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我走進妳的心
By Danny (豪哥)

  『這位先生,我可沒答應和你長期對談吧?
   又怎麼有未來可言呢?是否言之過早啊?』
  美娟對自已採取了自我防衛的本能。  
  『妳用了三個問號,表示妳並不是真的不願
   意和我對談,而是對我不了解的關係?』
  喝!竟然這樣的主觀,美娟心中是不服氣的。
  『你們男人就是這樣的自以為是,標準的大
   男人主義...哼..』
  『是嗎?我一向尊重女性的,可沒有什麼大
   男人主義心理,妳可別誤會了。對了還沒
   有請教芳名,我是Kitty』
『天啊!你是那可愛的貓咪?』
  看著他的名字,美娟有點不可置信的感覺。
  『妳反應的太大了吧,嚇我一跳,我是希望
   自己能有像貓咪一般的神秘,所以才用這
   樣的名字在網路上的啦。』
  『哦....』
  或許是為了掩飾方才的失態,所以美娟只用了一個簡單的字來回答
,表示了解對方的意思了。
  『妳的大名呢?』
  『...太晚了,我要睡了...』
  美娟不願回答這個問題,便以太晚了要休息的藉口,準備離線了。
  『嗯..蠻晚的,明天妳再告訴我吧!』
  『我很少在晚上上網的.....』
  『沒關係,我每天晚上都會在網路上的
   ,如果妳有空上網的話,就可以遇見
   我的,妳再告訴我吧!』
  『再說吧!bye.......』
  看了Kitty的回答,美娟不知要說什麼才好,只能勉強的應付著,
深怕自己無法全身而退,離了線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
  大概怕和人接觸了吧!美娟是這樣想的,也許把自己封閉的太久
了,己經忘了和怎樣和人接觸了,自己的生活圈,除了辦公室,和這
間租來的公寓,似乎就沒什麼去處了,想想還真覺得有點悲哀呢,美
娟把那不再溫燙的咖啡喝了一口,竟感到咖啡中透出一絲的酸澀,和
現在的心情是一模一樣的......
  「妳覺得趙文彬這人怎樣?」
  「不錯啊!年輕有為,很好啊!」
  美娟早已料到,只要自己一進辦公室,小雯會立刻出現在自己的
眼前,刺探昨日的結果。
  「少來了,這不是屁話嗎?少給我打哈哈,來來來,東西給我放
   下來,認真一點好不好啊?大小姐!」小雯拉著美娟,把美娟
的皮包和早餐幾乎是用搶的給剝了下來,要美娟給個答覆。
  「他人不錯啊。」美娟正襟坐在椅子上的回答著。
  「真的啊!」小雯真是喜出望外,又接著問。
  「打分數的話,妳給幾分啊?」
  「85分吧!」
  「85?那好...那好...妳上班吧!不打擾了!」小雯的
  眼睛早成了半月形的笑開了,臉上堆滿了笑意的走回自己的位置
  開始打著電話。
  美娟知道,她準是去報佳音了......
  其實文彬這個人,蠻斯文有禮的,很和善,美娟倒是不討厭他,只
是覺得一切順其自然的好,不必過份強求,反正該來的還是會來,由天
意吧......
  看著小雯講電話的樣子,有說有笑的,不像以前一樣板著臉大罵人
傑,罵他找什麼爛貨色來吃飯,讓人看不上眼的之類的話,想必人傑在
電話那頭一定也大大的鬆了口氣,美娟心媢鴾H傑還真有說不出的歉意
,總害他挨罵,不過換個角度來看,美娟是很羡慕小雯的,也多虧了他
能包容小雯火辣辣的脾氣,能疼愛她,這樣的男人不才是一個真真的好
男人嗎?至少換成別人的話,一定受不了小雯這樣的老婆的。
  看著手錶,上班時間好像過的很快,轉眼就要下班了,看著外頭的
夕陽,覺得彩霞金光的灑滿天際,真的是好美....
  嘟..嘟..嘟..
  電話的聲響打斷了美娟的思緒,心中想著,怎會在下班的前幾分鐘
還有電話呢?
  「您好!我是劉美娟。」
  「劉小姐嗎?我是趙文彬,今晚有空嗎?可以一起吃飯嗎?」電話
那頭的聲音似乎有點緊張。
  「我們昨天不才一起吃過飯了嗎?怎又要找我吃飯?」美娟有點覺
得好笑,這文彬怎麼只會吃飯吃飯的,不會用別的理由來約自己嗎?
  「喔...因為昨天是接風,而且我有事,沒法子盡興,今天我有
   時間,但就不知劉小姐有沒有空了?...」
  「好哇!」美娟脫口的回答讓自己嚇了一跳,怎會這樣乾脆的答應
了呢?是自己平時迷糊慣了?還是腦子和嘴無法達成共識?怎腦子還在
想該不該去而嘴卻答應了呢?不想去嗎?那倒也不是,只是一種女孩自
然的的一點點扲持心理作祟吧,至於文彬之後說了些什麼,美娟已記得
不太清楚了,只知道待會約在門口見面。
  「要約會啊?!」小雯又將那張大臉給靠了過來。
  美娟俏皮的給了個微笑來代表答案。當然這個微笑也包括了默認。
美麗的黃昏仍用絢爛的餘光照著這開始步向黑夜的都市,有點風吹送過
來,心情就像這陣風一般,有點熱熱的。
  文彬當然很準時的出現了,令美娟意外的是他的穿著,並不是西裝
畢挺的上班模樣,倒是有點休閒品味,一襲藍色休閒襯衫,一件牛仔褲
,現在才發現,原來他身材還蠻均稱的。他的鼻子很挺,濃眉大眼,輪
廓很深,有種很特別的瀟灑。
  「我臉上有東西嗎?」文彬笑著說
  「沒有啊!」美娟也用著一抹淺淺的笑來回應著。
  「你要上那吃飯呢?」
  「妳敢吃辣嗎?」
  美娟看著他點了點頭。文彬接著說
  「吃麻辣鍋如何?我在國外沒吃過,看著到處都是這樣的店,真想
   試一下,可惜一個人去吃的話,太沒意思了,所以特地邀妳一起
   來,可以嗎?」
  「好哇!我最喜歡麻辣了,小雯不敢吃太辣的東西,所以啦只陪我
   吃過一次,她說打死她她也不再吃了,所以囉,我也很久沒吃了
   ,那今天我就帶你去一家正宗口味的麻辣鍋,你可好好品嚐一下
   很夠味的哦!」美娟想起了久違的麻辣鍋,不覺得熱血沸騰起來
  ,連說話的樣子都顯得眉美色舞的。
  文彬看著眼前的這個女孩,那種快樂的笑容,不免望的出神。直到
她一口把話都說完了,他才清了清嗓子說。
  「妳說得很好吃的樣子,可以出發了嗎?我們已站在這好一會兒了
   咧!」
  「可以走了啦!」美娟笑嘻嘻的說著。
  在忠孝東路上的這家店,果然生意很好,真可以稱得上高朋滿座了
,在待者的帶領下,他們坐在靠馬路的二樓,可以透過落地窗看到外面
來來往往的人們。
  隨著鍋中的沸騰,美娟不斷的告訴文彬那一樣東西好吃,一定要多
吃一些,和一些吃麻辣鍋的趣事,逗得文彬大笑。
  「美娟...我可以這樣叫妳嗎?」文彬脫口而出,又覺得自己好
像太唐突了些。
  「嗯..沒關係..」美娟點了點頭。
  「妳怎麼沒有男朋友呢?.....」其實文彬本來是想用一些
文詞來形容美娟是個很好旳女孩子,仍會沒有男朋友的,但卻一時想
不出來,變成了一句很直接的問話。文彬看得出來,這樣的問話好像
太重了一些,因為美娟的身子是僵著的,連頭都沒抬起來....
  美娟聽了這句話,心頭擅動著,彷彿那個結痂快要復合的傷口硬
被人狠狠撕裂一般的劇痛著,頓時傷口血流如注,淚水欲奪眶而出,
但美娟忍了下來,緩緩的抬起頭來。她極力壓抑著自己的情緒,絕不
能讓自己潰堤.....
  「沒什麼...還沒遇上好的男人吧..」美娟說了又低著頭吃
著自己碗堛漯F西。
  文彬畢竟不是一個木頭,看著她的沈寂,想必有一段不愉快的過
去,他不願再問,他不想傷害她,也不願破壞第一次和她的獨處,此
時文彬不免有點後悔自己方才脫口而出的話....
  美娟說想去洗手間一下,文彬點了點頭,看著忠孝東路上來來往
往的行人,苦思著等會如何突破這僵局才好......
  進了洗手間,美娟並沒有哭,只是用水輕輕的洗了一下臉,看著
鏡中的自己,拍了拍臉頰,內心咒罵自己真是太沒有用了,怎會這樣
輕易的掉淚呢?理了理情緒,仰首走出了洗手間.....
  「美娟..剛才我......」
  「沒事的,你吃飽了嗎?」不待他說完,美美便打斷了他的話。
  「吃飽了。」
  「百貨公司在打折,我想去買秋裝,你學設計的,該能給我一些
   意見吧。」
  「我學的是室內設計咧?妳的身體如果是房子的話,那就沒問題
   了吧....呵呵」文彬不覺得竟笑了起來。
  「我是把你當朋友才邀你一起去咧,那請問我的身體是像什麼房
   子呢?違建嗎?」美娟嘟著嘴說。
  「是幢美侖美煥的豪華別墅啦。」文彬雙手一攤的說著。
  「這還差不多,那走吧!對了!先說好,這次換我請妳了,算報
   答你撿到我的皮包的『大恩大德』囉,我沒欠你了喲!」
  看著美娟這付神情,文彬只能笑笑搖著頭說:「隨妳吧!」
  百貨公司的折扣戰,雖然只是一種促銷手法,但看得出來十分的
有效,因為整個賣場都看得到一群一群的人,偕老扶幼的,不停的穿
梭著,當然美娟也加入了這個行列,文彬即然來了,也只得陪著她在
百貨公司內到處奔波著,直到沒有多餘的手可以提東西了方才罷休。
  「我實在是佩服妳們女人。」
  「佩服?」美娟一臉的疑惑看著他。
  「是啊!東西像是不要錢似的,每個人都搶成一團。」
  「那你真是太不了解女人了。」美娟一付小覷文彬的樣子。
  「是啊,我一向都不太了解女人的....」
  看著文彬若有所思的回答,美娟沒有追問,或許每個人都有保留
一些自我的基本權利的,不必和任何人說,也無須去過問的...
  和第一次見面時一樣,他陪她走著,卻沒有開口說話,只是靜靜
的陪著身邊,朝著她的家走著,夜色很美的,風迎面吹來,萬家燈火
閃爍著,台北還是風情萬種之都,令人陶醉在一片夜的浪漫之中,也
不知過了多久,已走到家門口了。
  「送到這可以了。」美娟先開了口。
  「嗯,謝謝妳今天陪我吃飯。」他仍是用那有點低的特有語調說
著。
  「不客氣,你也陪我逛街了啊。」
  他只是站著微笑,美娟開了門,回頭看了眼,他仍站在原地,她
笑了笑比了個再見的手勢,他又笑著點了點頭,直到她的身影沒入門
後。
  忙了一天可以回到家洗個熱水澡,真是再好不過的事了,全身的
疲備透過泡澡,可以獲得完全的解放,當看著鏡中的自己,美娟覺得
自己近來好像胖了些,不免嘟了小嘴埋怨自己的貪吃,當拿著大毛巾
擦著未乾的頭髮時,順手打開電腦,想看看之前買的股票是否有所長
進,卻沒想到那個Kitty已發出訊息了。
  『小姐,妳還沒睡啊?』
  『是啊!喂,你真的每天都掛在網上哦?』
  美娟開始有點好奇了,這個Kiddy難不成那麼閒嗎?閒到可以隨時
隨地的在網路上遇到不成?
  『大小姐,我可要吃飯、睡覺啦,沒法子一天廿十四小時都在網
   路上啦.....』
  『是哦!我還以為你是神咧,可以不睡覺吃飯的。』
  美娟故意這樣說著,想像對方的一定不知如何回答的樣子,一定
很好笑的。
  『妳真可愛哦∼∼∼』
  『可愛?!』
  對於這樣的回應,倒真令人意外。
  『是啊!妳真的可愛啊!』
  美娟對這形容詞有點不能接受,畢竟這只是二人第二次的對話而
已,而對方卻可以說自己可愛,大概是男人在網路上對女人的搭訕花
招罷了。
  『你沒見過我怎知我可愛還是不可愛?說不定我是個七十歲的老
   奶奶了,這樣我還算可愛嗎?』
  美娟存心要捉弄Kitty這傢伙。
  『哇!那真不巧,我恰好大妳一歲咧..呵呵』
  『天啊!?...服了你了...』
  美娟真是徹底敗給了對面的這傢伙....
  『好說好說啦∼
   今天心情不錯吧?』
  『還好,剛和朋友去吃飯回來而己』
  『哦?!這樣輕描淡寫的,怎麼?不是和男友嗎?』
  這個該死的Kiddy,竟開始這樣臆測起來,美娟接著回他一句。
  『我又沒說是和男友去吃飯啊!況且本姑娘目前還是單身啊,
   身價好的得咧...哈哈....』
  網路就有這樣的特性,可以永遠也不必用自己真實的態度來面對
,但也或許這樣才是真正的自我也說不定。
  『身價?論斤賣啊?一斤多少錢?我可以買半斤嗎?』
  『有沒有人說過你說話很尖酸刻薄?』
  『喂...我只是順著妳的話說嘛...』
  『算了..可以問你件事嗎?』
  『那是我的榮幸,請說吧!』
  『你們男人約女人去吃飯,但總不太愛說
   話時,心埵b想什麼啊?』
  美娟心媢鴾撅l今晚的樣子多少還是有點在意的。
  『拜託哦小姐...我那知啊...』
  kitty的回答美娟倒不意外,或許自己太多心了吧,也許什麼事都
沒有吧,問個不了解狀況的人又怎會有答案呢?美娟不禁對自己的問
話覺得好笑。
  『算了!當我沒問吧!』
  『不過有一種可能哦!就是他想追妳哦!』
  『追我?...』
  這話又勾起了美娟的心一揪,像一塊布全擰在一塊了。
  『是啊!或許是在想如何對妳表達吧,或許是沒有那個勇氣
   向妳開口,可能是怕妳拒絕....』
  『我和他才見過幾次見而已,還不熟...』
  『妳真夠笨的,全天下的情侶那一對不是由不認識而認識
   由不熟到熟的啊?就是這樣認識為故事的開端嘛,難不
   成要等到很熟時妳也嫁人了才來追妳啊?..呆..』
  『......』
  真的嗎?真的是這樣嗎?美娟不可置信的問著自己,不過才和文
彬見過幾次,真的會是這樣的狀況嗎?
  『妳討厭他嗎?』
  『我也不知道...他人還不錯就是了...』
  這可是真的心婺隉A美娟對他可真的只有不知道可以形容。
  『怎麼認識的?』
  『問這幹嘛?我又何必要告訴你?』
  『喂..喂..是妳引起了我的好奇心啊...』
  『要知道的話?說個理由來聽聽.....嘻』
  『天啊..妳這女人...好吧..為了一位長期禁錮在城堡的
   美麗公主,小弟我將要指引著公主,能找到鍾愛她一生的英俊
   王子,照顧她一生,給她一輩子的幸福...夠了吧...』
  『哇...你說得好噁心哦..哈哈...
   不過我同事真的為他取了個外號"青蛙王子"咧...』
  『青蛙王子?有那麼難看嗎?…… : ( 』
   看著kiddy擺出的苦瓜臉,美娟笑出聲。
  『你看你這是幹嘛?又不是說你,板個臭臉做啥啊?』
  『為男性同胞抱不平啊………』
  kitty似乎為著男人的一點點兒的尊嚴準備頑強抵抗著,引起美娟
的好奇,該是男人的自大心態作怪吧。
  『少來了,大男人主義………』
  『好吧!隨妳說吧…………
   不過我要勸妳,如果真是個不錯的人,那妳可
  要好好把握住,別白白的錯過一段緣份。』
  『嗯…我會考慮的…謝謝你….Kitty』
  『咦….說謝謝哦!真是難得咧……^^』
  『好了!不扯了,我明天還有很多事要做
   想早點睡了,你那麼晚睡,不怕上班沒
   精神嗎?』
  『哈….哈…不會的啦….那再見囉…』
  『881∼』
  說完再見美娟呆坐在電腦前好一會兒,她手上握著一幀平揚的照片
,照片中的他仍是一抹開朗的笑意,他愛運動,在陽光下的他是最耀眼
的,像個大孩子般的好動。
  「平揚……我好想你啊……」美娟幽幽吐出心堛澈銎壑妤﹛A眼卻
模糊了,熱熱的淚劃過清秀的雙頰,她哭著在電腦前睡著了,做了個夢
夢中的人對著她揮手,越走越遠,完全不理會她在極力的呼喚著,她追
著跑著,絆著石頭跌倒了……
  「好痛!……」美娟叫了出聲,睜開眼,竟已是早上七點多了,摀
著方才踢到電腦桌的腳,還正微微做痛著,抬頭忽然發現,電腦竟一夜
沒關,連網路都沒掛斷,心想,完了!這下子電話費要多繳不少錢了,
Kitty這傢伙怎還在線上啊!?真是嚇壞了美娟。
  『Kitty……你整夜沒睡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