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點唱機■之七【甜蜜咖啡屋】
By 未來鯊

□請勿任意轉載□
如欲轉載請來信詢問---fansword@yam.com
十分感謝^_^

※※※※※※※※※※※※※※※※※※※※※※※※※※※※※※※※※※※※

■文/未來鯊(fansword)■



  後來的幾個星期,我幾乎每天都到「甜蜜咖啡屋」報到。有時候幫她澆澆花草
,客人很多的時候幫她端咖啡、端餐點,有時候還幫她替客人點餐。她笑著說:「是
不是應該付我薪水,我好像她的員工。」我也笑著說:「對啊!妳應該付我薪水,從
今以後我就是妳僱來的員工。」她突然變得很嚴肅,認真的問我:「你不是還有一
大堆工作要做?」我沉默不語。

  其實我一點也不想再回去那個燈紅酒綠的圈子,我不想再過著汲汲營營、追求
名利的生活。我覺得在這塈睆C慢找回失去的自己…那種人與人之間單純沒有利益
交換的美好關係。

  我覺得我慢慢的越來越喜歡她了,越來越不可自拔的沉醉在她的眼神堙B笑容
中…我像一個情竇初開的少年追逐著她那雙彷彿兩隻翩然起舞蝴蝶般的眼睛…是的
!我開始享受戀愛的感覺,這堛瑤威躓岸、無垠的天空、美好的陽光、搖曳的椰
子樹和陣陣吹來的南風,此刻在我眼堻變得處處是美景,一切都是那麼的美好!

  但是我心中有一個強大的陰影,就是她丈夫!她是個有夫之婦!如果是以前的
我一定會義無反顧的追求她!可是現在我覺得我很卑微,面對這麼完美的愛情,我
如何能介入呢?現在我只想偷偷的愛戀她,只要能喝到她煮的咖啡,看到她親切的
笑容,聽到她溫柔的聲音,我就很滿足了。

  不過我心堣@直有個很大的疑問,就是這麼多星期以來,女人的丈夫始終沒有
出現?我心堳雈椄煄A雖然我一點也不想看到她丈夫,也許我一看到她丈夫我會因
忌妒而發狂,但是我還是忍不住想問她。

  還有一個奇怪的事情,有一次我去咖啡屋的時候,看到她一個人的背影坐在後
門前的椅子上,後門是大開的,可以看見那一片藍藍的海。她頭低低的,不知道看
什麼出神,我走進一看的時候,發現她在看一封信,表情非常複雜,我不知道該怎
麼形容?為了不觸及她個人的隱私,我故意輕輕後退了幾步,再大聲喊她。她當時
被我嚇的魂不守舍的,慌忙收起那封信,她看我的眼神很奇怪,好像在掙扎些什麼。

※
  有一天聽氣象報告說晚上將有颱風登陸。那一天中午,我在咖啡屋吃午餐時終
於提起勇氣試著問她。我清清嗓子,試圖問的自然一點。

  「怎麼都沒看到妳丈夫來咖啡屋?」我的聲音還是有些沙啞。

  女人好像呆住了,好久好久,忽然指著後門外的那一片海淡淡的說:「我丈夫的
骨灰灑在那一片海上…」

  我驚訝的說不出話來!這幾個星期以來,在我潛意識底下的情敵,居然已經去
逝了!而且我無時無刻都在和一個死人吃醋!我到底在幹什麼?我徹頭徹尾是一個
大白癡!但是女人說話時的神情,又好像丈夫無時無刻在她身邊似的。

  「…對不起…我不知道…」我慌張的說,話還沒說完…

  「沒關係…」她很快接著說。

  沉默凝聚在我們之間。我試圖想說些愉快的話題,但每想到什麼有趣的事,正
要說出口時,又覺得我要說的事情很無聊,便又吞回肚子堙C這樣反反覆覆十幾次
,我覺得我好像快變啞巴了。我偷偷看了女人一眼,發現她正望著那幅「驚濤駭浪
」的海景畫,一瞬間我好像明白了什麼…

    「丈夫出車禍當場死亡…原因是為了閃避小學生突然闖紅燈,他撞上安全島…」
她幽幽的說。

  「丈夫的死深深的衝擊著我,我有一陣子失聾了,聲音突然從我的耳朵媞朮
消失不見…我的世界變得完全安靜,我想這樣也好,我躲在自己的世界堙A不斷在
心堜M他說話,我對他說我想起好多好多和他在一起快樂的點點滴滴…可是他說那
些都已經過去了…他在我的夢中都不笑不快樂,我不知道為什麼?我在夢婺禰L說
我好想你,他沉默不語。」女人依然望著那幅畫喃喃的說。

  「我母親很擔心我要帶我去看醫生,我死都不願意,後來父親架著我,把我拖
去醫院。精神醫生說我的耳朵很正常,只是因為某種打擊暫時失聾,只要我想開了
,我的耳朵就會恢復正常。我從醫院回去以後,還是封閉在自己的世界堙A整天足
不出戶,母親非常傷心難過,她不知道該如何幫助我。」

  「某一天早晨我醒來,想起我和他共同的夢想,那一刻我流淚了…眼淚不停的
流啊流的…漸漸的我聽到世界的聲音,那第一個傳入我耳朵堛瑭n音是小鳥啾啾清
脆的叫聲…我知道我生命中的某些東西隨著他的死一起帶走了,但是某些東西卻在
我的生命堶咱秅F…」

  我的眼框微濕,因為我從來不知道用生命去愛一個人的感受,我覺得我二十九
歲的生命都白過了,只是虛情假意不斷的上演。

  「丈夫生前有投意外保險,留了一大筆保險費給我。我拿著這些錢,就到這
開了『甜蜜咖啡屋』。」

  「妳終於完成了你們的夢想。」我調整思緒後說。

  「是啊…」她淡淡的說。眼神飄得很遙遠,好像脫離了現實,到了不知名的時
空。

  後來我問她今天有颱風來襲,需不需要我留在咖啡店陪她?她說不用,她一個
人早已經習慣了,而且房子當初蓋得很堅固,也有考慮到颱風的問題,做了特殊的
防颱設計。我說我不會干擾到妳,妳在妳二樓的家堙A我在一樓的咖啡店媗平絳
就好了。她還是一直堅決說不用麻煩了,八年來她一個人過了無數的颱風夜。

  我很難過她的拒絕,當天很早就離開咖啡屋。我一個人默默的騎腳踏車回去,
颱風前夕的天空份外的炫麗奪目,我的心情卻降落至黑暗的谷底。


to be continue…