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我走進妳的心
By Danny (豪哥)

  『我信!』

  『你信!?不會吧∼你相信第一眼的膚淺視覺?

   你只是看外貌罷了,或許男人都是這樣的,外

   表的重要度佔了很高的比率,對吧?你是男人

   不會否認吧!』

  『沒錯,男人要用外貌來決定第一眼的感覺,其

   實女人也是一樣的,妳知道嗎?人在互相認識

   時,只用會三分鐘來決定對方的價值,而且是

   很主觀的,前三十秒便決定對方是不是能成為

   相處的朋友,後面的二分半鐘只是在印証妳的

   主觀判斷,所以三分鐘便決定了妳喜歡或討厭

   這個人,那妳說,一見鐘情是不是也有其科學

   的原理呢?』

  『真是這樣嗎?你沒亂說吧?』

  其實這串字打出時,美娟己在回想著,自己對人還真的好像是這般

的看人來決定等級呢…………

  『那你有看上的女孩了嗎?…嘿…嘿…說來聽聽啊!』

  『有是有,可是不知怎麼說…

   等等……妳想套我啊?

   我才不說勒………哈』

  『哈…被你看出來囉∼∼∼』

  『美娟小姐,現在時間已是早上的一點半了,妳

   還要聊嗎?妳錯過了女性最重要的美容覺時間

   了……』

  不提還好,美娟忙著捥了捥錶,天啊!真的那麼晚了,明天可要變

成熊貓眼了。

  『哇!真的很晚了,我要去睡了,你呢!還要工作嗎?』

  『妳"自己"好好睡吧,我還要處理一些事,

   差不多三點可以去睡吧。』

  『你那個"自己"是什麼意思啊?』

  美娟有點糊塗………

  『哈∼∼就是叫妳早點睡,不必等我啦∼∼』

  『哇…你吃我豆腐,你很壞哦…… : ( 』

  『那以後妳也可以吃我豆腐啊,我不介意的…^^ 』

  『…………』

  『去睡吧!』

  『好吧!你也早點睡了,881~~』

  『881~~~~~~~』

  掛了線,美娟從網路那種虛幻又回到了現實的生活,一下子竟覺得

有點難以適應,也有一種莫名的感覺,只是也說不上來是什麼……

  勿勿打理了一下,希望自己還能有幾個小時的好眠,但一雙眼珠子

盯著天花板,就是睡不著,翻來覆去的,還在想著方才電腦上的對話,

不會吧!美娟驚覺自己怎對一個網路上的陌生男子有了一點的牽掛?甚

至連對方的名字是什麼?做什麼的?都一無所知啊?想到這堿娟不禁

對自己感到迷惑……………

  時序紛擾,秋的氣息已漸漸的漫延著,秋天總是披上詩意的裝扮,

令人不自覺的也沈醉在這樣的心情中………

  「美娟!妳在發什麼呆啊?」阿珠看著望著窗外已出神的美娟。

  「喔!沒什麼啦!阿珠,妳不覺得秋天很美嗎?」略為回了回神的

她忍不住的問道。

  「嗯,秋天適合談戀愛哦!」阿珠露了個神秘的微笑。

  「啊?!」美娟有點訝異阿珠的回答。

  「對啊!和自己喜歡的人在秋天走在遍地楓葉的山間小路,不是很

   充滿詩意,不覺得很幸福嗎?」說著說著阿珠的臉透著一點點的

紅暈。

  「喔∼∼戀愛囉∼」美娟用手指比了比。

  「哎呀!又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嘛!」這下阿珠臉如蘋果般通紅。

  「何時請吃喜酒啊?別忘了我哦!」

  「放心,時侯到了自然少不了妳的啦!怎可能讓妳的紅包給飛了呢

   ?」阿珠笑著說。

  美娟笑著點點頭,整個人像也沾了阿珠的愉悅,令自己心情很好。

  小雯今天出差去了,少了她辦公室安靜多了,讓美娟今天也少了個

說話的對象。是覺得有點失落感的,整理著桌上的報告書,工作其實是

沒有止盡的,總在一件事情尚未完成時它便會接二連三的不斷進來,而

把這些事情安排順序,有條理的完成,便是工作了;美娟開始認真的計

算著這些報告書上的各項數據……

  嘟…嘟…嘟…一陣的電話聲響起。

  「喂!您好!我是劉美娟……」美娟快速習慣性的說著。

  「美娟嗎?我是文彬。」電話那頭傳來了那熟悉的聲音。

  「有什麼事啊?」

  「明天我要去香港出差,今晚想去買領帶,妳陪我去好不好?可以

   的話,我先請妳吃飯。」文彬大概是打公用電話,以致都可以聽

到很吵雜的聲音。

  「嗯!可是你可不能嫌我挑的顏色不好看哦!」美娟笑著說。

  「我相信妳的眼光!一定不會錯!好!那老樣子,下班時我去接妳

   囉!就這樣說定了,下班見,拜拜!」

  「喂∼喂∼?!」

  什麼嘛!這樣約女孩子的哦?就這樣二句話而己就約好了哦?美娟

心媊控o好像太便宜了文彬,但想想至少晚上可以有個人陪,可以打發

一些無聊的時間也是不錯的;其實這一陣子和文彬也偶而一起外出去玩

,算不算是男女朋友?也好像談不上,他不會給太大的壓力,只是偶而

有他陪伴著,每次都是他來邀約,美娟也都答應,這樣的模式一直維持

著,沒有相互的束縛,沒有彼此的承諾,只有一點淡淡的感覺……

  「妳今天很漂亮!」文彬讚嘆著。

  「怎麼?你今天吃糖啦?講話那麼甜?」美娟笑咪咪的說著。

  「我說的是實話罷了。」文彬臉上透著一點點的紅,笑著說。

  「你領帶要買什麼樣的款式?」

  「看了再說,先去吃飯吧!」文彬提議著,美娟沒什麼意見點了點

頭。

  「今天我們去吃麻辣鍋好不好?」

  「咦!你怎會忽然想到要吃麻辣鍋啊?」美娟蹙著細眉,一臉的不

惑,因為文彬自從上次吃過之後便說辣的受不了,不太敢吃。

  「因為妳喜歡吃啊!每次都吃別的東西,日本料理、西餐、歐式自

   助餐、海鮮好像也引不起妳太大的興趣。」

  「這可是我觀察了很久的心得喔!」文彬一付了不得的樣子。

  「嗯!孺子可教也,好吧!本姑娘就成全你。」美娟皮皮的給了個

笑容,心堶邠O有點甜甜的感覺,那是一種很久沒有過的感覺,如果有

一天文彬對自己表白時那該怎麼辦?

  「喂!美娟!妳在想什麼啊?」因為想得太入神了以至於文彬叫了

她好幾次都沒聽到。

  「沒有……沒在想什麼啦………」

  「大白天的就在神遊囉?」文彬笑著。

  「………」美娟臉上微燙著,不發一語。

  來到第一次和文彬吃麻辣鍋的店,店內仍是高朋滿座,伙計理了理

桌子,好不容易才等到位置…………

  文彬仍是直呼好辣,不斷的喝著冷飲,那個樣子看得美娟笑彎了腰

,文彬倒不以為意,倒是直勸美娟多吃一些,不時的挾菜給她,一頓飯

下來,美娟可真是過癮極了。

  吃飽了,文彬帶著美娟跑去了咖啡館,讓二個人可以休息一下,畢

竟此時是酒足飯飽,沒那種心情到處逛的。咖啡館內迷漫著咖啡香,幾

乎都是一對對的情侶居多。真不知文彬來這是何居心………

  服務生有禮的過來招呼著……

  「冰咖啡?」文彬問了問美娟,美娟點了點頭。

  這是家氣氛很好的咖啡館,崁入式的罩燈,將光線集中成一束,卻

不刺眼,店內的擺設簡單而樸實,不會過於臃擠也不會過於鬆散,柔和

的音樂把整個店烘托的格外典雅,美娟細細的打量著這家店,覺得令人

十分舒適。

  「喂,這家店的設計很不錯,你的看法怎樣?」也不知是不是在文

彬浸潤下,總會到一家店時這樣開口問著。

  「哦!妳剛才打量半天就是看這店的設計哦?」文彬笑了笑,看了

看四週,時而有所悟的點了點頭,又有時會搖了搖頭。

  「怎麼樣嘛?」美娟看他這樣子,有點沈不住氣的問著。

  「只能給70分吧!」

  「才70分?我覺得很好啊,至少該給90分吧!你倒說說看那

   不好來著。」美娟嘟了嘟嘴,一付像孩子般的神情。

  文彬只能笑著搖頭。此時服務生端來了咖啡………

  「趙先生,您要點蛋糕嗎?剛好老板娘今天親自烘烤的。」服務生

放下咖啡後欠著身子低聲問著。

  「美娟妳要吃點嗎?」文彬的眼睛瞟了過來。

  美娟搖了搖頭,文彬只好單點了一份。

  「怎麼?你常來啊?不然這兒的服務生怎會認得你?該不是你常帶

   女孩來這喝咖啡吧?」也不知怎麼的,美娟脫口就說出這麼酸的

話來。

  「這店我是常來,這店還是我設計的。」文彬可笑開了眼。

  「自己給自己打70分?看你整天就是笑,有那麼好笑啊!」

  沒一會兒,服務生又出現了,蛋糕還是二份。正當美娟納悶時,服

務生開口說話了。

  「我們老闆娘說,這份蛋糕是請趙先生美麗的女朋友的,完全免費

   ,請妳嚐嚐看味道如何。」

  「這…真不好意思,謝謝。」美娟覺得真是很宭。

  文彬轉過頭,對吧台後的老板娘點頭致謝,也向服務生點了點頭。

  「怎麼?不好意思啦?」文彬故意這樣問,想看美娟有什麼反應。

  「哼!人家請客我就吃啊!」

  文彬好氣又好笑的喝了口咖啡,看著美娟那種稚氣的模樣,真是覺

得拿她沒轍。

  「你要不要買領帶啊?都九點多了,再晚百貨公司可要打烊了!」

  「那我們快走吧!」

  文彬付了帳,和老板娘打了聲招呼,便和美娟去百貨公司買了領帶

,女人或許是天生的品鑑家,在百貨公司內文彬根本無須去擔心或思考

有關領帶的選擇,只見美娟一會嫌太亮了,太俗氣,或質料不好什麼的

,好半天才選好二條領帶,售貨的小姐可忙透了。

  走在回家的路上已是十一點多了,巷子中沒什麼人,初秋微風吹來

還真有一點的涼意,正當美娟覺得有些冷時,一件外衣已經悄然的披上

身來。

  「有點涼,披上吧。」文彬仍是一臉的笑意。但眼神中多了份疼惜

,讓美娟有點不敢正視他。

  「謝謝!」

  冷不防的文彬握住了美娟的手,這一握讓美娟大吃一驚,美娟怔了

怔縮回了手,文彬沒有說什麼,只是靜靜的走著,美娟不敢再回頭看文

彬,直到家門口,輕輕的如往常道別,便快速的躲入的門後,文彬大概

很失望吧!美娟這麼想著,其實她的心又怎能平靜………

  『喂!臭男人你在忙嗎?』

  『是妳啊!怎麼啦?』kitty問著。

  『心情不太好,想找你聊聊……』美娟真的是心情不好,想起了剛

才的情景,眼淚不爭氣的奪眶而出。

  『和青蛙吵架啦?』

  『沒有吵架……』

  『那怎會心情不好呢?』kitty不解的問著。

  『今天晚上又和他一同出去,本來一切都好

   好的,他送我回家時忽然握住我的手……』

  『那很好啊!他有向妳表白嗎?』

  『好什麼好啊!我當時嚇了一跳,連忙把手伸回來了。』

  『啊!?……笨女人……這樣他會很傷心的妳知道嗎?』

  『我……』美娟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妳後悔了嗎?』kitty試探性的問著。

  『我不知道,只是一碰到他的手,我很自然的躲避著。』

  『妳討厭他嗎?』kitty又問。

  『說不上來的感覺,我不討厭他啊!他來約我我

   也都答應和他出去啊。』美娟辯解著。

  『笨女人……這樣有個專有名詞來解釋這樣的行

   為-約會。妳如果不討厭他又怎不乾脆答應他

   呢?』

  『答應什麼啊?他又沒開過口要我做他的女朋友

   ,我有什麼好答應不答應的啊!?白痴…』

  美娟還真有點氣kitty這樣的問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