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點唱機■之二【藍色天空的鯨魚】
By 未來鯊

□請勿任意轉載□
如欲轉載請來信詢問---fansword@yam.com
十分感謝^_^

※※※※※※※※※※※※※※※※※※※※※※※※※※※※※※※※※※※

■文/未來鯊(fansword)■



    你蹲在角落邊一直盯著鯊魚看,但是又好像不是在看鯊魚,而是穿透牠們往
更遠的地方看,那究竟有多遠無法弄清楚,只是覺得好像超出地球表面的任何事
物,穿越大氣層,一直到不知名的外太空,又好像不是外太空而是另一個非現實
的世界。仔細一看發現你眼角有一顆晶瑩的淚珠,因為鯊魚游動使水波由鏡子反
射,我感覺那顆淚珠好像星星似的不時的閃啊閃的。


  你好像發現我正在看你,我趕緊低頭看著前方的鯊魚,深吸一口氣,又往你
看去,你眼角的淚珠已經不見了,而且這次換你一直看著我,我被看得很不好意
思,又低頭開始數鯊魚。大概數到第十三隻時,我偏頭往你那邊看去,你依然動
也不動的望著我,那眼神異常的專注,好像快要穿透我似的,我被人家這樣凝視
著還是頭一次,而且不知怎麼搞的心兒怦怦跳的,有一股熱潮從耳根後燃燒到整
個臉龐。我有點生氣起來。 


  「喂!你幹嘛一直看著我?」我開口問。

  大概過了五秒鐘,你才說「我在看妳為什麼看著我?」

  「我只是好奇…」想到你剛剛的那一顆淚珠,不知為什麼不想再追問下去,
那又不關我的事,便把後面的話吞回肚子堙C

  你好像知道我好奇什麼似的,便什麼也沒說的繼續看鯊魚,這一次你的視線
隨著其中一條也游來游去的。

  不知道為什麼很想一直待在這堙A這堣斷反射的藍有一股說不出的魔力在
招喚著我,我不知不覺也蹲下來,看著鯊魚和藍和平的共處一室。

  「很寧靜吧?」你突然開口。

  「寧靜?」我不解的重覆你說的話。

  「雖然鯊魚是很兇狠的魚類,但是在不饑餓的狀態下,牠們卻很和平溫柔的
吸著水中的空氣,那種氣味不是很寧靜嗎?」

  「是啊!跟某些人比起來鯊魚似乎更愛好和平。」

  「嗯。」你只發出一個贊同的語氣,便沒再說什麼。

  我又開始數鯊魚,這次重新來過,因為鯊魚游來游去,早已經亂掉了。


  不知道為什麼在這樣安靜的聲音中,蹲在離你三公尺距離的我數著鯊魚,總
覺得一切都是那麼自然輕鬆,而且舒服,那種舒服的感覺好像懶洋洋的躺在沙灘
邊,一把大洋傘遮住火辣的陽光,聽著海浪不斷來回擺動的聲音,然後慢慢沉澱
在海的世界,大概就是那種感覺。


  當我全部數完,總共是三十二隻,包括很大的和很小的。就在我確定是三十
二隻時,突然想起鯨魚的事,至於三十二隻鯊魚和鯨魚有什麼特別關聯,我也不
清楚,只是單純的突然想起鯨魚罷了。


  「這個海洋館有養鯨魚嗎?」我問。

  你突然大笑起來,還笑得相當久,久到我都開始想打瞌睡了。

  「很好笑嗎?」我又問。

  你似乎笑得沒有辦法說話,我便耐心等到你全部笑完為止。你笑完以後忽然
變得正經起來。

  「其實我也曾經想過這個問題,我第一次來海洋館看見入口大門處掛得高高
的那隻鯨魚,那個疑問就一直在我心底。」你說。

  「那到底有沒有鯨魚呢?」

  「沒有!一隻小鯨魚都沒有!」

  「說的也是,在城市的海洋館怎麼可能養鯨魚,鯨魚體積那麼大,要建造不
知多大的游泳池才能讓牠自由自在的游。」

  「其實如果鯨魚被養在海洋館堣@定很可憐…」

  「嗯…牠可能被迫離開媽媽或離開牠的小孩…」

  「鯨魚要在真正的海洋才會快樂的。」

  「嗯…只要人類不要再獵殺牠們。」

  「據說鯨魚繁殖下一代要花很長的時間。鯨魚受孕就不是很容易,加上一次
只生一胎,出生的小鯨魚通常七歲甚至到十五歲才開始斷奶,這七年到十五年的
期間一定要跟著媽媽在一起生活才行,等到牠們成人又好幾年,所以就算人類不
獵殺,鯨魚本身繁殖下一代遠比人類困難許多。」

  「哇!鯨魚好珍貴哦。」

  「所以每次來海洋館,我都告訴自己鯨魚其實在這堙A在我聽得見的任何關
於水的聲音,總是有一隻可愛的鯨魚一直微笑的望著我。」

  「為什麼這樣想呢?」

  「滿足一些總是缺少的什麼吧!如果真的有一隻鯨魚養在這堙A其實我反而
會很難過,甚至再也不想來了。」

  「嗯…我想我也會很難過吧。」我莫名的憂傷起來,好像有個怪東西卡在前
方,不能再向前走,也不想再往回路,就那樣乾乾的站在原地,不知道該怎麼辦
才好。


    後來我們都沒有再開口說話,就保持原來的姿勢一直沉默著,直到廣播傳來
一個甜美的聲音,說明海洋館即將關閉,感謝大家的光臨,祝大家有個愉快的海
洋之旅。


  我和你很有默契的同時站了起來,蹲了很久的時間,腳非常的酸,站起來的
瞬間右腳突然抽筋,我保持站的姿勢,動也不能動的用左腳支撐著。


  「怎麼了?」

  「腳抽筋了。」


  你走到我的身後,用兩手支撐我的肩膀,才發現你非常高,我的肩膀只到你
的胸膛,你的胸膛似乎非常寬闊結實,傳來衣服混著煙草的味道,而你搭在我肩
上的手有力但輕柔,我稍微轉頭看見你的手指,細長而優雅。 


  「站著不要動,一會就好了。」你說。

  「…」右腳那根筋的抽痛從腳底直貫穿到大腿,忍著痛說不出話。

  「很痛嗎?」

  我點點頭。


  「跟妳說個笑話。有一天一個女生搭公車,車上非常的擁擠,女生前面擠著
一個胖男子,她很矮捉不到上面的手把,旁邊也沒有欄杆,她想反正四週滿滿都
是人,便不擔心。司機開車非常快,突然緊急煞車,她一緊張,手就捉住前面胖
男子的褲子,所有人往前傾的時候,她便把他褲子拉下,所有人往後倒的時候,
剛好把他褲子穿上。他的大紅內褲被大家看見,大家都憋著笑裝作好像沒看見似
的,公車司機繼續往前開,然後停靠在路邊,忽然慢慢起身,慢慢走下車,走到
一個電線杆旁,大家以為他要…沒想到他抱著電線杆哈哈大笑。」


  「呵!呵!」我笑了兩聲,發現腳已經不麻了,和以前沒什麼兩樣,只是更
舒服了一些。

  「謝謝!我腳已經好了。」

  你放開扶著我肩上的手。


to be contin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