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點唱機■之四【明信片的愛情風景】
By 未來鯊
          

□請勿任意轉載□
如欲轉載請來信詢問---fansword@yam.com
十分感謝^_^

※※※※※※※※※※※※※※※※※※※※※※※※※※※※※※※※※※※※

■文/未來鯊(fansword)■



■Golden Gate Bridge

  入夜時分,我和貝貝漫步到金門大橋。來往的車流像兩條垂直上下的流星,不
斷飛逝而過…我們走到橋中心停下來,迎著向晚的海風,右邊有來自對岸富人小鎮
Sausalito的點點燈火,左邊有海岸堤防上筆直的公路燈光和住宅的微亮火光,互
相倒映交錯在海面上,甚至波光粼粼連成一片,將太平洋輝映得十分嫵媚動人…

  在這樣迷人的星空之下,我不禁看著在我身旁的貝貝,她的表情也正為眼前的
景緻所著迷吸引著…海風飛揚了她的髮,我的手不自主的替她把髮絲撥到耳朵後,
她迷朦著眼眸看著我,慢慢的我的唇以千年光速墜落的速度碰上她的唇,在有點涼
意的橋中央,我感覺到她濕熱的氣息,但是她並沒有回應我,不久…我以為…

  「對不起…」我低著頭說。

  貝貝看著遠方。「幹嘛對不起?」

  「嗯…我…妳…」我吞吞吐吐不知該怎麼說。

  「你真笨…」貝貝低聲喃喃的說。

  後來我們搭渡輪回漁人碼頭,回程上貝貝都沒說話,一直看著黑夜中閃耀的舊
金山灣。

  「我明天要退房了。」貝貝躺在床上睡覺前說。

  「妳要離開舊金山了?」我失望的問。

  「不是啦!我要去嬉皮街。」

  「嬉皮街?」我忽然想起舊金山是六O年代嬉皮運動的發源地。

  「我可不可以跟妳一起去?」我有些興奮的問。

  「你好像跟屁蟲哦!」貝貝嘻嘻笑了起來。

  「不過我只訂了一間房間,住宿你自己想辦法。」

  「嗯…不用啦,我可以照舊睡妳房間的沙發,付妳一半房錢,不是很省錢嗎?」

  「嗯…」貝貝似乎在考慮。「好吧!我的旅費已經花了不少了,省下來的錢可
以買一些有趣好玩的東西。」

  
■Haight-Ashbury

  嬉皮街依舊保持著六O年代的風貌,來往的人常常都是蓄著長髮穿著奇裝異服
、皮衣皮褲的年輕人,不過路邊也有不少不修邊幅的流浪漢向觀光客伸手要錢。一
路上有一些玩音樂的人在街頭大彈吉他唱著六O年代的歌曲,不少人圍觀給予他們
掌聲和金錢。我被充滿自由和音樂的氣氛感染,手指很癢很想玩貝斯。

  我和貝貝逛了不少二手貨衣店、二手書店、海報專門店、民俗藝品店、藝術禮
品店還有專門賣舞會穿的服裝飾品店。這堛漫探X乎清一色都是二手的,賣的都是
五O六O年代的東西。

  貝貝很興奮買了好幾件嬉皮衣服,我也買了二件花襯衫。她還直接在店奡咫W
剛買的波西米亞風味的連身長洋裝,我覺得她穿起來很好看。

  後來發現有一家「Reck-less Record」,堶惘麻袨I的二手唱片,還不少已經絕
版的經典唱片。我興奮的挑了好幾張唱片,好像如獲至寶似的,貝貝也仔細的挑了
幾張。

  我們在嬉皮街待了一個星期,有時候去附近的金門公園散步,有時候待在咖啡
店一泡就是一個下午。

  「明天我就要回紐約了。」貝貝喝了一口咖啡淡淡的說。

  「啊…妳是因為旅費快花完了,還是…」

  「錢是花得差不多了,不過主要是回學校和同學討論短片作業。」

  「哦…其實我也差不多該回台北了。」

  「我還要想辦法在紐約打個工賺一點拍片的錢,我把預定拍片的錢拿來舊金山
玩。」

  「嗯…這附近有沒有租樂器的?」

  「…上次好像經過有看到…你要幹嘛?」

  我租了一個木吉他,在街道的廣場上開始自彈自唱,其實我很少唱歌,不過在
這堳o很有唱歌的興致。我唱了一些JOHN LENNON、SUZANNE VEGA、TOM WAITS的
曲子,贏得不少路人的喝采掌聲,還有錢。貝貝用她買的帽子幫我收錢。

  最後我唱JOHN LENNON的「Imagine」作結束,貝貝似乎有些著迷的望著我。

  「沒想到你唱歌聲音好低沉沙啞。」

  「不好聽嗎?」

  「好聽啊!不然怎麼會有這麼多錢?」貝貝笑著說。

  「這些錢都給妳。」

  「為什麼?這都是你賺的,我什麼忙也沒幫上。」

  「算我投資讓妳拍短片,好不好?」

  「嗯…好吧…謝謝。」


■FISHERMANS WHARF

  最後一天我們回到初識的「漁人碼頭」,貝貝說她想再吃一次那家路邊攤的螃
蟹海鮮。貝貝點和上次一模一樣的食物,她依然和之前一樣很滿足的吃著。吃完海
鮮後,我們一起漫步在碼頭邊。

  「我還是最喜歡這堙C」貝貝說。

  「嗯。這一次舊金山之旅我將畢生難忘…」我本來想說包括妳,貝貝。

  「我開始愛上旅行了。」我接著說。

  「下一次旅行你要去那?」

  「嗯…紐約吧!」我望著貝貝說。

  「啊!」貝貝驚嘆一聲。

  「公元二OOO年你想在那渡過?」

  「嗯…紐約時代廣場。」

  「啊!」貝貝忍不住又叫了一聲,然後嘻嘻笑起來。「你記得要先預定房間哦!
」我也笑了起來。

  「一九九九年最後一天,我們相約在紐約時代廣場一起倒數計時好嗎?」我問
。貝貝點點頭。

  「一九九九年最後一天,我們在時代廣場那個大鐘下見。」貝貝說。

  「嗯,不見不散。」

  「不見不散。」我看見貝貝的眼眸埵釣ヶ{亮,好像是淚水。

  「你先去機場好不好?」

  「為什麼不一起去?」

  「我想在這堣嬪O,不想在機場…」

  「…好。」我覺得我的眼框也有些微濕了。

  我提起行李慢慢轉身離開貝貝,我一直沿著碼頭走著,不敢回頭,我怕我一回
頭,會飛奔而去緊緊抱住貝貝不想放手。我也怕彼此強忍住的淚水淹沒了我們,使
我們無法再前進,畢竟她還要繼續在紐約唸書,而我繼續在台北PUB放音樂,作詞
作曲追求我的音樂夢想。

  我們也很有默契的沒有留下彼此的聯絡方式,因為我知道半年後她一定會在時
代廣場與我再度相遇。這時碼頭邊的船隻不約而同鳴起汽笛聲,一起奔往太平洋的
海面上…


to be continu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