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點唱機■之七【甜蜜咖啡屋】
By 未來鯊
          

□請勿任意轉載□
如欲轉載請來信詢問---fansword@yam.com
十分感謝^_^

※※※※※※※※※※※※※※※※※※※※※※※※※※※※※※※※※※※※

■文/未來鯊(fansword)■



  後來餐廳錄錄續續來了一些年輕人,我和女孩道再見就離開了。

    其實我正是唱片公司的製作人,有不少女孩在我製作下紅了起來。但是某一天
醒來我突然開始質疑我的工作和我的生活。對於自己創作出來的曲子和歌詞開始有
強烈的厭惡感,有一些還是由日本當紅流行歌曲改編過來的,歌詞也是陳腔爛調的
愛你不愛你之間無聊的呻吟…我不知道這些年來我製作出來的唱片有什麼值得一聽
的?雖然它們都大賣,但是我卻覺得消費者都被我騙了,我是一個大騙子!

  我的生活極其靡爛,常常在PUB婸P陌生女人鬼混、說著言不由衷的情話,發
生性關係,常常早上醒來躺在陌生的地方、有時候是旅館、有時候是某人的臥房、
有時候是車庫…我也試著交女朋友,但是女朋友們終於因為我的放蕩成性、捉摸不
定,還有一工作起來就沒完沒了的習慣一一離我而去。她們離開我之前都不約而同
的問我:『你到底有沒有真心愛過我?那怕只是一瞬間?』我的反應是沉默,因為
我無話可說。女朋友們的眼框都是不約而同的強忍著即將滾落下來的淚水,揚長而
去……

    我不懂得愛情,不懂得如何去愛一個人,我只是需要某個女人溫柔的臂彎和溫
暖的乳房供我休息取暖。沒有錯!我從來沒有愛過她們,那怕只是一絲一毫。打從
我出娘胎後,就喪失了愛人的能力!我也從來沒有感覺被愛過,父母在我還沒有意
識之前就離婚了,我一直都跟父親住,父親因工作忙錄,根本沒時間理我,隨便找
一個褓母來照顧我,但是褓母終日講電話講個不停,她一天跟我說話大概不到十句。

  在我的印像中父親有好多好多女朋友,幾乎每次帶回家的阿姨面孔都不一樣,
有幾次叫錯,還被父親打,我不知道我做錯什麼。隨著年齡漸大,對父親的憤怒日
益加,我不希望日後踏上生性風流父親的後塵,沒想到長大以後的我簡直是他的翻
板!我極不願意如此,我不願意傷害別人的感情,但是我卻無可藥救的一再重蹈覆
轍,也許在我的內心深處我只是渴望被愛、渴望有一個歸屬感……

  我慢慢的沿著海岸線走,對於往日的不快希望能藉著一波波的海浪就此一一帶
走,但是浪濤只發出一聲聲哄隆哄隆的巨響,只是很自然的來回擺動著,我的生命
還是依然的灰暗。

  一路上海邊都是一些嘻笑的人群,有陽光下青春的笑臉,有小孩子開懷無邪的
笑聲,有父母開心滿足的表情,這些都是我從來沒有過的經驗,我的生命中有某種
重要的東西遺失了,也許永遠也找不回來。

    慢慢的我離那些人群越來越遠…經過筆直的公路,經過彎延的小路,海平靜的
在我的右下方,一直無限寬廣的與天空連成一片,有時候幾隻小鳥在我頭頂上啾啾
的叫。我不知道我將要走到那堙H只是一直往前走下去,剛剛翻湧起伏的情緒漸漸
平靜下來,也許只要沿著海岸走我就可以找到生命的曙光。

  正當我走得腳越來越痠的時候,我看見前方海岸邊有一間白色的屋子,在這一
望無際的海岸邊,什麼都沒有,只有那間小白屋,但是不會讓人覺得它很孤單。我
很好奇誰會在這偏僻的地點蓋屋子,在海邊通常是商家或住戶聚集在一起,一方面
是安全的考量,一方面彼此互通有無。

  我加快腳步,不久看見那間白屋的門口上掛著一個小招牌,上面寫著「甜蜜咖
啡屋」。真是奇怪!居然有人會想在這媔}咖啡店?我走進白屋,堶悼罹騊聑lla
Fitzgerald和Louis Armstrong「再度合作」的唱片專輯,這張正是我所喜愛眾多
爵士樂中的其中之一。咖啡店堣]是清一色的白,陽光透過兩邊用木棍撐開的由下
往上開的中型窗戶,很美好的撒在質感極好的木製白色桌子上、椅子上,只有在中
間走道上留下一道陰暗,我從來不知道白在陽光下是那麼明朗祥和。

  牆上掛著一幅幅全是關於海的畫。有幾張角度不同,但是仔細看可以看出畫的
都是同一個海邊,每一張海的感覺都不一樣,怎麼說呢?雖然都是藍色的海,但是
經由陽光的照射下,海浪的波度、天空和沙灘上的雜草給人感覺就是不一樣。有的
是平靜無波的海,有的是日出時的海,有的是夕陽餘輝下的海,有的是日正當中的
海,只有一張是驚濤駭浪的海,天空烏雲密布,畫得極為生動讓人看得覺得不寒而
慄,我幾乎可以聽得到海嘯聲…不過很奇怪,它們之間似乎又有某種東西是一樣的
,有某種東西深深的經由筆觸停留在畫中的海堙A我不知道是些什麼,只是有這種
感覺罷了!

  當我一回神,發現店堣@個人也沒有,連老闆也不知道在那堙H我一直往堶
走去,發現後面還有一扇門,門沒有鎖上,我輕輕推開,一眼便看見一個女人的側
臉正在用油畫作畫,畫板上是一幅安靜下午的海,我往女人作畫的方向看去便是我
今天不斷經過的海景。庭院的四週種滿了各式各樣的花草植物,圍籬很矮大概只有
一公尺高左右。

  女人作畫的神情非常專注,好像浸沉在某個時空堙A絲毫沒有察覺到我。女人
留了一頭烏黑亮麗的長髮,穿著無袖的連身白色洋裝,身材纖細窈窕,一點贅肉都
沒有。整個人散發一股優雅恬淡的氣質,那種氣味好像寒冬堛漲B雪都將溶化掉似
的,她好像是春神的化身悄悄降臨在這堙C


to be contin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