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點唱機■之三【南海姑娘】
By 未來鯊

□請勿任意轉載□
如欲轉載請來信詢問---fansword@yam.com
十分感謝^_^

※※※※※※※※※※※※※※※※※※※※※※※※※※※※※※※※※※

■文/未來鯊(fansword)■



  夜晚的PUB充斥著各色人種。震耳欲聾的搖滾樂像蝗蟲過境般在各個角落
流竄奔馳,連門縫及牆的龜裂都不放過。舞池上有一些隨著音樂激情擺動裙襬
及扭著五吋高跟鞋晃啊晃的女孩。大部份的男人寧願坐在吧台邊及桌椅間喝著
啤酒光明正大的欣賞舞池上養眼奔放的女孩,不過還是有一些帶著醉意的老外
忍不住拎著酒瓶搖搖晃晃的走到舞池跟著女孩大跳豔舞。

  每個人的臉上除了泛著不斷來回掃射的虛幻迷離的彩色燈光外,還蕩漾著
笑,好像每個人都在臉前高舉著「我很快樂」的告示牌,唯恐全世界不明白。

  這就是「百憂解」的世界。夜晚換上一襲無憂無慮的波西米亞裝,彷彿在
一大片荒野中間生著熊熊烈火,所有的人圍繞著熱情的火不斷的丟出自己的煩
惱和不快,然後一起被那巨大的火狠狠的燃燒掉…這是一家名為「百憂解」的
PUB。有時候我們匿稱她為「LSD」,是一種迷幻藥的簡稱。

  我和主唱小齊坐在吧台邊的位置。我們是一群搞地下樂團的死黨,一星期
一次在「LSD」演唱。今晚是Lady Night,本來應該有樂團來表演,但是因故
取消。所以今晚的DJ特別賣力放著各種會使人們High起來的音樂,大部份放
九O年代的另類搖滾樂,有時候是歐洲迷幻舞曲,當然偶爾會放些抒情歌曲,
但是我覺得都不是頂優的,今晚很奇怪,我突然想聽些五、六O代的老歌。

    「喂!我想聽貓王的歌,你上去唱好不好?」我說。

  「拜托你…呃…阿德老兄,你要我清唱呀?」小齊差一點咽到剛吞下的酒
。

  「有何不可?」

  「如此喧嘩頂沸的人聲,有誰會聽我清唱?」

  「唉呀!你一上台大家都會捧你的場安靜下來的。」

  「是嗎?你太抬舉我了!我還沒那麼炙手可熱吧?」

  「我每次在台上玩貝斯,看到底下的女孩都為你瘋狂耶!」

  「是嗎?那是因為有你這個了不起的貝斯手和鼓手毛毛,還有BG一手彈奏
如行雲流水般的鍵盤啊!」小齊又喝了一大口生啤酒。

  「總之,我是被你們大家襯托起來的。」

  「你說的可真有道理!我們『太空漫遊』每個成員都是Number One的!」
我頻頻點頭沾沾自喜。

  「好了啦!別作你的大頭夢了!我們果真如此優秀,怎麼到現在沒有唱片
公司找上門來?」

  「我們是台灣音樂史上的一股清流呀!你懂不懂?我們的音樂太崇高了!
」

  「是嗎?創作出來的音樂就是要讓大眾都能喜歡、產生共鳴的,不是一昧
的孤芳自賞…那我們乾脆關起家門自己爽就好了!」

  「好了!好了!我只是叫你上台唱貓王的歌,你扯這麼說廢話幹嘛?」我
不耐的揮揮手請他閉嘴。

  這時我看到一位身穿一件低胸圓領紅色碎花布連身洋裝的女孩,手上拎著
一瓶罐裝可樂搖搖晃晃的爬上舞台,兩個臉頰紅通通的,似乎微微醉了。真不
知她要幹嘛?也許想要大跳脫衣舞也不一定?看她豐腴飽滿的身材,脖子和露
出的胸口白皙透明的彷彿吹彈可破似的,好像頗具看頭的樣子。
  我推推小齊的手肘,叫他一起看好戲。

  女孩一手握著麥克風,一手仍拿著可樂。她甩了甩快及肩的短髮,髮絲有
幾根散落在她的臉蛋,眼眸迷迷朦朦的,看起來還蠻迷人的。她喝了一口可樂
,深深吸了一大口氣,然後她扯開喉嚨開始唱歌…她居然唱鄧麗君的「南海姑
娘」!

  她時而低著頭時而仰起臉,唱到激情處忍不住緊閉雙眼。她的嗓音沙啞但
卻極為甜美性感,咬字不是很清楚,反而令人覺得別有另一番風味。漸漸四周
都安靜下來,連DJ都停放吵死人的音樂。

  大家靜靜喝著酒或坐或站的看著女孩,舞池上的女孩和老外都不約而同坐
在地上,角落的DJ兩手交抱在胸前,把他長期壓低的鴨舌帽稍稍抬高了一點,
為了看清楚舞台上女孩唱歌的模樣。

  所有的人,包括我和小齊彷彿跌陷在悠遠古老迷人的時代。這堨豪茯O極
為頹廢前衛摩登的空間,一時間被女孩的歌聲拉進了另一個世界,令人懷念的
六O年代。     

  女孩好像就是荒野中間那把熊熊燃燒的烈火,把所有人的不快和煩心的事
,用她的嗓音慢慢溶化消失不見……她輕輕款唱著歌詞……

*
  椰風搖動銀浪 夕陽躲雲偷看

  看見金色的沙灘上 獨坐一位美麗的姑娘

  眼睛星樣燦爛 眉似星月彎彎

  穿著一件紅色的沙龍 紅得像她嘴上的檳榔

  她在輕嘆 嘆那無情郎 想到淚汪汪

  濕了紅色沙龍般衣裳

  唉呀南海姑娘 何必太過悲傷

  年紀輕輕只十六半 舊夢失去有新侶作伴


  女孩彷彿就是歌詞中描述的「南海姑娘」,眼睛像閃爍的星兒,眉毛像彎
彎的月亮,雙唇像櫻桃般紅潤飽滿…她也正穿著一襲漂亮的紅色衣裳。不同
的是她應該不會被男人拋棄吧!這麼令人迷醉可人的女孩,有那一個男人願意
離開她?

    女孩唱完,一口氣喝完可樂,然後噗通跳下舞台,大家紛紛起鬨慫恿她再
唱曲,還有一個男人大叫著請她唱「月亮代表我的心」,大家都笑了,好一個
浪漫溫馨的PUB之夜!

  女孩仍堅持的搖搖頭,只說了一句:「我只是突然想唱『南海姑娘』罷了
!」

  「那妳再唱一次『南海姑娘』,好不好?」眾人問。

  「我只憑感覺唱歌,不喜歡重來…再重來一切美好的東西都會變了。」

  眾人啞口無言,不知該怎麼接下去說服她。

  「妳是不是只會唱『南海姑娘』?」我坐在吧台邊,突然冒出一句話。

  瞬間女孩盯著我上下來回的瞧,那眼神好像在說「你是什麼東西?」似的
。

  空氣間好像有一股低氣壓籠罩在我和女孩相隔五公尺的距離,大家看著我
和女孩對峙著。

  「先生!我向來我行我素,愛做什麼就做什麼!姑娘我現在什麼都不想唱
!」

  「唉呀!那實在太可惜了…我們好想聽聽貓王的歌噢!」我馬上伸出手臂
搭在小齊的肩上,一副我們都很想聽的樣子。

  「喂!你自己想聽不要扯到我頭上!」小齊咕隆的低叫。

  「呵!呵!想聽你不會自己唱啊?」女孩笑著說。

  「…」一時之間我不知該說什麼才好。小齊看著我猛裂嘴大笑,似乎頗贊
同她的話。我有點生氣起來,用手肘推推他的胸部。

  「唉呀!幹嘛?很痛耶!」

  「你是我的死黨,怎麼站在她那邊?」我低語。

    「人家姑娘說的本來就有道理,而且她長得比你好看!」他囁囁的說。

  「拜托!你可真是見色忘友!」我不滿的低噥著。

  正時DJ放了一首貓王的「Unchained Melody」,一些女孩尖叫了起來,男
孩們紛紛擁著女孩們走下舞池浪漫的緩緩飛舞。那個像「南海姑娘」的女孩慢
慢走近我們。

  「人家貓王唱得比較好聽。」女孩說。

  「嗯。」我和小齊不約而同的點頭贊同。

    「你要請我喝可樂。」女孩說。

  「我嗎?」我誇張的指我自己問。

  「不是你,難道是他嗎?」

  「對啊!為什麼是我不是他?」我朝小齊的鼻頭指。

    「喂!你不要亂指好不好?這樣會很衰耶!」小齊打掉我舉在半空中的手。

  「因為你挑釁我,惹我不高興,所以要向我道歉!向我道歉很簡單,請我
喝可樂,喝到我爽為止!」女孩砲語如珠的一口氣說完。

  「哇靠!妳喝可樂解酒啊?」

  女孩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喂!我喜歡喝,我愛喝,行不行?」

  這時酒保拿出一杯超大容量的玻璃杯,媕Y晃著一些冰塊,一口氣倒了二
罐可口可樂。

    「你就請這位小姐吧!」酒保把可樂遞給女孩,她開心的一直笑。

  「怎麼連你也…」我叫著說。

    「本來就是你說錯話,剛剛我們不是享受到她迷人的歌聲?」酒保說。

  「好吧!」我頹然把手放在膝蓋上。其實我不是故意那樣說的,只是想再
聽她唱歌,不管什麼歌都好!

  「對不起…小姐,妳愛喝多少就喝多少。」我說。女孩又是燦爛一笑。

  後來DJ放了一些七O年代的搖滾樂,女孩跑到舞池忘情的晃動著她蔓妙的
姿體。說實在的,她跳起舞來相當具有魔力…每一個人的目光,包括女人,都
不由自主的被她吸引過去。我直覺女孩是天生適合站在舞台上的。

  女孩離開「LSD」之前,總共喝了七罐可樂。她向我們道再見時,開始嚴重
的打起咯來。

  「我…呃!…要回…呃!…家了…拜…呃!…拜…呃!」女孩邊笑邊打咯
的說。看起來真是可愛極了。

  我們都沒有留下彼此的電話,因為來這家PUB的客人有不成文的習慣流傳
著:就是不過問彼此的背景私事,而且以後一定會再度在「LSD」相遇的。因為
喜歡這堮藂的人一定會再來,如果常常在這堣ㄣ薯蚢J,表示大家品味相同
、氣味一致。


to be contin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