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點唱機■之七【甜蜜咖啡屋】
By 未來鯊
          

□請勿任意轉載□
如欲轉載請來信詢問---fansword@yam.com
十分感謝^_^

※※※※※※※※※※※※※※※※※※※※※※※※※※※※※※※※※※※※

■文/未來鯊(fansword)■



  「請問…是老闆娘嗎?」我試著說了一聲,聲音有些沙啞,女人似乎沒聽到。
我清清喉嚨,試圖說得更大聲一點,但是她還是一點反應都沒有。第三次我幾乎用
喊的,女人似乎被嚇了一大跳,手上的畫筆掉落在地上,她彎下身去撿的時候回頭
看我,女人的長相實在美極了,我看過無數漂亮的女人,但是從來沒有像她那樣清
新脫俗的美。

  「抱歉,我正在畫畫,沒注意到你。」女人撿起畫筆後笑著說。

  「哦…該抱歉的是我,我之前應該先敲門的,突然闖進妳的庭院有點不好意思
…」

  「你要喝什麼?」

  「嗯…不知道會不會打擾妳作畫?」

  「沒關係,我只是隨便畫畫,隨時可以停下來…」女人邊說邊收拾畫具,我急
忙跑去要幫她拿畫架。

  「沒關係,我一個人拿得動的。」女人又笑著說,一邊腋下夾著畫板,一手拿
畫具,另一手拿畫架。

  「舉手之勞而已。」我作勢要幫她拿,她卻堅持自己拿。

  「我已經習慣了,不用麻煩,真的,謝謝!」我被她堅定的話語打消了念頭,
便雙手插在褲子口袋堙A跟著她的後面往店堥咱h,我看著她拿著一堆畫具的背影
,直覺這個女人非常獨立。

  我坐在吧台邊,看著女人熟練的煮咖啡。我對煮咖啡沒什麼特別研究,但是覺
得女人纖細的手指在虹吸式的咖啡具間非常有魔力,好像咖啡在她敏捷的手指間變
得活生生起來,具有生命力熱騰騰的咖啡呵!

  「哇!好香啊!」我不覺得驚嘆起來。

  「這種煮法整個咖啡屋都會變得甜蜜起來哦!」女人笑著說。

  「哦…難怪妳給店取名叫『甜蜜咖啡屋』。」我恍然大悟的說。女人突然若有所
思的樣子,不過很快的又堆起笑容。

  女人用綿布把像化學儀器的器皿拿起,倒進白色的咖啡杯堙u好了,請慢用。」

  「謝謝!」我輕啜了一口,那口感真是苦中帶著甘甜的美味。

  「真是太好喝!我今天早上喝的即溶咖啡真該吐掉。」

  「即溶咖啡?」
  「對啊!我來這堣T天了淨是吃些難吃的東西。我住的飯店的那條街上晚上看
起來都好絢麗奪目,每一家店似乎都散發出令人流口水的美味,但是實際去吃只是
普通而已,有的簡直難吃得要命!」

  「你只是剛好走錯店了!這媮椄O有些東西不錯的!」女人笑著說。

  「哦?妳可以介紹嗎?」

  「遠在天邊近在眼前。」

  「哦!老闆娘!就是妳的手藝嘛!」

  「我都是親手自己煮的,絕對不用餐包。」

  「我最喜歡吃人煮的東西!有人味!」

  「難道你吃過不是人煮的?」女人覺得奇怪而且好笑的問。

  「小時候吃過各種機器做出來的東西,像罐頭之類的。」

  「真可憐…你想吃什麼我煮給你吃。」女人溫柔的說。我心中有某種元素產生
一波波小小的漣漪…我不確定是什麼,我活到二十九歲第一次有這種感覺。

  「我想吃家常菜…就是那種有家的味道那種…」

  女人溫柔的看著我,似乎覺得奇怪但是很善解人意的沒有多問什麼。

  「好,這次我破例為你煮菜單上沒有的,反正現在也沒有其他的客人,我肚子
也有點餓了,我們就一起吃吧!」

  「好啊!兩個人吃起來才有意思!」我愉快的說。很久很久沒有如此單純的快
樂了。

  女人先煮飯,然後洗菜、刮魚鱗片,動作熟練迅速。

  「我可以幫上什麼忙嗎?」

  「你有下過廚嗎?」

  「沒有耶。」

  「那你就等著吃好了,畢竟你是客人啊!」

  我沒什麼事就隨便到處看看,發現角落有一櫃子的唱片。 

  「我可以放唱片嗎?」之前Ella And Louis Again早就唱完了。

  「當然可以啊!你愛聽什麼就放什麼。」

  我挑了MILES DAVIS的「FOUR & MORE」、BILLIE HOLIDAY的「GREATEST
HITS」和MARIANNE FAITHFULL的同名專輯。我先放MARIANNE FAITHFULL,因為我
記得這張唱片最後一首有收錄她六O年代宛如天使稚嫩般的嗓音。她後來因為嗑藥
喝酒過度,結束了歌唱生涯。七O年代末再度復出,嗓音變得極為粗啞蒼傷,但卻
更為深沉、更具生命力、也更加迷人。

  我把唱片放到唱盤上,不久MARIANNE FAITHFULL聲音流洩出來。

    「你也喜歡MARIANNE FAITHFULL?」

  「對啊!很小的時候就開始聽她的唱片。」

  「哦…」女人的表情似乎在回憶些什麼,但我沒多問,怕她變得討厭我。

  我把另外兩張唱片放在唱機旁邊,看見唱片櫃旁邊有一個古老的小櫥架,有玻
璃門,堶惟騊萓U式各樣造型的陶土杯子,都是白色的。我上前仔細端看,手工非
常巧妙細緻。

  「這些杯子是從那媔R來的啊?」

  女人半天都沒有回答,我回頭看著女人,空氣間好像瞬間凝住了,她一點表情
都沒有,好像一張白紙,大概有三分鐘之久吧,她才慢慢的說「我丈夫做的。」

  她已經結婚了!我好像瞬間被人頒發死亡證書似的!真是晴天霹靂啊!我深吸
一口氣,試著讓自己冷靜下來…仔細想想女人的模樣也不年輕了,也應該嫁作人婦
了。尤其她的眼神散發著成熟女人的韻味,最少在我的年齡上下,可是又好像說她
二十五歲也可以說她三十五歲也對,難怪大家都說女人的年齡高深莫測。

  我恢復平常吊啷噹的死樣子,一臉天塌下來關我屁事,試圖武裝自己脆弱的心。

  「你丈夫手藝真巧啊!一個大男人能夠做出那麼細緻的東西可真不容易。」

  「關於藝術,只要有顆真善美的心,不管是男人或女人都是可以創造出來的。
只怕人用邪惡的思想把藝術當成工具…」

  女人的話一針見血的刺痛著我,我正是她說的邪惡之徒啊!

  「每一個陶土都是經由丈夫的手用他最純真的赤子之心所塑造捏製而成的,每
一個他所完成的作品,我都可以看得出他的感情,他把所有的愛經由陶土的每一條
紋路傳達給我,有好幾次…」女人話停在那奡N突然消失,好像斷了線的風箏,一
直往大氣層直奔而去,從此消失不見。

  「對不起,我好像自顧自的說了一堆,你也不見得愛聽。」

  「不會…」我低聲的說。女人說她丈夫的時候,臉上洋溢著奇異的光彩,我想
可能就是所謂的幸福吧…她正是擁有愛的幸福女人。

  「快好了!再炒個菜就可以吃了。」女人巧妙的叉開話題。


to be contin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