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點唱機■之六【非常快樂,非常想你】
By 未來鯊
          

□請勿任意轉載□
如欲轉載請來信詢問---fansword@yam.com
十分感謝^_^

※※※※※※※※※※※※※※※※※※※※※※※※※※※※※※※※※※※※

■文/未來鯊(fansword)■



【OFF】

    保羅麥卡尼用他稚氣甜美的嗓音快樂的唱著…我好像漸漸看到四年前那個米黃
接近白的沙灘…海潮的聲音緩緩的往我飄過來…小賢…啊!小賢正踢著浪花嘴堶
著『挪威的森林』…我幾乎可以清楚聽到她柔嫩細緻的聲音…

   自從小賢不告而別之後,樂團的夥伴們覺得我變得安靜、不愛說話,好像把自
己封閉隔絕起來。其實我根本不自覺自己的轉變,我只是一直在想能不能再見她一
面?即使一次也好。

  演唱會結束回台北之後,我跑遍所有台北的醫院,詢問有沒有叫小賢這個癌症
末期病人。但是因為不知道她的全名,行政人員也無從查起,有幾次剛好有幾個名
字埵部u賢」的,但是都是六七十歲的老人。我也曾想過也許她名字堙A根本沒有
「賢」字,小賢只是她的小名。所以我繼續問有沒有約二十歲的病人?有些醫院根
本沒有年紀這麼輕的,有的醫院有但是謝絕不相干的人探病,她們說有些在安樂病
房,連家屬來探病都要登記。

  我非常失望…但是我還是一間間病房去逛,看看會不會有小賢的身影。當我看
到一些生著重病的老人,甚至有年輕人和小孩,他(她)一個個虛弱的躺在病床上
,有些神情呆滯,有些痛苦,有些呈昏迷狀態…尤其看到一個十幾歲的小孩,沒有
她年齡該有的朝氣,我心媕Y說不出的難過…

  我想小賢不告而別是有原因的,她不願我看見她受病魔摧殘的模樣,不願我看
見她變得乾瘦蒼白的身體,也不願我看見她的痛苦。她只希望我記得她最美的容顏
…當下我走出醫院,走出那混著濃濃藥水味和充斥的死亡氣息…

  我想起她對流星許下的願望:希望死後的我能夠看到你笑。我不禁眼框濕了…
我知道她希望我不要因為她將死去而哀傷難過,希望我以後的日子能夠快樂。但我
畢竟是凡人啊!我怎能對心愛的人將死去不感到悲傷呢?
  當兵的兩年,我藉由每天被操練的身體來忘記小賢,但是當我夜晚入睡的時候
,小賢美麗的臉龐便慢慢浮現在我眼前,我總是聽到海水的聲音…日出破曉的聲音
…在最南端的陡峭懸崖,看見她細緻的小手…溫潤的雙唇…清澈的眸子…

  退役後遊手好閒一年,後來經朋友介紹進入電台作DJ。入夜放唱片聽音樂的工
作形態,讓我的心情漸漸沉澱下來…但是在我內心深處總是有一塊角落是屬於她的
,而且是完完全全專屬於小賢的,即使我不願承認。

  後半段的音樂時間,我比平常少說一些話,多挑了幾張爵士樂唱片播放。工作
結束之後,我走出錄音室,站在電台整片透明的落地窗前,看著遠方城市不斷流逝
的車流和點點閃爍的燈火,然後是滿天的星空…我點了一根煙抽。

  「小齊,你今天節目的後半段,有些反常哦?」女助理小蘭走到身邊問。

  「呃…大概嗑太多咖啡了,有點反胃。」

  「你要不要去醫院掛急診?…我陪你去。」

  「不用了!沒那麼嚴重…反正已經下班了,我等會就回家好好睡覺,休息一下
就好了。」

  「真的沒關係嗎?」小蘭關心的口吻問。

  我搖搖頭。「真的。」說完繼續看著窗外的夜景。

  電台埵酗@些年輕的妹妹主動向我示好,小蘭就是其中之一,但是我刻意和她
們保持一定的距離,她們以為我已經有要好的女友。其實是從來沒有一個女孩曾經
打動過我的心,除了小賢…

  我回家之後,並沒有馬上睡覺,喝了好幾罐啤酒,聽著披頭四的唱片,有種苦
悶無法發洩。


to be continu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