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點唱機■之二【藍色天空的鯨魚】
By 未來鯊
□請勿任意轉載□
如欲轉載請來信詢問---fansword@yam.com
十分感謝^_^

※※※※※※※※※※※※※※※※※※※※※※※※※※※※※※※※※※※

■文/未來鯊(fansword)■



  在我二十一歲到二十三歲間,大概三年,到底有沒有三年那麼長,或是比三
年還要長的時間,我已經弄不清楚,只依稀記得是一九九三年到一九九五年間的
年代,那時候我最喜歡聽吉姆莫瑞森的音樂,而且莫名奇妙的陷入一種絕對深沉
的藍,那種藍是藍到透徹見不到底的,好像嗑到大麻迷迷朦朦的看見藍色的顏料
混到水媕間被渲染後漸漸沉澱,再也化不開來似的,就那樣輕飄飄似乎沒有重
量的渡過那些年代。


◎◎◎  ◎◎◎  ◎◎◎


  記得那一天是已經可以聽到夏蟬稀稀疏疏鳴叫的星期五下午。學期快結束的
時候,學校彌漫著濃重期末考的味道,好像用虹吸式煮咖啡的氣味一樣,在短短
煮咖啡的過程中,那股濃郁的咖啡香味滲入鼻息直通到肺堙A轉換出來還是咖啡
味,似乎空氣堸ㄓF咖啡因子再也沒有其他的元素,好像氧氣和二氧化碳還有其
它被污染而產生奇奇怪怪的元素都消失不見了,你所聞所見所感的都是相同的,
讓你連打噴涕噴出來的氣都瞬間化成一樣的,壓迫感讓你走出校園後仍感到悲傷
,就是那樣的感覺。


  幾乎大部份的同學都在學期末去學校上課,為了從教授嘴堭揖X一些關於考
卷上的題目或答案。平常不打交道的同學也在此刻熟稔起來,在一些無聊的對話
之後,說出彼此交換不同科目筆記的心聲,那一刻總覺得同學間的臉一個個變成
怪獸似的,講台上的教授更像一隻巨大恐龍正嘶裂著大嘴,露出一顆顆尖銳的牙
齒,我沒由來的打從心底深處覺得恐怖起來,上午的課才上到一半,就匆忙的逃
出教室。


  我很少去上課,筆記當然不完整,也急需向一些乖乖牌的同學借筆記,但是
不知為什麼打從心底排斥那種感覺,更厭惡教授以自己上課講的廢話為考試範圍
的藍本。


  帶著糟透頂的心情離開教室,一路上都是下課休息時間不同科系的學生交換
筆記的聲音,就連影印機拷貝出一張張熱騰騰的寫著娟秀字跡的筆記發出啪噠啪
噠的聲音都清晰放大的在我耳邊規律的響起,我加快腳步,不斷往隧道口方向走
去,當跨入那似乎永遠走不完垂直呈拱形的黑暗時,我的心反而重見光明似的明
亮起來。


  在長長黑暗的那一端,六月初的陽光似乎用盡力量從隧道口斜射進來,侵占
出口的前端,在地上形成傾斜的方形,是完整的。


  我坐在學校外面的公車站牌亭下的長椅上,陽光暖暖的洒在各個角落,淺淺
河床的溪流上,隨風搖曳的樹蔭堙A遠處水泥牆疊起的房子下,眼前飛逝而去的
車頂上,那無處不在流動的反光、折射,耀眼的閃入我的眼底,還有在地上形成
美好的影子,都一點一點悄悄的滲入我的骨髓堙A之前沉重的心情隨著陽光的波
動一點點的被搬走了,在踏上公車前門的一瞬間,變得像氣球一樣浮在空氣中。


  不記得在那堣U車,又走到那奡咧恣A之後一路坐到海洋館。我坐在單人座
靠窗的位置,公車上只有幾個歐巴桑,我顯得年輕突兀,我以二十一歲散發的傲
氣頭也不回的直盯著窗外掠過的風景和不斷吹來的涼風,連頭髮也變得很驕傲的
散亂起來,我感覺得到那些歐巴桑很好奇的不時瞄著我。


  一路上海洋館的形象漸漸在我腦子成形,但那終究只是個形象,我一直沒去
過海洋館,所有的海底生物都是在電視上看來的,所以我只是在一座座的水族箱
埵菑v想像要放什麼種類、顏色的魚,靠著微弱的想像力,海洋館始終虛幻的漂
浮在空氣中,當我想到藍色鮮豔的珊瑚時,水就一滴一滴的流失了,然後珊瑚死
了,什麼也看不見,只有一座座空蕩蕩的水族箱,那什麼也沒有的水族箱,甚至
水的氣味也沒有,就那樣乾巴巴的陳列在我所建構的海洋館堙A然後地板也消失
了,最後只剩下海洋館三個字大赤赤的在我喉嚨堙A一直發不出聲音。 


  當我第一次看到海洋館的入口時,我竟因要和想像中接上線而錯亂起來,在
門口呆呆站了十分鐘,頭頂上有一隻畫得很大的鯨魚,好像在擁有美妙陽光的天
空上游來游去,沒想到海洋館媥i著一隻巨大的鯨魚!我抱著極度興奮的心情買
了一張票便進去了。


  入口進去是個陰暗的走廊,陽光一點也沒辦法的待在外面,不知道從何處飄
來冷氣的味道,已經穿短袖T恤的我,開始覺得冷了。走到盡頭有一個反戴著棒
球帽的詭異年輕男子斜斜的看著我,我和他都沒說話,大概三分鐘後,我開口問
他海洋館往那堥哄A他三秒鐘後才啟動嘴巴說:「從這上去。」他不知用那一手
指著他後面的上方。哦!我說。正準備請他讓開時,他又開口說:票呢?我嚇一
跳,原來他是收票員,才趕緊從牛仔褲口袋掏出已經皺巴巴的票交給他。他俐落
的撕下票的一角,又還給我,然後讓開一點位置讓我上去,我上去的時候差一吋
就要碰到他。


  走階梯上去的時候,覺得這個收票員態度實在惡劣,把我對海洋館綺麗的幻
想戳破了一個大洞似的,堶惜@些關於美好的慢慢流出來,但一上去的瞬間,卻
又一點一點補回來。


to be contin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