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點唱機■之五【今夏最后一場流星雨】
By 未來鯊

□請勿任意轉載□
如欲轉載請來信詢問---fansword@yam.com
十分感謝^_^

※※※※※※※※※※※※※※※※※※※※※※※※※※※※※※※※※※※

■文/未來鯊(fansword)■



□DAY 2  PM 14:07 SUNSHINE : 83%

  當我張開眼睛時,陽光透過帳棚隱約形成一層薄膜的金光,夥伴們依舊睡得
很香沉,我躦出睡袋走出帳棚。


  草原上依著露天舞台為中心到處座落著花花綠綠三角形圓形的帳硼,其中散
置著一些火堆的餘燼,正煙霧裊裊的昇往天際…好像昨夜的狂歡激情一夕之間化
為杯盤狼藉似的。


    我走到流動廁所解開褲襠尿尿,真是一發不可收拾,大概整整尿了一分鐘,
昨夜喝太多啤酒了。走出廁所後,兩手插在牛仔褲口袋,隨便在帳棚間亂走。
一萬多人之中居然只有我一個人先醒來,真是無聊透頂了!我發現遠處樹幹旁靠
著一輛腳踏車,不知道是誰的?管他的!先借來騎騎出去逛逛再說,反正閒著也
是閒著。


  我騎著腳踏車通往筆直的公路上,不知騎了多久,漸漸看到海了,我高興的
歡呼起來!海浪聲一波波傳來…海水鹹鹹的味道似乎漸漸瀰漫在整個空氣中…我
瞬間站起來騎著車,速度越來越快,很久很久沒有這樣耍帥了!


  不久,我看到很像「撒哈拉沙漠」的海灘,它的沙子是米黃色接近白,數大
堆在一起,襯著藍藍的海和天空,有種荒野中的美感。徐志摩不是說過「數大便
是美」嗎?我現在也頗有同感!不過我又忍不住想萬一都是大便,也是「數大便
是美」嗎?想想真是令人作噁!


  漸漸的我看到有一個女孩赤著腳在海奡疏B,因為她走的姿態很優雅,我忍
不住覺得她是在散步。我停下腳踏車,把車子隨便停在一旁,就慢慢的往海的那
一端走去。


  當我走近女孩時,聽到她在哼著歌,哼的正是我昨夜最後唱的「挪威的森林」
。我恍然發現她不就正是昨夜消失的女孩嗎?我不自覺的緊張起來,胸口頓時悶悶
的。


  「嗨!」我說。我忽然覺得那聲音好像不是從我嘴巴發出來的。


  女孩好像嚇了一大跳,從波光粼粼的海面回過頭來,陽光正不偏不倚的落在
她半邊的臉上,那右眼在陽光下燦爛著,而左眼卻因鼻子遮住產生陰影。


  「嗨…」很久很久女孩才輕輕吐出一句。

    「妳還記得我嗎?」我在問什麼蠢問題啊?她剛剛就在哼我昨夜唱的歌了。

  「記得啊…你是那一群堛漸D唱。」

  「是啊。」我不自覺搔搔後耳根。

  「妳也喜歡披頭四的『挪威的森林』啊?」

   女孩瞬間臉紅了。「嗯…」

  「嗯…妳是不是覺得我唱歌很難聽?」

  「沒有啊!你的嗓音…怎麼說呢?很迷人… 」

  被女孩這樣讚美,這次換我臉紅起來。

  「可是…為什麼看妳反應很冷淡,好像我演唱的不堪入耳似的。」


  女孩笑了!又是那種迷死人的笑容!「沒有啦。我很感動呢!也許我只是不
會表達得像一般人一樣…嗯…應該是說我不擅於表達一些感覺吧。」


    我也是啊!所以才藉由音樂發洩自己的情緒。


  「妳昨天為什麼中途就走了呢?」

  「嗯…我的體質不適合熬夜,十一點多還沒睡,還是頭一次呢。」

  「妳住在這附近啊?」

  「沒有啦!我和你們一樣,專程來這堶n看流星雨的。」

  「哦…妳一個人來?」

  「嗯,我喜歡一個人…」女孩瞬間低下頭,用赤裸的腳ㄚ踢著浪花。這時一
陣風輕輕略過我和女孩…她來不及把帽子撐住,她的帽子就那樣像落葉般輕飄飄
的飛落在海波上…「啊!」女孩叫了一聲,很緊張的抱住她的頭髮。


  我想都沒想,很快的衝到海堙A幫她撿起隨波逐流的帽子。我喘著氣,慢慢
的走回來,不時的用衣角幫她擦已弄濕的帽子,擦乾後交還給她。


  「謝謝!」女孩接過帽子小聲的說,然後慢慢的戴上帽子,還稍微用力把帽
子往下塞得更緊。


  「不好意思…你的鞋子和牛仔褲都濕了…」

  「沒關係!一下就乾了。」我爽快的說。其實我正覺得奇怪,自己怎麼會有
如此反射性的舉動?平常這種狀況,我大概都是看著女孩自己去撿的醺態,還悠
哉悠哉的站在一旁,觀賞女孩彎下身時飛揚裙擺底下的迷人臀型和可愛內褲。

  「你要不要把球鞋和襪子脫掉?」

  「哦…好啊!」剛剛發了好大一個呆。


  我坐在沙灘上,把鞋襪脫掉,然後捲起褲管,往海走去。前方有一波浪潮正
漸漸堆積,越堆越高,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往我們飛奔而來,一時間海浪幾乎
快要淹沒我們,女孩似乎站不穩,好像將要隨波而去似的,我很緊張,連忙跑過
去,一把狠狠的抱住她。


  「啊!」女孩驚叫一聲。這時海變得平靜緩緩的流動在我的腰部和女孩的胸
下。我將她抱得緊緊的,她的腳ㄚ踩在我的腳ㄚ上,飄飄然的很舒服,而女孩的
胸部抵在我的腹部,有種專屬女孩特有的柔軟芳香…


  海潮漸漸退去…我仍然抱著女孩,她似乎害羞的一直低著頭,我真不願就此
鬆手,真希望海潮就此停留在我們身上,永不退去! 


  「嗯…你手捉著我好痛…」

  「哦…對不起…」我慢慢的將手鬆開。


  有一種微妙的感覺在我們之間…雖然我和女孩都沒有再說話。我們不約而同
的走回沙灘上,我用手肘靠到腦勺後舒服的躺著,女孩彎著膝蓋坐在我旁邊。


  「妳唸什麼的?」我開口問。

  「美術系一年級。」

  「哦?那妳主修什麼?」

  「油畫啊。」

  「看妳的手指那麼纖細修長一定很會畫!」

  「那跟手指有什麼關係?」女孩笑著說。 

  「嗯,也對。」我也笑了起來。真不知道我在說些什麼?

  「不過這樣的手指很適合彈鋼琴或吉他之類的。」

  「小時候有拉過大提琴一陣子,後來因為太喜歡畫畫,就荒廢掉了。」

  「哇!妳還曾拉過大提琴…妳拉大提琴的樣子一定很漂亮!」

  「才不呢!小時候長得…很難看,瘦瘦乾乾的,鄰居的男生都嘲笑我是『長
頸鹿』!」我實在無法想像眼前這位清秀佳人以前長得像長頸鹿。

  「妳將來想成為畫家啊?」

  「…」女孩沉默了好一會,望著遠方的天空出神。 

  「不是…我只是單純喜歡畫畫而已…」女孩慢慢的說。

  「單純喜歡?嗯…我大概可以了解這種感覺,我也是單純喜歡音樂喜歡唱歌
!不過也許有一天我可以出唱片,讓我的聲音我的音樂分享給很多人。」

  「真好…有夢想真好…」女孩喃喃的說,好像自己說給自己聽似的。

  「妳難道沒有夢想嗎?」我不解的問。

  「…所以我來這堸琚I」我好奇的看著她的側臉。

  「來這媢麍y星許願啊。」女孩慢慢笑著說。

  「哦!妳真可愛!」我也笑起來。女孩不好意思又低下頭。

  「妳的願望是什麼?」

  「…不能說,說出來就不能實現了。」

  「哦?真的嗎?」女孩很認真的用力點頭。


  我不經意看到她的手錶,造型非常特別,堶悸漕隢袕ㄛO一顆顆閃亮的星星。


  「妳的手錶好別緻哦!」

  「你也覺得啊!這是我特地去挑的哦。」我看到時針指到五點十分。

  「啊!慘了!等一下就要開始演唱了!」我邊說邊跳起來。

  「妳要不要去聽我演唱?今天唱得不一樣哦!」

  女孩低頭想了一會。「好啊。」


  我騎著腳踏車載女孩,一路上夕陽餘輝照耀在海面上,整個天空和海被炫染
的好淒美…女孩的頭不時敲到我背後,感覺好舒服啊!


  我回去的時候已經快六點了,貝斯手阿德一看到我罵得我狗血淋頭!他罵得
正爽的時候,才發現我身後的女孩,他便不好意思的閉上嘴。一直和我使眼色,
用手肘撞我。


  我說:「幹嘛啊!」

  他低聲說:「嘿!老兄,你老毛病又犯了哦!連到這媔}演唱會也不忘把馬
子。」

  我急的小聲說:「喂!你別亂說話!」阿德不懷好意的看著我,又看看女孩。

  我拉著阿德邊走邊說:「走啦!去準備了!」我回頭問女孩:「妳要不要坐在
九巴上看?」

  女孩搖搖頭說:「不用了!我隨便找地方坐就好了。」


  這一次我更賣力在舞台上演唱,我覺得我更想讓我聲音我音樂讓女孩感動,
讓女孩喜歡,其他人都不重要了。如果可以話,我願意只為女孩而唱!


  後來我開九巴車送女孩回飯店。


  分別時我問女孩:「明天可不可以一起去玩?」

  她問:「要去那?」

  我說:「我也不知道?到時候我來飯店接妳,在一起到處看看。」

  女孩慢慢說:「好。」我好高興哦!我走回車上,和她揮手道再見,然後看她
一個人走進飯店的背影…

  我突然叫住她,她回頭說:「什麼?」

  我說:「忘了問妳的名字?」

  她說:「我叫小賢。」

  我說:「我叫小齊。」

  我們都互相笑了。

  開車回去的路上,我不斷唸著她名字,小賢,小賢,啊!真是好聽極了!小
賢和小齊這兩個名字真是絕配啊!


to be contin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