉..」

  「劉美娟,27歲,巨蟹座,銷售專員,未婚」不等美娟說完,他

  已搶先說完了,看著有點錯愕的美娟,他笑了出來。

  「劉小姐,妳忘了嗎?皮包是我撿到的呢。」

  「哦,對喔...」美娟也笑了起來。

  「時間不早了,我也該回辦公室上班了。」美娟看了看手上的錶,

  起身準備拿起帳單時,趙文彬卻早一步將帳單從桌上搶走了。

  「這..該由我請客才是,算是感謝你還我皮包啊。」

  「不,第一次見面,怎可讓女士破費呢?這是很不禮貌的,我可不

  是一個沒禮貌的男人喔。」他不急不徐的說著,美娟也莫可奈何,

  只得由他了。

  「我陪妳走一程,可以嗎?」他看著美娟要求著,同時帶著一點笑

  意,她沒拒絕他,但刻意的略為保持了點距離。

  一路上他沒說話,只是靜靜的陪著她走大約二個路口的路程,反倒

是美娟有點納悶,但又不好多問,就這樣一前一後的走著,到了公司門

口,美娟又再次向他致謝,便互道再見。看著他離開的身影,美娟覺得

這位趙先生有點奇怪,但又說不出那兒不對勁......

  「喂,剛才那個男人是誰啊?」小雯冷不防的冒出一句。著實美娟

   嚇了一跳。連同樓的阿珠和阿麗都一塊圍了上來湊熱鬧。

  「沒什麼啦,只是那個人撿到我的皮包拿來還而已呀。」美娟邊說

   邊回到位置去了,她知道,若在這幾個女人面前多說話,準沒完

   沒了的。還不知會有什麼罪名往自己身上推。還是輕輕帶過就好

   ,以免遭殃。

  「嘿嘿..好傢伙,這麼簡單嗎?他沒約妳嗎?晚上要去哪約會呀

   ?要不要小妹們做陪,以策安全呀?」小雯狎笑著問。三個女人

   擺出了一付想白吃白喝的表情。

  「求妳們饒了我吧!沒有!沒有!什麼事都沒有。」

  「沒有?不會吧?」小雯瞪大了眼睛,用一種懷疑的臉神看著美娟

  ,臉上寫滿了問號。

  美娟聳聳肩,雙手一攤,便理了理桌面,開始工作了。那三個女人

自覺無趣,便也死心了,不過小雯還是低聲的對美娟說:

  「喂,打個賭,他今天會來約妳,或在門口等妳,賭一客牛排,如

   何?」

  看著小雯一付挑釁的樣子,美娟笑了笑:「好!一言為定。」

  小雯伸手做了個打勾勾的手勢,定下了這場賭局,趾高氣昂的走回

  了位置坐了下來,小雯看著認真工作的美娟,心中卻有著一股心酸

湧上,五年前和美娟、平揚一同考進這家公司,因為年紀接近,成了好

同事,美娟與平揚產生了感情,成了男女朋友,看在眼堙A自然是為他

們感到高興,但上天總是那麼不公平,平揚在一次搶救溺水兒童中,他

救回了二條寶貴的生命,但卻失去了自己的生命;在這次的打擊之後,

美娟便鎖住了自己的心,對感情的事絕口不提,雖說在公司時和以往沒

什麼二樣,但私下總是那麼的孤獨,那麼樣的悲哀,想到這堙A小雯忍

不住的滴下淚來,她偷偷的拭著淚,怕美娟看到,心中想著,晚上不論

怎樣都要請美娟吃個飯的。

  「拜託,妳們吃牛排一定要到這家嗎?很貴咧!」小雯在車上向其

   他人抱怨著。

  「阿珠,我們倆是陪客,是小雯自己要和美娟打賭,沒資格講話喔

   ,看美娟的意思對不對?」阿麗聰明的不準備表示意見。

  「妳們這二個吃堨階~的傢伙...」

  阿麗、阿珠二人只對小雯吐了吐舌頭。

  「小雯,妳開車專心點好不好?看路啊?」美娟深怕小雯開車顧著

  講話會分神。接著又說:

  「願賭服輸,誰叫妳愛賭啊,算給妳個教訓,等下我還得點最貴的

   來吃呢!嘻.嘻.」美娟看著小雯嘟著嘴的表情,仔不住笑了出

  來。

  「好好喔∼∼」阿麗、阿珠拍手附和著。

  「好啦!好啦!今天本姑娘認栽了,吃吃吃,有什麼了不起,又不

   是付不起,哼...」小雯一付不甘願的樣子。

  「謝謝學姐,學姐最好了..」那二個陪客倒是很大聲的拍著馬屁

  ,逗得小雯不知該說什麼.....

  點了餐之後,美娟打量著這間餐廳,氣氛真的不錯,很正式的西餐

廳,所有的擺設,裝潢都十分的有品味,感覺很好。

  「小雯,這家妳來過嗎?」美娟好奇的問。

  「喔,來過一次,上次和一個客戶約在這吃飯,他說這不錯,蠻有

   品味的,所以才會拿名片回去,這二個ㄚ頭才知道這家的呀。」

  「學姐,聽妳說了那麼多次了,就算帶我們見見世面嘛!」阿珠申

  辯著。

  「是啊,不然那會知道外面的天有多大啊...」阿麗趕緊補上一

   句。

  「不必拍馬屁啦,妳們和經理出去都沒見過世面啊?真是的..」

  「那看來今天妳要破財了..」美娟笑了笑說著。

  今晚客人不太多,吧台旁正奏著輕柔的音樂,配合著餐前的開胃菜

到主菜、紅酒、甜點、四個人吃得真飽,美娟也訝異自己今晚的胃口出

奇的好,是因為情緒放鬆嗎?還是料理真的美味?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聽著音樂,不由的入了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