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我走進妳的心
By Danny (豪哥)
 
  「妳真美。」

  小雯的無厘頭的冒出這句話,讓美娟口中的咖啡差點給嗆了出來。

  「妳幹嘛呀?說話沒頭沒腦的。」美娟輕輕擦了擦嘴角。

  小雯攪了攪手中的吸管,冰塊在她的翻動下,發出與杯子輕碰的響

聲,她靜了下來,沒說什麼,只是睜睜的看著美娟。像是看一幅畫,打

量著這幅畫的優美與特色。

  阿麗與阿珠二人吃飽喝足,便有點坐不住了,提議是看電影,但小

雯與美娟卻都只是搖搖頭,年輕女孩畢竟是有點不同的,小雯讓這二人

去看電影,留下美娟,正好也有一些話可以和美娟談談。

  「年輕真好。」美娟看了看阿麗與阿珠走在玻璃窗外的打打鬧鬧,

   不由的說出這句話來。

  順著美娟的視線看去,小雯淡淡的說:「像不像以前的我們?」

  「當年的我們不正也是這般的年輕?現在我們不也是年輕的嗎?妳

   會這麼說,可見妳的心態老了,該不是年紀吧!」

  聽了小雯的這些話,美娟沒什麼話好說了。

  「還在想他嗎?」小雯從皮包內拿出了煙,點了一枝,服務生見狀

遞上了煙灰缸。小雯點頭表示了做為顧客的謝意,當眼神再次的回到美

娟身上時,她哭了,小雯看了看窗外的匆忙行人,嘆了口氣。

  「想又有什麼用?他也不會回來了。三年多了,難道沒法子在妳的

   腦子堜棱慾@些他的身影嗎?」

  「妳想什麼?妳盼什麼?妳盼的是一個不存在的夢,妳想的是一個

   已經不存在的人?這算什麼?」小雯仍對著美娟說個不停。

  美娟卻面無表情,只是二行清淚不時的滑下。

  「妳倒是說話啊?」小雯有點慍了。

  「妳要我說什麼?我能說什麼?.....」美娟擦了擦淚。

  「美娟,我求妳好不好?不要再這樣下去了行不行?妳得學著去接

   受別人啊。」小雯急得吸了口煙,又把煙大力的擰熄了。

  「小雯,我會的啊,我又從沒說我不接受別人的嘛,是緣份還沒來

   而已,妳別太擔心了。我也會找個和妳老公一樣的好男人的。」

  「屁話。算了,當我沒說過好了。」小雯翻了翻白眼不再說了。

  「別這樣嘛.....」美娟拉了拉小雯的手,她知道小雯是真的

   關心她的朋友,只是個性比較直一些,並沒惡意的。

  「妳唷∼∼拿妳沒轍。」小雯也明白,話點到即可,再逼沒有用的

   想不想的開就看何時頓悟了。

  「下雨了?!我們是不是也該走了。」小雯看了看窗外問著。

  「嗯....」美娟點了點頭,跟在小雯的身後不發一語。

  站在騎樓下,小雯一把摟著了美娟的肩說:「妳看,老天也變的和

  妳一樣愛哭了咧..」,話一說完,美娟笑了出來,也抬頭看著天

  好大的一場雨啊,能不能把心也洗的乾乾淨淨的,把煩惱不安的心

  洗淨啊.....

  又是個陽光照耀的好天氣,美娟喘著進到辦公室,和同事們道了早

安,急忙回到位置上,因為手上有著一大袋的點心,這是昨天回家之後

做的,是為了回報小雯的。

  「幹嘛啊!?大包小包的做什麼啊?」看著還氣喘如牛的美娟,小

  雯一臉的疑惑。

  「是為了報答昨天妳那豐富的一餐啊,我自己做了些小點心,帶來

  給妳嚐嚐。」

  「呵,那今天的下午茶就有著落囉。」

  「那我們有份嗎?」坐在附近的小張冷不防的冒出一句。

  「有、有、有..我做了很多,大家可以一起來分享啊。」

  「喂!小張、小李、小陳,你看你們幾個,那一個不是吃的一付痴

  肥、油膩、像個小白豬似的,還吃、吃、吃的,不怕活活吃爆了肚

  皮嗎?真是的...」小雯那恰北北的嘴可沒閒著,馬上就像機關

  槍似的,瘋狂掃射。

  「拜託喔,大姐,我們不過想品味一下美娟的手藝而已,幹嘛說的

  那麼恐怖啊?什麼小白豬,不過,如果美娟做的點心吃了會痴肥、

  油膩、我可不怕,無所謂啦。」小陳倒是順勢巴結了美娟一番。

  「謝謝你們的抬愛喔。」美娟俏皮的說著。

  「好了,好了,少在本大姐面前耍嘴皮子了,小陳,下午那個南部

  來的新客戶處理了怎樣?弄砸了我要你好看。」

  「知道了啦....」小陳像洩了氣的氣球,頓時便沈了下來,趕

  緊回座位去了,小張、小李二人相顧而逃。

  「妳這組長可真有威嚴啊!」美娟細聲的說著。眼卻早笑開了。

  「哼!這幾小滑頭眼睛動一動,我就知在想什麼了,不然怎帶的了

  這些人。」

  小雯一付像對付孫悟空的如來佛般,任由這猴子多會翻,也決翻不

出手掌心的神氣,逗的美娟哈哈大笑。

  上班前的小笑話與一陣打鬧,隨著鈴聲的響起,也完全的靜了下來

,每個人都開始了忙碌的工作,美娟看了看辦公室的同事們,有男有女

,有未婚也有已婚,但大家都顯得十分的認真工作。男或女、未婚或已

婚與工作的努力程度是沒有直接關連的吧,但總是為了好的未來而努力

著;小李想升組長,小張想買房子,阿麗想存嫁菕A小雯想証明自己可

以不靠老公養活也可以自主獨立,但自己呢?為得是什麼?想証明些什

麼?.....彷彿自己像個沒靈魂的軀體般,完全不知怎麼過活的?

也不知未來是什麼,算了,走一步是一步了...

  理了理紛亂的情緒,打起精神,該為自己的工作負起責任了吧;整

個上午,她忙著核算客戶的報價單,算著成本與利潤,及連絡工廠的進

度,忙碌可以使她獲得成就感,也讓她覺得時間好過一些,陪著大家吃

了午飯,她略為休憩了會兒,讓頭腦不因午飯而變得不清。她不經意的

撇見電腦螢幕右下角出現了閃爍的驚嘆號。那是有電子郵件的通知,美

娟收了信件,順道打開來看看。

  「嗯...王老闆又來催貨了,還要一份報價明細..」她一面嘴

中喃喃唸著,一面快速的看著這些信件,手上的滑鼠快速的動作著..

  「咦?!這是誰發的?」美娟有點疑惑,看著最後一封的郵件,是

  個完全與工作無關的內容,卻又沒有發件人的信箱與姓名,管他的

網路上,總有些無聊的人會亂發郵件吧,看了看內容,是個短篇的心情

抒發,看完了也就順手刪除掉了,而這件事也沒放在心上。

  「美娟,晚上有空嗎?」小雯把臉湊了過來的問著,美娟看著她一

眼笑著說:「妳一定要把妳的大臉靠的那麼近說話嗎?」

  「又不犯法!跟妳說,我老公今晚有個同學從美國回來,要為他接

  風,就我一個女人太無聊了,怎樣?陪我去好嗎?」

  「少來了,又想安排我相親啊?」美娟嘟了嘟嘴嚷著。

  「不是啦!呵呵!怎會咧,只是單純的吃飯啦。」小雯連忙解釋著

。心堳o想著,千萬不要露出馬腳來才好。

  「叫妳老公省省吧,前前後後安排了幾次,什麼歸國博士啦,醫生

  啦,我可都沒看上眼啊,算了吧。」美娟看來興趣缺缺的樣子,同

時還數落了小雯的老公一翻。

  「妳還說,那幾個人妳不是嫌沒人品、沒內涵、市儈,再不就沒時

  間顧家,更扯的是妳姑奶奶還有嫌人太有錢的,我的天啊!連有錢

  都不行,妳不太挑了嗎?要是我的話,這幾個都不錯啊,如果可以

  說不定我都嫁好幾次了。妳看,我老公和我為妳多辛苦啊,只要看

  到好的對象,一定都優先介紹給妳,我老公是個熱心的人,他可從

  沒抱怨過什麼,上次妳不要的那個醫生,現在可好,讓別人給搶走

  了,下個月便要訂婚了,妳到現在連八字都沒一撇,不,連半撇都

  沒有,我當然急了啊。妳當姐姐我吃飽了沒事幹啊?」小雯脹紅了

  臉悻悻然說著。

  「好了啦妳,我的好姐姐,我知道妳是一片好意。」看著小雯氣極

的樣子,美娟只有略為的讓步了,免的小雯真要像火山爆發般的,那不

知有多少人要跟著倒霉。

  「一句話,去是不去?」

  「這....」看著小雯咄咄逼人的氣燄,真不知該如何回答才好

,美娟顯得支支吾吾的。

  「少囉嗦了,給我個答覆吧!」小雯又把臉給湊了過來,施加壓力

。直到美娟無意識的點了點頭,才帶著勝利的微笑縮了回去。

  「嗯,這還差不多,那下班時一起走吧。也不用回去換衣服了,妳

  穿什麼都好看的,不必刻意打扮,免得又和上次一樣被妳放鴿子,

  我可不想再丟一次臉啊。」

  「..........」美娟真是沒法子了閃避了。

  原來吃飯的地方便是前幾天才來吃過的牛排餐廳,美娟有點不解,

便開口問:「怎麼又是這堸琚H」

  「好吃啊!上次妳不也這樣說,我老公問我到那吃飯,我就想到這

   了啊!」

  「拜託,接風有人吃牛排的哦?我還是第一次聽過咧。妳自己搞不

   清楚狀況,連妳老公也昏頭了?」

  「哎喲,都自己人那這麼多排場和顧忌啊,反正主要還不是...

   吃頓飯聊一聊而己嘛。」小雯差一點就要說出『相親』二個字來

,幸好轉的快,真是好險啊,小雯不覺的鬆了口氣。

  下了車,美娟活像是個被押解的犯人般,被押赴刑場,而小雯則像

是個彪形劊子手,而她的老公則是操縱生死大權的判官,想到這樣的劃

面;美娟不由的笑了出來。

  「妳幹嘛?發神經啦?.......」

  美娟只是輕搖著頭,沒說什麼。

  小雯也搞不清美娟葫蘆婼璊偵蟷荂A只能學著搖搖頭。

  餐廳內人仍是不多,當服務生領著到達定位時,卻著實的令小雯有

點納悶......

  「人傑,你這同學我怎有點面熟啊?好像那見過?一時想不起來而

   已...」

  「哦,嫂子妳好,我們該沒見過面才對。」男子已起身向小雯點頭

  表示問好。

  「不會吧!文彬才回來沒多久,我今天才約到他人呢?妳怎會見過

   ?」人傑一付不解的問著小雯。

  「可是就覺得見過啊........」

  其實在這三人對話的同時,還有一個人更覺得意外的,沒錯!便是

美娟,因為眼前的這位文彬,便是撿到皮包的那個人......

  「劉小姐?這麼巧,妳也在這?」文彬微笑的看著美娟。

  「是啊...你好...我和小雯是同事...」美娟有點不好意

  思的說著。

  「哦!我想起來了..我想起來了..你就是撿到皮包的那個青蛙

   ..那..那個好心的先生..」小雯頓時眉飛色舞的指著文彬

  ,雀躍不已。

  「青蛙?..什麼青蛙?」人傑看著小雯,一頭霧水。

  「沒什麼..劉小姐,別老站著,一塊坐吧。」文彬說著,同時也

挪了挪椅子。示意美娟坐下。

  「謝謝..」看著這三個人的談話,美娟真是覺得難為情,真想找

個洞把自己埋了算了,臉上發燙著,八成是紅到耳根了....

  「劉小姐」  

  「啊..什麼?」

  「換妳點餐了?妳想吃些什麼?」文彬又笑了笑。

  「就牛排好了。」

  小雯看著這二人有一句沒一句的,心堹u有點急,尤其是美娟,一

點都放不開的樣子,看在眼底,真有點氣人。

  「文彬啊!你在國外那麼久了,回台灣有什麼打算啊?」小雯想快

一點找到可以交談的主題,以便快速進入狀況,便這樣問了。

  「我在國外學室內設計,回台灣當然是想安定下來,現在工作方面

   倒是沒什麼問題了」

  「那有沒有打算結婚啊?」小雯乾脆單刀直入,直逼問題核心。

  文彬喝了口飲料,輕笑了笑,又開口說:「有打算,但緣份還沒到

  吧,不急,慢慢來吧。」

  「這樣哦!」小雯聽了心堶邠O感到喜孜孜的。

  「文彬,你怎會和美娟認識啊?」人傑等了好久,小雯終於停止了

說話,這才趕忙發言說話,不然又不知要等到何時才輪得到自己可以說

話了。

  「我想是不是由劉小姐來說會更好呢?」

  對於文彬會把話鋒轉到自己這來,美娟有點意外,但已不像先前這

般的不知所措了。

  「前陣子我去看電影.皮包掉了,是趙先生撿到的,所以就有過一

   面之緣,就是這樣子了。」

  「那真是有緣份啊..呵呵」人傑笑了出來。

  「是啊,世界真是小,在這看到劉小姐,可真令我意外。」

  「人麼劉小姐..劉小姐的,叫她美娟就可以了嘛,美娟也一樣,

  別叫什麼趙先生的,太見外了,叫文彬就可以了,大家都是自己人

  都是朋友嘛。」

  美娟看了一眼小雯,眼神中表示了自己的抗議,但小雯倒一付又能

奈我何的樣子,美娟也沒法子了,只想早點結束飯局好回家去了。

  服務生端上了美味的菜餚,在往後的飯局中,當然聊文彬在國外的

生活和室內設計,美娟雖然話少,但也聽得津津有味。雖然晚飯後小雯

夫婦刻意的要安排文彬文美娟回家,但文彬恰好有事,倒讓美娟鬆了口

氣。

  回到家十點多了,洗完了澡,也做好了護膚的保養,沖了杯咖啡,

讓自己放鬆心情,電視頻道換來換去的,實在是沒什麼好看的節目,索

性把電腦打開來上網逛逛吧,想想電腦也買了很久,平時除了用來處理

公事外,倒是很少去用它,隨著一陣的開機程序等待後,隨手放了張喜

愛的音樂片,享受一下多媒體的功能吧!

  美娟連上了有關旅遊的網站,盤算看看自己是否該出國去散散心,

該去哪呢?心埵麻I摸不清,彷彿網站中的景色都像世外桃源的吸引人

,難怪有人說網路就像一台搶錢機器般,要把坐在電腦前的人,完全柞

乾為止。

  咦!右下角傳來了訊息的黃色提示,右手很自然的去點了它...

  『妳好....

   可以和妳聊聊嗎?』

  美娟有點意外,這陌生人的忽然出現,自己已很久沒在網路上與人

交談過了,一下子竟反應不過來...

  『妳不願和我聊是嗎?....』

  『不是的...』美娟半響後才記得要回應。

  『妳好嗎?』電腦上又傳來了對方的訊息。

  『嗯,你怎有我的資料呢?』美娟感到有點好奇

  『沒什麼.........

   隨便亂找的巧合....』

  巧合?!美娟托著腮幫子思量著,天下的事有那麼多的巧合?或許

是吧!真的有許多的事和人都是一份巧合促使著,或許這樣的意外正是

上天給人們生活中的一種驚喜吧.....

  『喂...妳怎麼了?我可不是壞人啊!』

  對方大概等了良久沒看到美娟的反應,又敲下了這行字。

  『沒事..我沒說你是壞人啊,難不成你是個壞人哦?..』

  美娟故意這樣的用詞想捉弄一下對方。

  『放心,我是個好人的。』

  『哦?你如何保証?』

  『在未來的日子堙A妳可以慢慢的感受到的,我是

   個百分之百,善良的好人...』

  美娟趁著等待對方回應的短暫間,把咖啡攪拌了下,正由著香溢的

  熱氣薰著自己的臉,輕啜了一口。但略為抬頭看了下螢幕,不由的

  笑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